摘錄自第229次接觸報告 關於「先知者耶利米亞的預測」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先知者耶利米亞的預測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www.figu.org/ch/files/downloads/infoschriften/voraussagen_des_propheten_jeremia_de_en.pdf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7/12/17/先知者耶利米亞的預測/
資訊註釋:
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先知者耶利米亞的預測
原創說明:Copyright©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Voraussagen des Propheten Jeremia
先知者耶利米亞的預測

  • 第229次接觸,1989年7月31日

比利              …然而,現在,我問你,關於耶利米亞的預測,以及耶利米亞的資料 : 你有把它們帶來嗎 ?

科威查爾       一切是完備的。聖經的「傳說」的資料與故事,合乎真實地,立基在傳說、蓄意的謊言與摻假之上,以及在一個被欺詐地編制的錯誤的以及被捏造的編年史之上。這也適用於古老的以及真正的先知者耶利米亞、以賽亞、伊里亞與亨伊諾赫。這些先知者的真正的資料如下,被換算於當今的基督宗教的曆法上:

名字: 出生: 死亡: 誰的兒子:
西元年/月/日

亨伊諾赫 前 9308.2.3. 前 8942.1.1. 普雷亞恆人柯伊坦
伊里亞 前 891.2.5 前 780.6.4 吉拉德(吉里阿德)緹絲碧緹雅的約西亞斯
以賽亞 前 772.2.7 前 690.5.5 希頓的阿莫茲
耶利米亞 前 662.2.9 前 580.9.3 阿納托特的大祭司希爾柯伊斯(希爾柯伊雅斯)

(伊里亞,於西元前842年4月7日,藉由一艘光船而被帶往印度的斯利那加/克什米爾。)

(先知者們的誕生時間如下: 耶利米亞11時23分,以賽亞10時44分,伊里亞11時02分,以及亨伊諾赫11時01分。)

比利              謝謝。不過,耶利米亞的預測怎麼了,其並非任何的預言?

科威查爾       這些我必須轉換到當今的德語的理解之中,透過這樣的方式,現在,預測必須被聽取如下:

到新時代之時,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傳播他的教導,那麼巨大轉變的時代便開始了,其將會在先知者以馬努爾的誕生之後從第二個千年遠遠地進入到第三個千年之中。而且,如果第二個千年結束,並且第三個千年開始了,那麼人們將會被黃金和所有物質的價值給如此地迷惑,意即他們在所有的國家之中到處計算塔勒(譯註:貨幣單位)。而且,即使他們望向天空,他們也只會在星宿之中看見黃金、寶石與塔勒而已。他們將會建立宗教場所,並且崇拜一個毫無自然性質的天神以及人類,其透過人們而被高捧為聖人。毫無自然性質的神祇的宗教場所將會變成買賣者與貨幣兌換者的交易地點。封臣,其給予各式各樣的成就與居住機會,以及許多的發明在封地之中,將會成為貪婪於金錢的高利貸者。而且,這將會是如此,意即法院的政府高層將會訴說他們的權利在不正當之中,並且不再由於犯錯者的惡行而懲處他們,而是獎賞他們,因為他們判處他們太少的刑罰。所以,巨大的不公正的火焰將會悶燒,並且燃燒,而且淫亂也將會伸向所有的雙手,因此,這將不會缺少,意即每個城市都將會有一個人性墮落的淫亂的地方。而且,孩子以及其孩子將會生活人性的墮落,並且轉變成火山碎屑流,其燒焦與破壞一切。他們將會高舉古老的血淋淋的旗幟,並且擴散恐怖與無數的死亡。世界的強權將會殘忍地濫用他們的權能,並且讓無數的無辜人類被殺害。他們將會把生命的石頭轉換成帶來死亡的武器,以求藉此去大規模地殺害巨大數量的人類,並且去破壞自然。
人類的不理性將會伴隨著新時代的先知者的出現而透過後代的授孕而如此地氾濫成災,意即地球、天空、海洋、森林、草原與沙漠以及山脈將如此地被人類給充斥,意即沒有人能夠再做出不被察看的一個步驟,並且為此每個人將會與每個人陷入爭吵之中。人類將會使他的權能是具有效力的,並且在自然與生命之上發號施令,而且同時力求創造的權能,因為他將會在任何關係之中拆毀所有的界線,並且對此刻意忽視。然而,一切並不會無止盡地繼續,因為有一天一切將會反轉並且指向人類。猶如一位喝醉的統治者,他將會突然開始搖晃,並且跑進到恐懼之中猶如一匹盲目的馬。他將會駕馭他自身猶如一頭可供騎乘的動物,給予他自己馬刺與鞭子,引領進入到困惑之中,到一個迷途的森林之中,在其道路盡頭上是黑暗、荒蕪且致命的,並且無可挽救地通往一個深淵之中。
時代將會是如此,此時,在所有的國家之中以及在所有地球的點上,龐大的建築與塔樓將會被建起,其延伸直到天空之中。而且,人類將會在這些塔樓與建築之中居住以及工作。此外,還會有龐大的城市,在此之中,人類勉強維持他的生命,所以,肥沃的土地將會變得空無一物,然而,在此之上,建築與塔樓將會被興起,因為生活的空間變得越來越少。而且,這將會是如此,意即這將不再會有任何合乎真實的法律,除了各個人類自己的以及各個團體的。所以,許多人將會轉變成為野蠻人,其將會在城市之中,並且恐嚇正義的人們。此外,人們將會在新的時代之中是如此之多,意即對於所有人來說不再會有足夠的麵包,也沒有任何的水,其將會變得越來越稀少。人類也將會變得荒謬,並且狂熱地追逐許多遊戲,然而,其對他來說很快就不再足夠,因此,他冒險其它的遊戲,透過它們,生命將會成為荒謬的遊戲用球。這些帶來死亡的遊戲將會猶如帶來死亡的火焰,如果它們被燃起,而且人為此而輕率地冒險他的生命於此,只為了透過應該會使他興奮的事情來滿足他的瘋狂愚蠢。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出現,而且第三個千年在先知者以馬努爾之後展開它的進程,那麼非常多的人類將會遭受飢餓與乾渴。然而,當一些人透過巨大的炙熱而喪失他們的性命的同時,許多的其他人則由於寒冷而發紫,以及透過大水而受到迫害。人類普遍地屈服於對於自然事件的恐懼,而且許多人希望,去看見另一個世界。而且,許多人屈服於恐懼,因為世界的強權者們墮落人性,並且懷有惡意地發動戰爭,以求去使他們自己獲得土地與礦藏。他們將會是虛偽者,其膽敢去聲稱,他們也許將會在一個天神的名義與命令之中行動,以求去鞏固他們對於權能的貪婪。
在新時代的先知者的時代之時,人類將會屈服於各式各樣的天神宗教,藉此,他完全喪失他的內在自由。宗教將會成為龐大的貿易集團,其被自稱與天神同等的人們給促成與領導。然而,真實地,它們只是謊言、欺詐與幻想的買賣者,其給人注入他們那危險的誤導毒素,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在不切實際之中變得相信,並且變得依賴於此。然而,毒素終究是極度危險的,因為它破壞思想與情感,透過這樣的方式,人類變得漠不關心以及情感冷淡,對他自身如此,而且對旁人同樣也是如此。而且,那些人,其將毒素與他們的思想與情感一同攪和直至狂熱主義,將會猶如野獸一般。他們將會恐嚇他們的人類同胞,殺害與強暴他們,而且他們將會搶劫、勒索與折磨他們。因此,這種人將會如此地墮落人性,意即生活對於所有其他的人類來說將會成為一個每天一再重複發生的驚恐懼怕。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正在他的工作之中,那麼人類將普遍地被調適於此,為他自身如此地去獲得許多享樂,只要這對他來說將會是有可能的。這個享樂涉及到男人與女人,其兩者如此地墮落人性,並且彼此相互排擠,意即男性如此經常地排斥他的女人,並且再次結婚,如這對他來說是有可能的。而且,他將會向同性的以及雙性的賣淫事業順從地顯示他自己,並且藉此而將致命的流行病帶到整個世界之上以及在整個人類社會之間。女人也將會如男人一樣是放蕩不羈的,因為她將會充滿色慾地走過城市的巷道,並且拉住每個男人,其剛好走向她來。然而,不只賣淫將會變得難以估量地巨大,而且不理性與無知也是,對此,這也將會蔓延到孩童身上。所以,不只成年的女人將會生育孩子而不認得或者不提及父親的名字,就連孩童也將會是如此,其生育孩子。因此,對於各個孩童來說將不會有任何父親以及任何大師,其能夠教導、指導與領導他。所有的體面與尊敬,所有的敬重感和所有的傳統以及每個習俗和敬重都將會丟失。人類將他自己與他的旁人疏離,而且,儘管人類社會的巨大規模,對他自己來說,他將會在此之間是孤獨的。秩序與敬重的法則將會是被遺忘的,就好像這些從來不曾被給定一樣。此外,古老悠久的宣告也將會是被遺忘的,意即人類能夠再次變成野人,如果他遺忘了所有人類的以及生命層面的價值的話。
而且,伴隨著新時代的先知者的到來,淫亂將會如此地氾濫成災,意即父親對女兒,而母親則對兒子進行淫亂的以及亂倫的侵犯。淫亂在男人與男人之間,以及在女人與女人之間將會可恥地氾濫成災,而且關於老年人與年輕人侵犯與強暴孩童這件事情也是。而且,這一切將會在所有人類的眼前發生,然而,針對於此,法院的司法審判權卻幾乎不會採取任何措施,而是只會宣判不足夠的、最輕微的刑罰。所以,家族的血液將會透過近親交配而變得不乾淨,因為惡劣將會從一床擴散到另一床。而且,許多的疾病與流行病將會透過淫亂而擴張蔓延,對此,人類的身體吸收地球的所有腐爛,面貌受到折磨,而且四肢變得消瘦。關於真正的愛將不再被論及,而是仍然只有肉體上的以及性方面的愛,透過這樣的方式,愛這個字詞,對於所有那些人類來說,將會成為最巨大的威脅,其仍然只能夠經由肉體來感知到他們在關於他們自身這方面的認知。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論及法典以及誓言與法則,那麼只有些許的忠誠者將會向他聚集過來,而且他不願被大部分的人們給聽見。只有少數人將會是在第一位,其追趕於真實,如果他傳播精神之教導,因為,對於許多人來說,他的聲音與教導將會猶如在沙漠中一般逐漸地消失。然而,相反於此,巨大的環繞世界的虛假的、瘋狂的以及狂熱的天神宗教的汙濁的以及強大的水將會擴張蔓延,而且虛假的所謂的天神使者、神聖者、崇高之人、大師、解救者、解放者與拯救之王將會藉由謊言與欺詐,藉由詭計、狂熱主義、黃金貪慾以及騙術而進行他們的墮敗的工作,而且無數的欠缺思考的信徒將會聚在一起。而且,在被誤導的狂熱的信徒之間的許多人將會拿起武器如以前從來沒有過一般,而且他們將會藉此而殺害與謀殺在許多倍的數量之中,然而,在此同時,許多人作為個體或者在小型或較大的團體之中則尋求自殺在他們的信念妄想之中。在所有這些情況之中,新時代的先知者的話語將會猶如在沙漠中一般逐漸地消失,如果他論及正義與法則,論及真實之教導、精神之教導,並且論及真正的愛,論及和平、自由、和諧與公正性。他的話語將會是炙熱且尖銳的,而且他將會教導這件事情,意即犯錯者將會在他們的瘋狂的征戰之上透過他們自身而遭致懲罰。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到來,而且來自星宿的人們敬重他,那麼一個死亡的轟隆將會在世界上興起,而且致命的武器將會在所有的國家之中劈啪作響。狂熱的恐怖病患,其形成巨大的團體,將會透過兵團而受到追趕。恐懼與驚嚇將會籠罩,而且國家的強權者將會使他們自身擁有恐怖,並且變成獨裁者與暴君。他們所有將會變得野蠻、不忠誠、充滿復仇姿態、惡劣與狂暴,然而,對真實否定者則將會在城市之中的他們的宗教房舍裡面進行他們的惡行,而且宗教的強權者將會在靴子國家的巨大城市的心臟之中膽敢去讓他們自己被崇拜作為天神的代表以及神聖。所有天神宗教的這些毫無真實者將會擁有巨大的權能在他們的信徒之上,剝削利用他們,並且無止盡地誤導他們。而且,透過這些宗教,時代將會到來,到時將不再有任何秩序與規範,而且仇恨與宗教的狂熱主義將會在世界上擴張猶如熊熊燃燒的火焰一般。恐怖病患以及兵團將會大屠殺無數的無辜人類,而且宗教信徒將會迫害與扼殺尋覓真實的以及認得真實的人們。仇恨以及瘋狂的天神信念、復仇慾、殘忍、無情與破壞的怒氣將會是每個人與所有人的一部份。世界將會被暴力的、巨大的以及無情的戰爭呼喊給迴盪,城市將會受到破壞,而且人類的血液將會血流成河。而且,為了揭露真實而對於新時代的先知者的感謝將會是如此,意即如所有時代的所有的先知者一樣,他將會被誤判、誹謗與否認,而且生命將會受到陰險的威脅、攻擊,並且在他的真實的話語的傳播之中被以惡劣的圖謀給阻撓與誣蔑。此外,他的真實的話語以及他的教導將會被許多懷有惡意 之人、說謊者以及詐欺者給竊取,並且被利己地竄改,如先前任何一位先知者從來沒有遭遇過一般。不光彩的人們將會貶低他的敬重,並且為了自身而佔有它,並且由此而不合法地獲得巨大的利益。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開始工作,那麼人們將不再尋求真實,而且不再指向於真實,因為透過法律與天神宗教的信念,他們將會指向於他們的血液,以及指向於他們的信念。人們將不再聽從老人的怨言,而且也不再聽從受苦的孩子的哭泣。老人、女人與小孩將會被藐視;老人將會被藏在老人院之中,女人與小孩將會被侵犯,並且被驅往賣淫事業;而且,沒有人將會在那,以求去保護他們免於奴隸剝削者以及皮條客,以及免於兵團與恐怖狂熱主義者,其將會襲擊他們。仇恨與復仇慾將會充斥地球,其人類將會生活在一個有疑慮的和平的一個瘋狂的信念之中,對此,他們枉然地希望去達成它,因為世界廣泛的戰爭將會充斥地球,對此將沒有人會倖免於此;包括老人、小孩與女人,包括病患與傷患,包括公正者以及愛好和平者。兵團與恐怖狂熱主義者將會破壞房屋,並且謀殺地、掠劫地以及搶奪地穿梭過國家與城市,並且殺害與破壞一切,其阻擋在他們面前。如果一個已經離開了,那麼下一個將會隨之而來,並且致生更巨大的不幸。而且,人類的雙眼將會是被閉上的,以求不去看見被侵犯的以及被強暴的孩童與女人。
新時代的先知者將會知道,在地球的所有角落上曾經發生的、正在發生的以及將會發生的事情。他將會揭示,在許多的國家之中,飢餓的男人們、女人們與孩子們將會死去,意即他們的骨頭穿破皮膚,而且發炎的雙眼以及開放的腫瘤描繪出他們的身體,在這些之上,大量的蒼蠅以及其它有毒的害蟲餵養它們自身。然而,他也將會揭示,人類猶如癩皮狗與老鼠一般地被追趕、折磨,並且被打死、肢解或者被以其它的方式給殺死。然而,只有少數人將會聽從他,因為人類大眾不想看到所有駭人的事情,所以,他們將他們的臉轉離於此,並且對先知者的話語置之不理。然而,他將會是堅定不移的,而且他將會強烈地提出他的真實之話語,並且將它帶進到世界之中。不過,只有少數人將會聽見他的聲音在完全的程度之中,並且將他們的思想與情感調適於他的話語,因為在新時代的先知者的時間之時,人類將會普遍如此地對人類同胞以及生命本身是帶有敵意的,意即他只在乎他自身。作為施捨,他將只會給予旁人一個破裂的塔勒的一小部分,而他自身則睡在充滿黃金與塔勒的袋子上。但是就算是破裂的塔勒的一小部分,對此,他用一隻手將它給出,那麼他將用另一隻手再次取回好幾倍,因為他將不會無償地給予任何事物。如果他的意覺在給予的情況之中不是為了獲取利益,那麼他將會是為了去藉此來撫平糟糕的良心。所以,人類在新時代之中也將會販賣所有事物,因此,沒有什麼將會被給出而沒有報酬。每個東西,即便是最微小的,都將會被以一個價格給佔據,即便是青草,其生長在土地上,動物、水,而且甚至是人類自身,其將會根據他的功績而受到評價。以物易物的方式將會被廢止,而且,真實地,沒有什麼將會再被贈送,因為所有的一切將會被歸類為交易,並且被販售。然而,人類喪失掉他自己的價值,也就是說,人類的價值,透過這樣的方式,他的價值仍將只會是他的財產的價值,以及他自己的肉體與骨骼的重量的價值。使他成為人類的一切將會從他身上被奪走,因為在他身上一切將不再會是聖潔的(譯註:受到控管的),包括他的生活以及他的思想與情感,還有他的身體以及他的血液也是。如果他死去了,那麼不只他的物質的遺產將會受到爭奪,而且就連他的死去的外殼、他的血液以及他的內臟也將會受到爭奪,因為在新時代之中一切也將會在這個領域之中擁有它的價格。所以,人類將會由於血液與內臟的緣故而如動物一般被屠宰,並且如腐肉一般被撕碎與侮辱。
新時代的先知者將會哀傷,因為人類改變與破壞了地球的面貌,而且將會迎向完全的消滅。然而,他也將會藉由真實的嚴厲的話語來指明,人類並非地球以及其山脈、溪水、河流、湖泊、海洋、草地、耕地、草原、河漫灘與森林的主人與領主。而且,他將會指明,人類危險地為了利益的目的而藉由強大的機器來蔓延叢生地劃過土地與天空,並且藉由巨大的船隻來劃過湖泊、河流與海洋,以求去發動戰爭於全世界,去將大量的人類帶進到其它的國家之中,以及為了獲取食物的目的而消滅所有的水生動物。藉此,疾病與流行病也將會在整個世界上擴散蔓延,透過無數的旅行者而被傳播,其將會在所有國家之中擴張開來。同樣地,透過食品與貿易貨物,各式各樣的動物與植物將會從世界各地被強行帶出,並且被運送到其它的國家之中,透過這樣的方式,牠/它們在外國之中定居下來,並且干擾自然的進程,以及造成負面的影響。然而,一個更糟糕的時代仍將會到來,因為,透過人類的咎責,地球的巨大的部分將會變得光禿與貧脊。廣大的森林將會淪落為人類的黃金貪慾與金錢貪慾的犧牲者,而且空氣將會灼燒,因為,透過被人類給產生的人造劑料,空氣將會受到破壞。水將會變得汙鹹且有毒,而且將會變得惡臭難聞且鮮少被當成飲用水。人類將會毫無界限地、毫無顧忌地以及毫無良心地剝削利用地球的寶藏,並且竭盡地球的財富直到最後的謝菲爾(譯註:容積單位)。整個世界將會透過各式各樣的髒汙而受到汙染,透過這樣的方式,所有的生命將會凋亡。而且,人類的仇恨將會上升到無法估量之中,對此,就連在自己的家庭之中也將會是毫無區別的。漸漸地,他將會猶如一隻孤獨的以及野生的動物一般,其追殺牠的受害者的生命。
伴隨著新時代的先知者的出現,於先知者以馬努爾誕生後的1937年,時代將會開始,此時,孩童將會為了淫亂而被販售,並且受到侵犯,因此,許多的人性墮落者將會在他們的年輕皮膚上發現享樂。許多人將會被驅往賣淫,或者在淫亂的侵犯之後遭到勒斃,或者透過毒藥與武器而遭到殺害。然而,這也將會是如此,意即非常多的孩童將會是無家可歸的,並且生活在街道上,在此,他們落入買賣者的手中,其由於他們的內臟的緣故而將他們給殺害,並且像動物一樣地將內臟給摘取出來。其他的將會成為政府高層的謀殺幫兇的標靶,而且,另一方面,其他人則將會被對待如屈從的小動物一般。人類將會變得原始與殘暴,而且在他對於弱者的漠不關心之中,他也將會忘記孩童的不可侵犯性以及軟弱,透過工作而剝削他們,並且透過淫亂而玷污他們。孩童的品行端正的祕密將會被破開,並且遭到破壞,所以,他們像小狗一樣被訓練,並且為了各式各樣的貪圖利益而如一頭小羊一樣被帶領前往犧牲石,在此之上,他們被屠宰,並且被放光血液。人類將不再認得任何的恩惠與公正性,而是只會看見他自己的利益與好處,而且他將仍舊只會在殘忍之中隨之生活。
他將會變成自己的目光的、他自己的思想與情感的一個囚犯;而且,他將會由於他自己的話語而感到陶醉,並且沒有察覺到,他是如何地越來越走入歧途與毀滅之中。他將會把謊言、天神宗教的以及它們的統治者與奴僕的形象與影像當作世界的真實,因為他將會猶如一頭有耐心的以及愚蠢的羊,藉此,受歡迎的事情總是能夠被做出來。然而,對此的後果將不會缺少,因為,如猛獸與猛禽一般,其它宗教的狂熱的不悅者將會把人一個又一個地驅趕成群,以求能夠更輕易地去迫使他們進到深淵與死亡之中。而且,這將會是如此,意即某個人將會受到煽動而針對另一人,以求能夠去更好地剝奪與剝削他,並且去達到他的財產。然而,如果他倖存下來,那麼他將會被剝奪他的思想與情感,以及自由與和平,而且經常甚至是理智。
如果新的先知者的時代到來,那麼國王與帝王以及其他所有的統治者與天神宗教的強權者將不會具有關於創造以及其法則的合乎真實的知識。他們將會變得惡劣,嗜血地以及藉由謊言與欺詐來進行統治,並且指揮所有的無辜者、怠惰者以及無知的人群。欺瞞與謊言將會是他們的手工藝,而且在他們的信徒面前,他們將會隱藏他們的真面目於面具之後,並且隱瞞他們的實際意圖。然而,時代將會到來,到時,他們將被推翻。不過,這將會是如此,意即他們決定人類以及所有一切的命運,而且普通人將會被排除在他們自己的秩序的內部會議之外。所以,人類將不再作為群體而做出決定,而是唯獨只有上級高層,其在尖端上進行他們的統治,並且讓他們自己由於他們的可恥罪行而被支付鉅款。每個人類個體在現實之中將不再會是自由的,而是統治者與上級高層的一個奴役,即使他相信,他享有自由。唯獨只有所有的那些人將會從野蠻的地區起身來反抗於此,其沒有屈服於一個天神的信念以及對於政府高層的依從性。然而,他們將會首先受到詛咒與咒罵,並且被指責為幻想,而且有的人將會被擊敗,並且被活活燒死,或者被以其它的方式給殺害。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到來了,那麼人類在世界上將會變得如此繁多,猶如一窩蟻丘上的蟻群一樣。而且,如果一根棍子被驅使進入到群眾之中,那麼他們將會四處亂跑,而且彼此相互踐踏致死,並且壓碎如惱人的害蟲一樣。人類將會如錯亂的昆蟲一樣四處嗡嗡作響地亂飛,而且巨大的人類活動將會變得愛好旅行,或者從一個地方或國家往另一個地方或國家來逃離戰爭、死亡與驚恐。人類種族將會不可阻止地在彼此之間相互混雜在一起,並且培育出混血人類,透過這樣的方式,許多疾病、流行病以及各式各樣的人類的惡劣、惡習與懷有惡意將會擴張蔓延。一個天神宗教誘使另一個天神宗教的信徒背離其宗教,或者在彼此之間相互混雜。天神宗教和他們的高層以及其統治者與信徒將會說教與承諾自由、愛與和平,然而,他們的空話將到處只會是欺瞞與虛假而已,因為在他們的心中,他們只想追求仇恨與復仇、報復以及搶奪與掠劫。天神宗教本身以及其信徒將會相互為敵,並且針對彼此而發動戰爭。人類將會逾越所有的界線,而且年輕人將會像老人一樣擁有灰髮。自然的道路將會被人類給離開,而且家庭將會被四分五裂。他們將會分散於世界各地,而且沒有什麼能夠使他們再度聚在一起。新時代將會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且人類將會是一個沒有依靠與安全感的自然性質。他將會走到所有的方向之中而沒有任何合乎真實的導引,並且在他自己之上遭致不幸在不幸之上。他將不再擁有任何的堅定,並且持續地站在一個深淵旁邊,對此,他幾乎快要落入其中。
在新時代的先知者的時間之時,在以馬努爾誕生後的第二個千年之中,人類將不會再把自己歸類於創造的法則遠遠地一直到第三個千年之中,而是屈服於不切實際的法則以及更加不切實際的天神以及其宗教。他將會試圖去駕馭他的生命如一頭可供騎乘的動物,並且他將會想要決定在女人的軀體之中的孩子的性別。因此,他也將會殺害所有在母親體內的孩子,對此,他不想要擁有它們。人類將會把自己當作創造本身,對此,特別是統治者與各式各樣的強權者,他們將會想要得到永恆的生命。而且,他們將會是如此,其將所有的高階官職以及最好的土地給搶過來,還有所有最美麗的女人與男人也是,以求去使他們成為他們的淫亂的情慾物品。貧窮者、老人與弱者將會被對待如糟糕的牲畜一樣,而且他們的貧困的小屋、老人院與病院,對他們來說,將會猶如惡臭的監牢,在此之中,他們渾渾噩噩地過日子,並且變得腐壞。而且,這將會是如此,意即深淵般的恐懼在他們和所有人的情況之中猶如毒素在思想與情感、心臟與頭部之中啃食。對此,一切也停留在對於暴利、利益與權能的成癮之中,因為這將會是一個黑暗的以及秘密的秩序,其法則將會是仇恨與復仇,而且它的武器將會是毒素,透過它,黃金與金錢、財富、情慾與惡習以及娛樂將會被貪求。這個毒素將會作為統治而擴散於整個世界之上,而且它的僕人與幫兇將會透過一個有毒的血吻而在彼此之間相互被聯合,其將他們給鍛接在一起。貧窮者與老人、公正者與弱者將會被交付給他們,並且聽從於他們,所以,他們必須不情願地或者茫茫然地對於國家與天神宗教的統治者與強權者是卑躬屈膝地效勞的。各個法則將仍舊只會是如此,其透過統治者、國王、帝王與其他的強權者以及透過天神宗教的最上級與上級高層而在他們的陰暗國度之中被制定。所以,毒素將會觸及直到每個人類個體,將他給毒害,並且迫使他進入到瘋狂的天神信念之中。而且,這個天神宗教的毒素將會是非常多元多樣的,並且如此地擴張蔓延於世界之上,意即人類吸取毒素於他的腳底下,如果他在地球上徒步行走的話。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開始他的工作,那麼時代將會到來,此時,許多人將會毫無作為地以及毫無情感地袖手旁觀所有的世界事件。許多人將會交叉著雙手坐在那,並且伴隨著空洞的目光以及聾聵的雙耳而不知道在他們周遭所發生的事情,以及他們所看見與聽見的事情。他們將不再擁有任何智者,與之,他們能夠教育他們自己在知識與智慧之中,所以,他們就像一位鐵匠而沒有鍛造場所一樣,在此之中,他們也許能夠鍛造他們的鐵器。而且,他們將會猶如田間工作者一樣,其不再擁有任何的田地,對此,他們也許能夠耕種它。人類將會猶如一顆種子,其不再發現任何肥沃的土地,在此之中,它也許能夠扎根與萌芽。他們將會變得毫無希望,並且受到屈辱,而且被剝奪尊敬與權利,漫無目的地到處亂走。最年輕的以及最年老的人們將會是無家可歸的,並且在街道上,以及在困苦與苦難之中勉強維持他們的生命。而且,對於許多人來說,為了他們的救贖,將仍只會有去實行恐怖、去偷取旁人的財產、去欺瞞與欺詐,或者去打仗的道路是保持開放的。而且,由於所有他們的苦難與困苦,他們將會厭惡他們的生命,並且懷有惡意地對抗他們自身。時代也將會是如此,此時,人類將會被惡劣給威脅與影響,其源自於動物的疾病和人類懷有惡意的實驗,還有源自於水源與土壤的疾病。然而,人類也將會與稀奇的同伴一起衝進到天空之中,並且從那將疾病帶回到地球來。而且,在地球之上,人類也將會透過戰爭與恐怖,以及透過權能慾和不理性而造成許多的破壞。不過,他將會讓這再次被重建起來,並且想要保存所有被保持倖免的一切。然而,這將會是如此,意即對於日子的恐懼在人類之中沸騰,其存在於他面前,因為它們許諾糟糕的事情。不過,恐懼將會來得太晚,因為巨大的破壞將會籠罩,而且地球將會廣泛地將沙漠穿上。然而,強大的水也將會變得越來越深,而且在某些日子與時間將會如此強烈地流動,意即這猶如一場大洪水將一切給帶走、破壞與消滅,並且索求無以計數的人類性命。空氣與太陽將會透過人類的破壞的怒氣而受到毒害並且變得危險,透過這樣的方式,弱者的身體將會被腐蝕。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被誕生,那麼一個世界廣泛的戰爭將會撼動地球,並且索求如此多的人類性命,如未曾在之前的一個事件之中發生過一樣。而且,從此刻起,猛水將會發生得越來越多,火山將會導致巨大的摧毀,而且地震將會震撼許多的國家,並且讓巨大的城市坍塌。天氣將會形成末日般的程度,而且人類的逝去在這些事件之中將會是無法估量的。因此,一切將會受到威脅,並且沒有透過智者的建言而被建立的,或者被提供安全性的一切將會遭受破壞。山將會崩塌,而且泥流將會掩埋在山坡上以及在峽谷中的村落、人類與動物和所有的人類財產,而在此同時,在其它的地方上,地面將會從地球的深處裂開來。然而,人類將不會轉而投入智慧,並且對此駁斥,意即非常多的事件將必須被追溯到他的咎責上。因此,他將會繼續治理在不理性之中,因為他將會是頑固的以及著迷於驕傲的。他將不會聽從先知者的警告,也不會聽從地球對他發出的警告。所以,惡劣將好長一段時間不會結束,透過這樣的方式,出自於地球深處的大火與震撼將會摧毀城市與村落。而且,如在戰爭之中,在此情況之中也將會是如此,意即儘管有兵團,貧窮者與野蠻人將會掠奪被人們給留下的財富和所有的財產。士兵的雙眼將會對於掠奪事件是盲目的,因為他們自身將會作為掠奪者而進行他們的惡行。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被誕生,那麼透過人類而被發明的人造劑料將會到達空氣之中,並且破壞它在上層之中。所以,太陽將會焚燒地球,並且以黑色的啃噬來打擊人類,其將會為許多人帶來死亡。空氣將不再保護地球以及它的生命於太陽的炎熱與火焰,因為空氣將只會是一面千瘡百孔的窗簾,所以,太陽的燃燒光亮將會燒毀人類的雙眼與皮膚,讓他失明或死去。如滾沸的水,湖泊與海洋將會起泡;河流將會乾涸,而且城市將會被掩埋。城市、村落、草地與森林淪為人類的幻想的犧牲者,如果他以人工的方式堵住龐大的河流與湖泊,以求去由此而獲得力量。而且,他將不會對此思慮,意即他藉此而迫害與折磨地球,其將會藉由地震、猛水、火山的盛怒以及暴風雨和各式各樣其它的事情來保衛它自己。整個風景地貌與國家,以及島嶼,甚至整個洲陸都將會消失。然而,人類將只會擁有一個短暫的記憶,所以,他們只會逃往山崗上,並且再次開始去建立起一切。他們將會非常迅速地忘記曾經發生的事情,並且因此而繼續重蹈覆轍。人們將會讓他們自己透過假象而受到蒙蔽,其使得他們活躍,而且透過它們,他們讓他們的意覺受到欺騙,所以,他們表示碰觸到什麼事情,其根本就不是。因此,他們將會邁進道路,對此,只有雙眼能夠看見它們,而非理智與理性。而且,這條道路將會是一個夢想,其將會如此地變成現實。所以,這將會到來,意即人類不再能夠區別什麼是,什麼不是。許多的錯誤的迷宮將會為他們敞開,在此之中,他們將會誤入歧途,並且喪失自我。許多的天神宗教與天神宗教的分群將會出現,並且誤導與剝削信徒。而且,那些人,其能夠為人們捏造與引起所有的假象,將會欺騙與欺詐愚蠢的以及輕信的人們,並且與他們進行一場惡劣的欺騙遊戲。而且,非常多的人們將會是如此,其將會屈服與依從於天神宗教的假象以及其上級高層,所以,他們將會猶如屈從的狗。
如果新的先知者的時代到來,那麼人類將會在他的數量之中變得越來越巨大且越來越不可估量,而且他將不再孕育他的後代在正常的方式上,而是透過手術侵入到女人的受孕能力與生育能力之中。所以,人類也將會從一個人的微小部分而創建出新的人類,如他也將會對動物進行這件事情。人類與動物將會吶喊著要求特定的食物與肉類在巨大的規模之中。同類將會吃下同類,如果人類將人類與動物的肉與骨轉變到細緻的形式之中,並且由此而產生食物。而且,如動物藉此而將會啃食牠們的同種,人類也將會食用牠們的肉,並且吃下他自己的父母與兄弟姊妹。動物將不再置身於人類的雙手與保護之中,因為牠們只會被飼育在巨大的規模之中以及在不得體的生活條件之中,以求隨後去被悽慘地遭到宰殺。人類將會按照他的意志而改變動物,並且弄出牠們的雌雄同體,將無盡的折磨附加在牠們身上,而且不在乎牠們的不止息的苦痛。人類將會改變生命的法則,而且藉此也包括他們自身。人類,其從他自身將他的起源培育成一個進步的生物,將不再會是他自己的相似形象,而是一個驚恐的創生物。而且,對於人類的孩子們來說,驚恐也將會是存在的,因為恐懼、毒素以及毫無希望將會埋伏等待他們,因為人類將會希望孩子們只為了他自己,並且作為他的個人財產,然而,不再是為了生命與孩子們的緣故。許多的孩子將只會是一個交易貨物,其身體被販賣於工作、淫亂與自我享受。其他的將會被他們自己的父母與兄弟姊妹或是被人性墮落的侵犯孩童者給逼迫、折磨、毆打與殺害。然而,即便那些孩子也將會是受到威脅的,其被他們的父母給庇護。而且,他們將會是思想貧困與情感貧困的,而且沒有任何知識的,因為他們將會生活在虛假的遊戲與假象之中,透過這些,他們被誘惑,因為在他們身旁沒有任何的大師,其也許能夠指導他們在知識與智慧之中。所以,沒有人將會教導他們去希望以及去行動,並且去投入真正的真實的知識。所以,人類將會是自視甚高的,並且認為他自身是創造,儘管他從他出生以來就只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而且,人類是有學習需要的,因此他必須學習很多,以求去將他自己從他的無知以及從他的毫無智慧之中解放出來。然而,他將不會是有意願去學習的,並且對新時代的先知者的教導置之不理,所以,他的話語將猶如在沙漠中一般逐漸地消失而不被聽見。所以,人類將會停留在舊時之中,而且只有少數人將會遵循先知者的話語。所以,人類將會繼續認為他自己是創造,一再反覆地擊打,讓他自己被憤怒與暴怒、復仇慾與仇恨、對於權能的貪婪、不公正性、貪圖利益和妒忌給壓倒。但是,透過權能,對此,他將會掌握它在動物、自然、人類與生命之上,他將會強烈地感受到,並且讓他的手臂更進一步地擊打,並且猶如一位狂暴的野蠻人破壞在他周遭的一切。所以,他將會在他的思想與情感之中,以及在他的理智和理性之中保持在一個非常渺小的侏儒狀態,儘管他在某些進步的事情之中將會擁有一個巨人的力量。因此,他將會在這個方式之中藉由一個巨人的步伐來向前邁進,但是卻不知道,他應該在即將到來的日子之中行走哪條道路,因為對此的一切知識與智慧對他來說是缺少的。固然,他的頭將會由於他努力取得的知識而是非常沉重的,然而,這將會是一個毫無用處的知識,因為它只會被調適於價值,其不屬於精神,並且與創造的法則是不一致的,而且反而只會立基在人造的法律之中。因此,儘管他所有的知識,他將會在真正的知識上是非常貧困的,因為他將不會知道,他為何生活與死去。所以,他將會繼續保持浮躁,如他一直以來那樣,其狂野且愚蠢地揮舞著雙臂,訴說瘋狂的話語,或者輕聲地嗚咽,猶如一個仍還不會說話的小孩子。
在以馬努爾誕生後的第二個千年之中,以及在新時代的先知者被誕生之前,一個世界廣泛的戰爭將會在地球上轟隆作響,而且在他誕生後的第二年也將會是如此。然而,這將不會是結束,因為,如自古以來一樣,新的較大的以及較小的戰爭將會到處都是,而且也將會遠遠地一直進入到第三個千年之中。全部的國家將會由於人性墮落的貪婪權能而四處成為戰利品,而且無數的人類將會在此情況之中被送交給死亡,而且透過天神宗教也將會是如此,其將會荒謬地以及謬誤地從先知者以馬努爾的教導之中產生出來,因為它淪陷於一個無法想像的竄改。在自己的國家之中,人們將會相互開戰,並且劃破彼此的喉嚨;而且,戰爭將會籠罩在國家與天神宗教的信徒之間。希伯侖人將會成為猶太民族,而且有12個部族將會由此分支出來作為阿拉的信徒。一個基督宗教將會從以馬努爾的教導之中產生出來,而且如猶太民族與阿拉的從屬者一樣,它將不會停止去相互開戰一直到以馬努爾誕生後的第三個千年之中。地球將會全面成為一個血腥的戰場,對此,其中的一個原因將會是,各個天神宗教都應該是正確的,而且比其它的都來得還要好。所以,所有天神宗教的信徒們誤信在他們的唯獨的純正性以及唯一真正的信念之中,並且想要捍衛他們的瘋狂的信念。其它的天神宗教的其他信徒們將會以權能和懷疑、仇恨與復仇以及不信任、陰險與謀殺意圖來面對一個天神宗教的信徒們,透過這樣的方式,這將會是無法避開的,意即死亡到處向前邁進。而且,透過所有的惡劣,非常多的人也將會是被排除在人類的權利與生活之外的,因為他們將會被奪走所有的權利,不被給予任何的麵包與屋頂。他們將會是貧窮者之間最貧窮的,並且必須赤裸地前來,而且他們將只會出售他們自己的身體。他們將會是被社會給唾棄與排斥的人們,遠離於所有那些人們,其生活在喜悅、美好與富裕之中。然而,這些人們,其生活在這個富裕的方式之中,將會在他們的咎責之中凶狠地威脅最貧窮的人們,佔據他們的國家,並且無理地繁衍。他們將會非常良好地聽見新時代的先知者的嚴厲的以及公正的話語,然而,他們將會是漠不關心的,而且不害怕任何的報復。然而,有一天他們的高傲將會崩塌,如果人民群眾變成野蠻人,並且衝進到有錢人的、統治者的、上級高層與最上級的以及強權者與宗教統治者的宮殿之中,並且破壞、掠劫與奪取一切。
如果新時代的先知者的工作開始,那麼人類將會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無法穿越的恐懼的、破壞的以及人性墮落的迷宮之中。他的恐懼將會關閉他的雙眼與雙耳,所以,他將不再能夠看見與聽見在他周遭所發生的事情。他的意覺與意志將會是充滿極度不信任的,而且恐懼與害怕將會伴隨著他於每個腳步。但是,他將不會被予以任何的歇息,因為他持續地被向前推進。然而,新時代的先知者的聲音將會是響亮的、嚴厲的以及公正的,意即它必定會被所有人給聽見。而且,它也將會被那些人給聽見,其關閉雙耳,並且假裝他們自己好像是聾子一樣。然而,許多人也許將會聽見聲音,但是他們將會否認它,因為他們繼續在舊時之中,並且想要擁有得更多,然而,在此同時,他們喪失他們的頭部在天神宗教的假象上,以及在那些人身上,其想要透過謊言與謬誤而成為他們的大師。所以,人類將會受到那些人的欺詐,其稱呼他們自己為他們的牧羊人 – 但是,這將只會有糟糕的牧羊人而已。
如果千年走向結束,其中,新時代的先知者將會是逝世的,如果在他死後800年將會過去了,那麼人類最終將會是到達如此的程度的,意即他們打開雙眼與雙耳,藉此,他們會看得見與聽得見。然而,這將會是如此,因為先知者的話語的權能經過數千年之後開始發揮作用,並且滲透到人類的思想與情感以及理性之中。這將會是一個非常艱苦的工作,對此,先知者以及他的忠誠者將會必須去實現它,不過,他們的努力將不會失利。所以,人們將會慢慢地將他們自己從天神宗教之中解放出來,並且投入精神的以及創造的真實。他們將不會再藉由他們的頭部而被俘虜在天神宗教的瘋狂教導之中,並且打開了他們的雙眼與雙耳,所以,他們能夠從地球的一端看見與聽見另一端,並且從現在起能夠彼此相互理解。他們將會已經變得是知曉的了,意即每個打擊,其落在旁人身上,會使這人疼痛與受傷。人類將會形成一個巨大的共同體,對此,每個人都是其他人的一部份。真正的愛將會造就和平與自由,並且將人類統一。因此,然而,除了許多的語言之外,也將會有一個特定的語言,其被所有人給理解與訴說。而且,這最終將會是新人類的誕生的開始,合乎真實的人性的存在。
而且,如果千年的結束到來,那麼人類將會征服了天空,並且朝向星宿飛去。他也將會自行製造出星宿在天空的廣大的黑暗海洋之中,在此之中,星宿閃爍。他將會藉由光亮的、巨大的金屬船隻飛過空氣與天空,並且踏上長遠的旅途,以求在天空的幅員之中的某處去探索一個新的家鄉。人類也將會是水的主人,在海洋上建立巨大的城市,並且隨後以海產來餵養他們自己。而且,時代將會是如此,到時,他將不會再受到禁止,因為他按照創造的法則而生活。
新的時代將會帶來這件事,意即人們能夠與彼此相互溝通而不必使用嘴巴的語言或者傳聲筒的幫助,因為他們將會透過他們的思想與情感,以及透過他們的頭部來接收一個他人所思考與感受的所有信息,並且能夠對此理解。而且,這將會是如此,意即人們與彼此相互分享夢想,而且將會生活長久。人類的年齡將會是如此之高,如古老的傳說所論及的最年長的人們一樣,其到達一千歲。
而且,時代是這樣的,到時,人類知道所有事情的秘密,所以,包括人類的以及動物的身體、岩石的以及水的秘密、每個其他人的目光。他將會穿透並認知所有的秘密,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將會推開一扇又一扇的門,進入到新生命的領域之中。人類將會成為一個充滿力量的、創作的以及奔湧的新生命的源泉,而且所有的人類將會學習關於創造的知識。地球的孩子們將會充滿敬畏地仰望天空,並且比他們之前的任何人還要更加良好地鑽研它的秘密。人類的身體將會變得更加有力量、更加高大以及更加靈巧,而且他的思想與情感以及他的頭部將會包圍環繞所有的事情,理解並且享有它們。然而,這一切將會在新時代的先知者的生活之時便已經展開了,因為他的工作將會對此做出許多的貢獻,即便這將會被羨慕者以及那樣的人們給否認,其想要更加地知曉。而且,他也將會對此做出很多事情,藉此,男人將不再會是唯一的主人,因為他將會在年輕的歲月之中就進行工作,意即女人將會到來,以求去抓握權杖,並且去改變世界朝向更好。所以,女人將會是未來的時代的女主人,因為她是充滿力量的以及充滿權能的,而且她將會迫使男人去接受她的意志,並且製造出一個更好的、更和諧的世界在和平與自由之中。女人將會在以馬努爾誕生後的第三個千年之中上升成為千年的母親。女人將會散發出真正的母親的柔和與愛、和諧與和平,並且將會是(相對地)完美的美麗與愛在野蠻的以及帶來死亡的戰爭的醜陋之後。而且,先知者的教導將會對此做出許多的貢獻,透過此,新的時代在它的進程之中轉變成為一個輕鬆的時光,在此其中,被真誠地以及真確地愛與分享,被共同地夢想,而且夢想受到實現。而且,如果,對於人類來說,這個復興變成真的,那麼思想與情感以及頭部將會佔據人類大眾,其相互與彼此合而為一在同胞之愛之中。這將會是野蠻的終結、戰爭的終結與惡劣的終結。這將會展開一個知識與智慧的時代,並且使人們悉知真正的生命意義,對此,新時代的先知者將會儘管對他的生命的陰險攻擊仍堅定不移地教導它,並且將它帶進到世界之中。透過他的教導,對於人們來說,自新時代起,幸福的日子將會開始,如果人們找到和平的、自由的以及精神之教導的道路,並且在此之上行走。那麼,地球將會再次擁有他的秩序。然而,起初,這將只會有少數的勇敢者,其將會遵循先知者的教導與話語,對此,他們的道路將會是非常艱難的以及刻苦的。所以,首先,將只有少數的忠誠者會突出,並且自行努力取得他們的報償,不過,時代將會到來,到時,他們將會快速地增加,而且將會以相當巨大的規模存在於許多世界之中。
在新的先知者的時代便已經會有許多的道路從一個城市通往另一個城市,以及從世界的一端通往另一端,而且隨後也將會迅速地是如此,意即道路將會穿梭過天空,而且將會是無止盡的。草地與森林的乾枯的綠色植物將會再次復原,水將會再次是清潔地以及純淨的,而且水將會被帶到沙漠之中,隨後,一切在此之中發芽與開花。很快地,地球將會是一個嶄新的花園,其中,人類注重生長與開花的一切,以及移動、爬行與飛翔的一切。伴隨著勤奮,他將會淨化他所污染的一切,並且對此保持潔淨;而且,藉由愛與喜悅,他將會把地球視為他的新家鄉。愛、合諧、知識與智慧,對他來說,將會成為固有的義務,而且在知識與智慧之中,他將會思憶他的生命和他的下一個生命以及每個日子與每個早晨。每個人將會猶如在許多人之間的一個勻稱的步伐,而且他將會,相較於以往的情況,知道更多關於他自己的身體與頭部,以及他的思想與情感,還有生命的以及創造的法則的事情。而且,藉此,隨後時代也將會到來,此時,惡劣與疾病在他們能夠出現之前就會被認知與治癒。而且,人類將會學到,他能夠非常好地預防他自己於惡劣與疾病,而且也能夠非常好地治癒他自身。他也將會學到,他必須援助貧窮者與弱者,並且幫助他們。然而,這不只是出於必要性而已,而是由於同胞之愛的緣故,以及為了去維持整個人類的存在。所以,人類也將會對貧窮者與無產者打開他的心房以及他的錢包,並且離開那令人遺憾的野蠻的、吝嗇的以及封閉性的時代。而且,如果新的時代來臨,那麼人類最終將會在正確的方式之中將他自己理解作為人類秩序的守護者,作為生命的、地球的以及其自然與所有在此之上的活生生的存在的守護者。也就是說,人類將會在那些遙遠的時間之中學會去給予和去分享,以及去遠離為了自己的貪圖利益的滿足的拿取。人類最終將會是人類,而且將不再是孤獨於所有眾人之間的。他的孤寂感將會遠離並消逝,而且他最終將會變得知曉在真正的真實以及創造的、生命的、死去的、死亡的法則之中。所有人將會相互承認彼此,而且不再區分不同的種族、天神宗教,以及富有與貧窮的狀態。然而,這全部將會首先在世界廣泛的戰爭與大火、人類的惡劣的殘暴行徑,以及所有透過自然與地球而被引發的末日般的災難發生之後。隨後,從城市與鄉村的被焦化的殘骸之中將會形成新的建築與塔樓,但是,對此將會需要一個鐵拳,藉此,秩序進到那透過人們而致生出的混亂之中。而且,這將會是具有重大的必要性的,意即新時代的先知者提出他的充滿權能的話語,並且帶來真實之教導與精神之教導,因為這將會是人類再次找到正確道路的權能。而且,透過新的先知者的教導,人類將會變得知曉,意即不只他,而是所有的生物都是精神的以及光的載體,而且也是創生物,對此,尊重必須被給予。而且,如果人類知道這件事,那麼他將會在地球上、水上、水下以及天空之中建立新的城市,對此,他將會以銀色的金屬船隻來旅行前往該處。然而,人類將會回憶曾經存在的事情,而且他因此將會知道去探究在即將到來的日子與時間將會是什麼樣子。他將會學習去理解生育與誕生,以及生命、死去與死亡,並且對此失去所有的恐懼與害怕,因為他將會投入先知者的教導。而且,人類將會擁有好幾個生命的時間,因為他的年齡被延長,而且他將會變得知曉,意即光從來不會熄滅,而且生命還會在死亡與重生之中繼續,因為他的知識將會變成全面的智慧。

科威查爾       我的朋友,這就是耶利米亞對於即將進入尾聲的第二個以及即將到來的第三個千年的預測。


  •  第230次接觸,1989年10月11日

比利               …今天你可以再次告訴我一些關於古老的先知者的預言或預測的事情嗎?

科威查爾       當然,因為我已致力於此,以求還能夠帶來某些事情。不過,再次地,這關乎的並非預言,而是預測,其在此次也追溯到先知者耶利米亞身上,而且主要是關於你的事情,以及些許的其它事情。此外,我必須把他的古老話語轉換到當今的德語之中,藉此,它們將會被理解。所以,聽好了,他必須要說的事情:

作為這個世界的宣諭者,我看見與聽見那在非常遙遠的日子之中所將會發生的事情。這將會在數百年後是如此,如果新時代的宣諭者提出他的話語,並且教導世界,而且藉此導致巨大的騷動,並且透過這樣的方式,他的生命將會是受到威脅的。我看見與聽見且知曉,因為我的雙眼與雙耳是開放的,並且在天空之中看見與聽見在遙遠的即將到來的日子之中所將會存在的事情。猶如藉由一個巨大的步伐,我以我的雙眼與雙耳跨過日子到遙遠的未來之中,直到一個自由的國家之中,在一個地方上,對此,你們仍然一無所知,而且你們仍然無法看見它。勇敢者之中最勇敢的、聖潔者之中最聖潔的,他將會在那,而且他將會藉由權能來教導,並且宣告創造的法則與建議。像我一樣,他將會對於文書是嫻熟的,並且能夠傾聽天空,而且他將會是人類的眼睛、耳朵與良心,而且他將會讓人們看見創造的力量,以及讓人們聽見它的法則。他將會是一個見識者與知曉者,以及一個中間人,其手寫下那些聲音,其將會從星宿而來。而且,他將會是我的第三個進展,以及一個進展在那些宣諭者的重生之中,其曾經在我之前是我的進展。他的話語將會揭露世界的被隱匿的結構,以及創造的不少秘密,而且他將會填塞記憶的裂縫,其從過去之中的一個點或是從現在引領到未來之中,所以,他將會揭開卡片,其上,事件透過人類而描繪出新的時代。新的宣諭者將必須忍受許多苦痛,而且父親將會只是一個普通的鞋匠,母親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其將會在全部之中生下三個兒子與四個女兒。其中的一個兒子將會被稱作寶藏的守護者,而且他將會是新的宣諭者。關於創造的法則的知識,對他來說,將會是開放的,如先前的任何一位宣諭者皆未曾如此。而且,他將會是這樣的,其再次揭露真正的教導,以及古老的宣諭者的真正的話語,並且將會使它們對於人們來說是可以觸及的。直到那時,我的話語,以及在我之後的我的話語,以及在我之前的我的話語,以及教導的宣諭文本將會在隱匿之中等待適當的時刻,如果它們應當將會在新的宣諭者的日子之中再次浮現出來,被從來自天空的人們給帶來。而且,宣諭者將會等候正確的日子,在馬蹄鐵山之上,在此,他將會擁有他的住所,而且與來自天空的人們聯盟的標誌的布料將會在風中飄揚。而且,如果日子已經成熟了,那麼他將會宣布古老的話語,而且他的場所將會是一個地方,在此,來自地球四面八方的人們將會相遇。而且,真正的他們的存在將會是來自天空的,並且來找他又離開他而不被人們給看見,因為他們保持在隱匿之中,而且擁有一個頭部,藉此,他們與地球人類的頭部是合不來的。
遙遠的日子的新的宣諭者將會是真實之組織的創立者,而且它將會擴張到地球的四面八方之中。他將會破開創造的,還有人們的頭部以及其思想與情感的許多秘密的封印,並且在此之中是比當時或之前的其他任何人都還要更加知曉的。他的數量將會是一和三和七,所以,包括知曉者與智者的數量。他將會遙遠地旅行直到天空與地球相互遇見的地方,以及天空終結的地方。他的話語將會是真實的話語,而且它們將會是嚴厲的,並且碰上人們在他們的頭部之中。而且,他在他的作為之中將不會是止息的,而且他將會是積極活躍的,如果他躺在地上,如果他在漆黑的夜晚之中或者在強烈的月光之中前來,如果他穿過沙漠或者爬上山陵,而且他將會讓他自己被星宿的、太陽的以及地球的力量給穿透。他將會將他的充滿權能的力量如流動的河水一般地置入到他的話語之中,並且如在他之前沒有任何宣諭者一般地將它們給寫下來,意即它們保留於所有的日子。他的話語對於公正者來說將會是令人神清氣爽的事物,並且被沉浸在愛之中,而且它們也將會滲透到不公正者,並且搖晃與動搖他們,而且它們將會如充滿權能的流動穿透到他們之中,並且漸漸地使他們覺醒。他的話語也將會深深地沉浸到天空之中,並且滲透到在天空之中的人們,而且它們將會以它們的力量穿過星宿。而且,他的話語將會滲透到天空與地球遇見的地方,以及天空擁有它的終點的地方。他的知識將會是這樣,意即他認識人類的頭部以及思想與情感、其理智與理性,而且他將會認得地球與星宿和天空的軀體,因為他將會遵循道路,其通往秘密在這些世界之中。
新的宣諭者有一天會是我的第三個後繼者,並且因此將會能夠治療,而且他將會進入到我經由以賽亞、伊里亞、亨伊諾赫、亨伊諾克以及諾可迪米恩的遠古序列的行列之中,其為知識與智慧的先祖,其全部在精神的存在之中沒有受到分割,而且從來沒有讓意覺在他們的頭部之中變得麻木,如當代的人們是這樣做的,而且在新的宣諭者的新時代之中將會更加強烈地進行,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們製造出一個人造的不理解性在認知與知識之間,在謊言與真實之間,在預測與預言之間,在靈感與內在觀點之間,在愛與淫亂之間,在和平與戰爭之間,在智慧與想像之間,在幻想與現實之間。
新的宣諭者將會閱讀許多聖潔的書籍,在不斷反覆發生的孤獨的時間之中進入山林與沙漠,以求去學習,並且沉浸於內省。而且,他將會參與許多的宗教,崇拜神祇、天使與聖人,以求去探究其秘密以及錯誤的教導。而且,他也將會探究世界的以及時代的秘密的秩序。而且,他將會在馬蹄鐵的山上建立一個平靜的、內省的、愛與和平的場所,在此,所有聖潔的以及合乎真實的流動將會匯聚,其自從遠古時代以來穿透流過人們。場所將會成為地球與天空的一個最原本的以及象徵性的核心,因為精神與頭部的力量在它之中匯聚,並且在它之中堆積一個可觀的合乎真實的知識的、合乎真實的愛與自由的、和平的、和諧的以及智慧的集聚。所以,人們將會逐漸地不再踏出任何的步伐而沒有發現到真正的偉大的宣諭者的跡象,並且沒有去遵循於此。而且,寶藏的守護者將會被稱之為愛德華,作為我的後繼者在第三部分之中,在宣諭者以馬努爾與穆罕默德之後,其將會是我的後繼者在第一與第二部分之中,在相同的精神存在但是不一樣的頭部之中。
新的宣諭者將會是一個偉大的中介者與見識者,而且他的話語包含著所有的生命認知,因為他開放他自己於此。許多的人將會理解他,然而,所有的那些人,其將會伴隨著不理智來聆聽他的話語或是閱讀他的筆記,或者只是碰觸而已,屈服於一個聖潔的驚恐,好像有一個深淵將會在他們面前打開一樣。所以,許多人將會充滿恐懼地將他們自己轉離於此,而其他的人則將會竊取與竄改宣諭者的話語和教導,以求藉此去重利盤剝,並且由此而賺取龐大的利潤。他們將無法理解宣諭者的話語,並且試圖去破壞它,但是他們將無法由此造成任何的褻瀆,因為宣諭者的話語和教導將會是太過強大的。
在我之後,超過22個百年將會過去,如果新的宣諭者開始他的工作。許多的村莊和城市到時將會透過龐大的人群而湧現,而且一個無法想像的熙熙攘攘的群眾數量將會遍布。古老的村莊與城市以及四周的牆體,堡壘與武器,以及古老的先知者們與較早期的人們的骨骸將會被掩埋在沙土與瓦礫之下,並且在新的時代之中再次被挖掘出來作為特殊性以及古老的價值。直到那時的日子,我的聲音和話語,以及智者與所有先知者的話語將會被扼殺。而且,人們將會脫離真實,並且在信念之中投入各種不同的宗教,伴隨著神祇、天使與聖人,然而,對此,他們在真實之中根本就不存在,因為他們只不過是教士與自稱的救世主的捏造罷了。宗教的信念將會變成法律,而且只有少數人將會敢於去開放地投入創造的真實與法則。因此,起初,將會只有少數人,其投入新的宣諭者的話語和教導,並且保持忠誠。世界各地將會存在著所有宗教的信徒的一個龐大的群體,其到處擴張開來,而且在宗教之中形成的人類的信念將猶如一聲雷鳴的一股強烈的擊打從世界的一端迴盪至另一端。而且,宗教將會相互血腥地鬥爭,直到死亡與滅亡,而且在宗教本身之中,野蠻主義將會爆發,而且最高階的以及高階的宗教的教士與幫兇將會追殺低階的以及最低階的宗教的教士與幫兇,佔據其財產與黃金,並且變得越來越富有,對此,這甚至也將是透過持續的剝削利用的,因為信徒透過宗教而被徵收關稅與罰款,對此,他們必須繳交在黃金與錢幣之中。
在新時代之中,人類將會擁有關於地球上的廣大洲陸,以及在無邊無際的海洋的端點後方的廣大的森林的知識。而且,自從我生活的時間以來,在所有超過兩倍的千年之中,在地球之上的所有土地將會到處變成巨大的王國,變成帝國,以及強大的國度,如果它們團結統一。然而,戰爭將會猶如一個無止盡的鎖鏈的環節一樣如此地繁多,而且它們將會相互重疊得越來越多,所以,國度將會再次傾覆,然而,隨後,新的將會由此而再次被創建。然而,奴隸與農奴、土地耕作者與葡萄農,以及牧羊人與貧窮者將會排練起義,而且他們將會帶來數千倍的火焰於土地之上;他們將會點燃城堡、堡壘、城市,並且燒毀收穫。而且,他們將會如此地進行,直到他們被逮捕,並且被折磨與燃燒,而且皮膚從他們活生生的軀體上被扒掉為止,而且,倖存者將會被迫再次去透過隱匿性來保護他們自己在他們的藏身處之中。所以,最上級的高層、上級高層以及他們的幫兇將會再次感到彷彿他們自己是國王一樣。
然而,這將會存在著進步,而且如果超過兩個千年的時間過去了,那麼人類將會征服了海洋與天空的深處,而且他將會飛進到天空 之中,並且在此之中探索一個新的家鄉。如一顆星在蒼穹上發光,他本身將會猶如天空上的一顆星,如果他獲得了太陽的力量,並且認為他自身是創造,而且他在地球上建立巨大的建築與塔樓在數千之中,建造強大的金屬船隻,並且藉由這些來劃過海水與空氣和天空。而且,在廣大的海洋上將會有新的巨大的國度,而且,新的野蠻眾軍團將會在強大的人性墮落者們的指揮下從其中一個國度出發,以求去把戰爭帶出來到世界之中,並且去征服世界,以及去獲得各國的礦藏。然而,在廣大的海洋的另一側,征服者們,其想要奪取在世界之上的權能,他們的城市與村莊的牆體將會崩塌,而且國度將隨後只會是被摧毀的,被燒焦的土地,而且只會是泥濘的渾水。而且,地球的民族將會混雜在一起,而且許多不幸、許多疾病,以及許多虛弱、仇恨、恐怖、復仇和許多的死者將會由此而產生。而且,如果這些日子到來,那麼人類將會迎接非常艱難的時代,而且他將會站在一個無法穿越的迷宮的一個黑暗的、被包覆在陰暗之中的入口之前,而且迷宮將會猶如最黑暗的夜晚一樣漆黑,而且他將會進入其中,而且,在他之中,毀滅的紅色的以及發光的雙眼將會如惡劣一般地灼燒,而且,願遙遠時代的人類警惕他自己免於此,因為毀滅將會帶著殘忍的憤怒以及人性墮落的暴怒與破壞和許多的死者。而且,在毀滅的期間,日子將會是長久的,然而,在隨後即將到來的時代的進一步的遠方之中,一切將會發出光亮,並且變成愛、和平與自由。所以,這將會是如此,因為我在天空之中看見與聽見,並且知道,這將會是如此,因為我是宣諭者耶利米亞,而且我訴說真實。

科威查爾       這就是耶利米亞的預測。對於地球人類來說,應當不必再被告知更多了,因為耶利米亞的以及亨伊諾赫的預測應當就足夠了。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