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破壞作為人口過剩的後果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環境破壞作為人口過剩的後果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www.figu.org/ch/files/downloads/gratisschriften/umweltzerstoerung_als_folge_der_ueberbev.pdf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7/05/18/環境破壞作為人口過剩的後果/
資訊註釋:
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環境破壞作為人口過剩的後果
原創說明:Copyright©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 Umweltzerstörung als Folge der Überbevölkerung
  • 環境破壞作為人口過剩的後果

以下文章符合在普雷亞恆人(Plejaren)普塔(Ptaah)與BEAM之間的多樣談話之中被談論到的關於地球的環境破壞作為透過地球人類的人口過剩而造成的人性墮落的、犯罪的與不負責任的後果的預言、預測與概率計算的一個結論。在文章中特別被提及的詳細資料與事實符合普雷亞恆人(Plejaren)普塔(Ptaah)的陳述與計算。

世界固然不會毀滅,然而它將非常戲劇性地發生變化,就如關於人類整體本身以及其生活的情況也將會是如此。這個戲劇性的劇烈變化究竟有多少程度會變成現實,這取決於世界人口如何地以及在什麼樣的規模之中繁殖,以及未來全世界的人口過剩如何地以及在什麼樣的規模之中繼續攀升,另外這也取決於透過犯罪的人口過剩的圖謀而引發的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的、氣候的以及星球的損害、破壞與毀滅將被繼續不負責任地推進到什麼樣的程度。關於自然的毀滅以及植物群與動物群的破壞,最首要的問題是農業,以及商業的園藝事業等等,以及民眾之中有許多人把數百萬噸的化學毒物施灑在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以及在食用植物之上,以求去讓這些發展成長並且保護它們免於雜草、啃食與蟲害。難以估計的化學毒物量,其積存在各種食用植物之中,接著被人食用,導致他生病、積弱不振,然後最終死亡。而透過這些化學毒物,充滿價值的植物、動物、小動物、爬蟲類、昆蟲、水生生物與鳥類也被毒害與消滅,這是另一個不可原諒的因素,其一方面必須被歸咎於農業以及商業園藝,另一方面也必須被歸咎於農學家與化學宣傳者以及民眾之中的化學使用者。對此,他們一方面由於他們的愚蠢或貪圖利益而毫無顧忌地使用化學毒物,並且引入到自然的食物之中,並且藉此也進入到被宰殺作為人類的肉類需求的動物之中,其自然地抵達進入到人類的食物循環之中,並且藉此危害人類的健康,而且將其拉進到損害健康的共同苦難之中。另一方面,還有農業以及其他事業,其飼養並育肥牲畜、禽鳥與各式各樣的動物,然而,在此同時,這些被餵肥的生物被預防性地以多種抗生素虐待,以求去防治疾病。這些抗生素也積存在牲畜、禽鳥與動物的肉之中,並且被人類攝食,然後在他之中引發抗生素抗藥性,因此他不再能夠從多種疾病之中被治癒,或者不再能夠被保護而免於經常導致死亡的傳染病等等,但是,對此,牲畜、禽鳥與動物的飼育者根本絲毫不在乎。對他們來說,重要的事情只有取決於貪念的金錢利益,因為他們出於這樣的看法與行為模式而藉此認為在這樣的關係之中對於人類以及他們所毒害與汙染的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沒有任何責任。而且這在未來也將會繼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因此仍會出現許多關於自然之中的植物群與動物群的殲滅、破壞與消滅,以及全世界也仍然會有許多人,包括所有社會階級的年輕人以及老年人,由於在抗生素與化學毒物這方面不負責任的、貪圖利益的或者單純輕率地愚蠢與愚昧的濫用而患病,並且身陷虛弱與死亡。

現在,那些超級聰明人,儘管他們的無知與他們的愚蠢想要更好地知道一切,或者由於他們的虛假宣稱而被支付以數量龐大的賄金,他們是缺乏智力地困惑地糾纏於無法停止的謊言或者是根本完全無腦。這是因為他們歪曲事實且無法理解地相信、扯謊或者原始般愚蠢地捏造,說基本上最首要的問題是化學聯合企業以及化學製造者,而且他們應該將會單獨地承擔所有咎責。他們如此地將所有透過化學而引發的關於自然與水體的毒害、破壞與消滅以及數以千計的對於人類生存來說是重要的昆蟲、植物、鳥類、動物與小動物等等,以及對於如蔬菜、漿果、草本、水果與所有各種糧食作物的自然食物的毒害的所有普遍性的災難的咎責單單歸因於製造有毒化學產品的聯合企業與其它製造者。然而,所有那些不負責任地而且完全犯罪與犯法地站在咎責最前線的人們,其毫無顧忌地使用化學毒物,並且將其施灑以及帶進到環境、自然食物、植物與水體之中以及整個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並且藉此毒害一切,對此幾乎沒有或者根本沒有任何與此有關的事情被提及。因此,如果沒有被闡明,說最首先要處罰的不負責任者是化學毒物的使用者與消費者,其毒害包括人類以及整個自然與所有之中的一切,並且透過這樣的方式而引發與造成疾病、瘟疫甚至殲滅、死亡與消滅。對此,站在最前線位置的是農業與商業園藝,以及所有那些人們與政府機關等等,其同樣毫無顧忌地且不負責任地將化學毒物施灑在他們的花園、田地、草地以及街邊、鐵路之中或者以其他方式將其帶到自然與環境之中。所以,化學毒物被施灑到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以及在食物等等之上,以求更快速的以及更好的成長,以及為了保護免於昆蟲與啃食等等,這起先並不是化學聯合企業與其它生產化學毒物的製造商,而基本上是化學物的使用者與消費者。化學聯合企業和其它化學產品的製造商,其產品被施灑到自然與環境等等之中,他們在真實之中僅是第二重大的問題,而固然因為他們「只是」化學物質的製造者,透過這些的生產與購買,他們在金錢上獲利數十億。所有化學毒物炸彈主要是藉由農學家與宣傳者不實地推薦,以及藉由農場主、花園主、政府機關與公司等等,以及藉由個人而被購買與使用,以求去促進蔬菜、穀物以及其他植物的成長,以及作為防治昆蟲、害蟲與啃食的保護,對此,數量龐大的金錢暴利或者其它某種利益總是確立與此相關的行為模式。

所以,並不是化學聯合企業以及化學製造者,其在首要化學藥劑的濫用位置上,透過這些而使所有任何一切被毒害,而是農場主以及給他們出主意的農學家,以及商業的園藝事業、政府機關、公司與所有那些民眾,其為了植物的成長以及直接或預防性的植物保護而使用化學毒物,而這通常是由於農學家、宣傳者以及毫無顧忌的民眾支持者的建議。再一次: 在真實之中,首要的問題是農場主與花園主以及民眾,其應用所有向他們宣傳的化學毒物,並且將其施灑於如蔬菜、草本、漿果、水果與穀物等自然食物之上,並且藉由這些化學物質來毒害它們。事實是,每個農場主與花園主以及民眾之中的每個人不必讓自己去聽取在關於化學毒物應用這方面所宣傳的東西,其聲稱這些應當會讓植物長得更好並且可以保護植物免於昆蟲等等。即使宣傳被推行,每個人有他自己的理解、意志與一定的理性,由此他能夠自行決定什麼是對是錯,以及什麼是不負責任的或負責任的。因此,沒有人透過某個宣傳而被強迫去施灑某種化學毒物於周遭、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因為每個人可以自行完全負責任地決定而不讓自己被影響,因此每個人自身對於實行與承擔責任與否這件事是有責任的,因此並不存在任何藉口,如果這被進行在不負責任之中。

這同樣也適用於抗生素的使用,因為每個使用這種物質的人是必須被稱之為犯罪的以及不負責任的,對此也包含每個施灑有毒物質的農場主以及在關於如蔬果等自然食物方面的花園主,以及其他每個以抗生素虐待牲畜、禽鳥與其他生物並且育肥牠們成為肉類產品以提供人類食用的人。因此,關於此,每個人也自行並且在完全的個人的責任或不負責任之中決定,他是否要使用抗生素與有毒物質,並且藉此想要危害人類的健康,使其生病,甚至造成死亡與否。基本上,對於自然食物、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的毒害甚至其消滅以及導致人類的生病的首要咎責並非化學聯合企業與化學製造商,也不是宣傳者以及為人類、自然、動物群與植物群製造有毒的化學生長與保護藥劑和抗生素的人們。在真實之中首要有咎責的是那些純粹出於貪圖利益而使用有毒化學物質與抗生素的所有沒有良心的使用者與消費者,不論是關於不負責任的犯罪的毒物施灑於各種自然食物之上,或者關於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或者涉及到被以抗生素餵養的牲畜、禽鳥與各式各樣的動物與小動物,其肉被以毒物與抗生素所汙染,並且提供人類作為食物。

如果整體繼續在這樣的方式之中,如關於自從1844年新時代開始以來一直到今天的時間所發生的一切一樣,那麼一個非常惡劣的未來將會逼近地球人類。而且這也關乎人口過剩,因為如果對此沒有任何事情朝向更好的轉變,其中全球性的人口過剩透過一個嚴格監控的生育停止和生育控管而被急遽地遏止,那麼世界以及其人類將由於他的全球的破壞的與消滅的以及不負責任的圖謀而面臨一個非常糟糕的未來。對此,在預言的、預測的以及機率計算的形式之中,在未來逼近的事情以及透過地球人各式各樣的極端利己主義以及透過他的不明事理與不負責任而有很大的機率將會被實現的事情以及仍然會被實行的事情如下:

至今無法被教導的所謂的專家(他們時常由於錯誤的聲稱、謊言與輕視而被聯合企業支付金錢並且透過這樣的方式而獲得利益)仍以氣候變化的整體完全是自然且正常的荒謬的聲稱來否定氣候變遷或者因此而有關聯的後果。同樣的,屬於輕視實際有效的事實的還有所有那些民間的自以為是的人以及「有智慧的」健談者,其由於他們的愚蠢和愚昧而無法認知到現實以及其真實,並且幻想地在一個沒有受損的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和一個完全自然的氣候變遷與一個健康的世界,以及一個更好的、良好的與健康的未來的妄想之中苟且偷生。而不幸的是,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多到太多了,其盲目地環繞於地球之上,並且沒有感知到關於所有破壞與毀滅的實際有效的現實性,其透過犯罪的毫無節制的人口過剩的圖謀而被加諸於這個世界以及其自然、動物群與植物群以及所有水體、叢林和其它的森林、草原、海水、沼澤、冰川、田野與氣候等等。對此,好比說,被愚蠢愚昧地聲稱,說單單在過去2000年以來發生過許多地球的暖化階段,或者是地球的冷卻階段,而植物也許會由於在大氣之中的一個二氧化碳的攀升而受益。當然,從世界層面來看,羅馬帝國時代與中古時期當時的平均溫度確實比現在來得還要高,這是因為當時處於一個較高溫的週期,然而這並不能與今天的氣候變遷的後果相提並論。甚至如果回溯6000至7000年前,那麼當時也處於著一個高溫週期,其導致北極大部分是沒有結冰的情況。然而,如果更進一步地深入到過去之中,那麼可以被當今的科學證明,在恐龍與所有其他原始動物時期的二氧化碳比例較現今高四倍到六倍,其固然對植物世界的所有屬種具有巨大成長的影響作用。

伴隨著氣候變遷以及與此息息相關的全球變動,糧食與水資源危機以及自然災害必然會被論作現在與過去的重大問題,因為如果一切被精確地觀察,那麼對於環境透過人口過剩與都市化是多麼非常強烈地受到負擔將變得清晰且明確。特別是,整個人類社會,以及整個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以及星球本身,透過那由人類的咎責所產生的氣候變遷而被拉進到共同的苦難之中,其中侵蝕作用與沙漠化作為人口過剩的圖謀的嚴重後果,亦如在整個生態系統之中致生劇烈破壞的還有單一作物的種植,以及針對被世界市場要求的植物所進行的耕種。而這些在當地生長的植物根本猶如奇蹟一般,其只能透過絕對毫無良心的以及毫無顧忌的對於地球資源、土地資源、自然資源、森林資源以及水資源的剝削才得以達成,在此同時,然而,為此總是有更多的地區被變得完全地貧脊,而且無可救藥地閒置荒廢,而且固然特別是在發展中的國家之中,其主要透過在各個層面之中富裕的、巨大且價值數十億的富有的工業國家的聯合企業而沒有良心地並且犯罪地被利用、剝削以及掠劫殆盡。這主要是鑒於那些透過工業國家的聯合企業的圖謀而變得貧困與生病的第三世界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人們來看,其沒有任何機會去對此進行抵抗,因為通常該國本身的政府是如此地貪腐,意即他們眼睜睜地讓他們自己的人民在其困苦與苦難之中死去。

日益嚴重的環境汙染、環境毒害以及透過砍伐叢林的環境破壞,對於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來說,已經變得極具問題,而且已經導致巨大的破壞以及極大的氣候變遷。如果亞馬遜雨林的未來被納入考量的話,那麼透過沒有良心的以及犯罪的林木砍伐,對此直到2030年不可撤銷地會有60%是遭到破壞的。如果在亞洲的叢林被觀察的話,那麼必須被明確地說,對此的四分之三至今早已無可救藥地遭到砍伐與破壞。另外,林木砍伐的災難也在非洲擴張,而且固然也在極為糟糕的規模之中,因為現在只剩8%的叢林是尚未受影響的。事實是,全球每年有如此多的叢林被破壞與消滅,其面積如瑞士在不計算山脈面積的情況下,也就是41285 km2 的三倍這麼多。因此,全世界大約有125 000 km2的叢林必須被計算出來,其每年被破壞與消滅(參見文末附錄:瑞士面積)。這固然對於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有著破壞性的後果,而且對於氣候和大氣中的含氧量也是如此,其對於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形式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事實即是,熱帶雨林或說叢林製造整體氧氣的40%。然而,對此並沒有被給予注重,而且為了積累錢財與利益,雨林被毫無顧忌地以及犯罪地掠奪、破壞以及消滅殆盡。所以,每年都有龐大面積的叢林淪落為採礦業、火耕以及伐木業、天然氣與石油的採集,以及水力發電工程等等的犧牲品。許多的叢林地,或說是,原始熱帶雨林地,其過去被砍伐而且仍然會繼續被砍伐,具有多樣的植物,透過它們,生物燃料可以被被產生,然而,新獲取的地區有超過一半以上被誤用在這樣的方式之中。
光是以木材收割機械等等來消滅熱帶雨林便對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貢獻了25%。如果印尼這個發展中的國家被觀察,其為當今第三大的二氧化碳製造者,那麼在那裡的泥炭火災導致7–8億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於當前的時代。如果二氧化碳排放量在關於未來熱帶地區的林木砍伐這方面被完整地觀察,那麼直到2100年之前,會有1000億至1300億噸的二氧化碳被產生。計算顯示,如果甘蔗或油棕為了取代被砍伐的雨林而被種植的話,那麼在化石燃料與伐木所積存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再次被補償之前,50至120年將會是必要的。如果取代的是玉米或大豆被種植的話,那麼這甚至會需要400至1600年的時間。
被燒毀與消滅的不僅只是雨林,而是還有廣大面積的灌木地、乾草原與森林,而且固然透過閃電,以及透過人類的咎責,其輕率地、故意地以及不負責任地點燃灌木與森林大火。然而,這也越來越頻繁地完全有意識地出自於犯罪的商業的投機的原因而縱火地將灌木地以及森林燒毀,以求為了工廠、房屋、住宅區、運動場和街道等等而去製造出越來越稀有的建築用地,然而這一切全部都立基在不斷猖獗於全世界的人口過剩的需求以及不負責任的人性的墮落的手段之上。

如果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被觀察,那麼透過環境破壞而造成的生物多樣性的非常嚴重的衰退必須要被公開譴責在令人感到害怕的方式之中。關於全部大約3200萬的植物與動物之屬種有超過三分之二生活在叢林之中,然而,對此的許多由於犯罪的雨林濫伐與砍伐而瀕臨絕種或者是已經絕跡了。然而,在關於植物與動物的滅絕與威脅的整體之中,新的自然的病菌也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還有來自其它生態系統的外來物種的擴散也是,透過這樣的方式,當地的植物與動物的物種被驅逐,而且甚至被滅絕。

特別是,在未來將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就是,在園藝事業與農業之中,當地的以及透過全球化從其他國家夾帶進來的雜草物種將氾濫成災、蔓延叢生而且不再能夠被除草劑所對抗,因此不再能夠被消滅,所以它們使肥沃的土讓變得荒蕪,並且使之貧脊地荒廢。對此的原因應當在這之中被發現到,意即所有種類的雜草如此地變化著,也就是,他們對於所有除草劑,或說是,雜草消滅劑變得有抵抗性,並且如此地擴散著,也就是,它們驅逐有價值的食用植物並且奪去它們的必要的成長與生存空間,其不證自明地對於自然的糧食生產造成極為負面的影響。至今已經有許多種雜草物種不再能夠被對付,因為它們透過全世界的不負責任的化學除草劑的使用在近數十年來的推移下如此地變化,並且已經適應於化學毒物,意即它們不再能夠被消滅。而這在全世界對於許許多多的雜草來說已經是如此,好比說,關於在美國許多不同的地區之中災難性地蔓延數平方公里的帕爾默莧菜(孟山都的帕爾默莧菜;草甘膦豚草:對除草劑-年年春(Roundup)有 抗藥性的怪獸植株;新高科技草本植物;來自奧迦斯的雜草而且無法被殺死;被從南美洲夾帶進來,並且驅逐、撲殺與消滅所有園藝的以及農業的植物)。這對於許多其它外來的以及本土的雜草也具有這樣的性質,其已經或者在未來將會對除草劑具有抗藥性。在歐洲,也已經存在著非常多透過全球化而夾帶進來的植物與動物、各式各樣的昆蟲和其它小動物,對此,這些 – 根據普雷亞恆的確切陳述 – 在關於所有屬種這方面的全面計算之整體數量為12000個。對此的許多已經自從它們被有意地引進或者被無心地夾帶進入而如此地適應於環境,意即它們再也無法被想像為不存在於歐洲的生態系統之中。而這將在未來之中繼續如此地透過全球化以及與此相關聯的植物與各式各樣的生物的帶入而發生。如果許多被夾帶進入到歐洲之中的外來植物被觀察的話,那麼關於此也存在著一個巨大的惡劣在今天的時代之中,好比說,關於源自於美國的一枝黃花(菊科,伴隨大約80種大部分是北美的物種;半灌木伴隨著互生的單葉和金黃色的頭狀花序。可以長到1公尺高的「普通的一枝黃花」物種[Solidago gigantea; Solidago canadensis]生長在乾燥的森林和木叢之中並且氾濫於荒地上)。必須要被提及的還有從亞洲夾帶進到歐洲之中的鳳仙花(喜瑪拉雅香脂,草本植物,鳳仙花科,大多出現在熱帶的非洲與亞洲;種子由於種子成熟的關係在受到碰觸或彈跳的時候被從它的果莢向外彈射出去:Balsamine; Sy Nolimetangere, Rührmich­nichtan)。再者,必須要被提及的還有源自於北美的猖獗的豚草(Ambrosia artemisiifo­lia;希臘語的永生不死/希臘神話:天神的食物,其給予祂們永遠的青春以及永生不死),其至今已經幾乎無法被阻止了。在此之外,還存在著眾多其它被帶進到歐洲之中(以及其他國家之中)的植物,好比說,在歐洲之中的大豕草(Heracleum mantegaz­zianum),亦稱作巨獨活草(Herkuleskraut)以及巨獨活半灌木(Herkulesstaude),會長到五公尺高,而且對此需要特別地描述,因為它不僅只是一個惱人的雜草而已,還必須被稱之為入侵的外來物種以及來犯的新植物,其廣泛地分布並且不給其他植物有任何餘地。它的種子飛出去並且特別經常萌生於溪流與河川旁,以及在荒地上和道路旁,而且也會進到花園之中。它定居在那個營養豐富的地方,其不會太過於乾燥。每個植株形成種子在10000到50000個之間,其甚至具有漂浮在水上的能力。它會對人的身體造成嚴重的燒燙傷,如果他接觸到大豕草的汁液的話。接觸到的人一開始會感到一股灼熱感於皮膚上,接著是一個腫脹,其可以一直發展形成到泡狀並且破裂。根據太陽光的影響,最嚴重的情況在大約兩天後會被達到。這棵植物的汁液含有所謂的呋喃香豆素,其在與太陽射線結合後導致二級燒燙傷。因此,光線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意即它會引發光毒性反應。所以,在接觸到大豕草的侵略性汁液後,首先要避免的是光線。而且對太陽光線的防護應當在情況減弱之後仍持續保持。該症狀在門診的話,舉例來說,可以被以止痛劑、可的松乳膏以及透過冷卻的方式來治療。

而持續變得更加極端的天氣狀況的惡化將導致更進一步的災難,以及肥沃土壤的喪失,水體被化學物質、人類的和動物的排泄物、家庭廢棄物、工業廢棄物、所有種類的塑膠、抗生素以及化學肥料等等給嚴重地汙染。還有,海洋等等的酸化,殺蟲劑、除草劑、新菸鹼類殺蟲劑和各式各樣其他的毒物的施灑,以及工業的與暖器的廢氣以及來自汽車與其他內燃機的排氣將危害與破壞生物的多樣性。所有屬與種的兩棲類、植物、動物、昆蟲、爬蟲類、甲蟲、水生生物和其他所有種類的小動物全部每年約有50000種消失。而且如果照這個規模持續下去的話,那麼這將是絕對有可能的,意即到2100年前所有生物,如植物、動物與小動物等等的所有屬與種的全部的一半將已經絕跡(專業計算顯示約30%的兩棲類、24%的哺乳類動物以及12%的鳥類)。在這情況之中的還有海洋生物,對此被計算出 – 過度捕撈若沒有被停止的話 – 最晚直到2050年漁業將有可能會不復存在,因為海洋與所有水體將會被根本完全地捕撈殆盡。如果真的到達這個地步,那麼這意味著,超過15億人他們的生命唯一仰賴的蛋白質來源將被剝奪。這也意味著所有多數的地球人類將不再有任何機會可以再去利用魚類和其他海洋與水生生物作為食物。

如果環境汙染在第三世界的,或說是,發展中的、工業的以及新興的國家之中被觀察,那麼必須要被認知到的是,這基於增長的原料開採以及飛快的工業化而持續不斷地擴大,儘管多年以來環境汙染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國家之中是被降低的。再者,對此,這事實必須被提及,意即如果如此的決議被定案,這整體甚至連杯水車薪都不是,因為當這樣的決議被轉變到現實之中的時候 – 10或20年等等 – ,世界人口每年也進一步地成長約1億,這意味著,這決議直到它被落實之時早就已經再次嚴重過時了,而問題則比決議被定案的時候來得還要更加嚴重。如果連帶所有自然的與非自然的死亡事件,按照當今全世界的人口成長平均為每年1億人來看,那麼人口過剩的增長在接下來的35年直到2050年將額外添加35億人,其充斥並且迫害地球。如果在2015年地球人類在真實之中必須被以超過85億的數量來如此計算的話 – 根據普雷亞恆的明確澄清而且與地球統計學家的錯誤聲稱和計算不同,其以2015年只有大約74億的觀點出發並且相信,在2050年將會「只有」90億人充斥著地球 – ,那麼這在2050年將會有115 – 120億人,其過份地充斥著地球,並且以他們的人性墮落的圖謀繼續地引發極多的不幸在整個自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在氣候、海洋與水體之上,在土地、地球本身之上,以及在已經非常糟糕的人類社會的道德的生活素質之上。而這正是因為沒有針對根本的惡劣來著手進行,而只有一個症狀控制被從事,因為基本上整個惡劣的起源必須被對付,也就是猖獗的人口過剩,其繼續不斷地成長,而且沒有被一個全球的生育控管給阻止。對於全世界的困境與災難的整體還必須被提到,尤其是被世界貿易組織(WTO)所促進的貿易壁壘的撤除已經導致許多國家破壞了對於環境與消費者的保護的法律。在這全部之中,受苦的不僅是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還有氣候和整個星球,當然也包括人類,因為他們的健康受到極大的傷害,對此,空氣汙染扮演著一個具有決定性的角色,透過它,全世界每年有四百萬人因此而死去。再者,也必須要被感到悲痛的是,全世界每年也有六千萬人死於疾病,而且固然是由於攝取到化學的以及主要是細菌汙染的水以及同樣充滿細菌的食物。這個關於飲用水的情況將會變得非常棘手而且自相矛盾,因為,一方面,水由於持續的乾旱而變得越來越缺乏,在此同時,另一方面,強降雨導致許多地方有數十萬人必須強烈地擔心他們的飲用水,因為這透過來自商業的花園以及農業等等的被沖刷的肥料而被毒化,對此也形成有毒的藻華在巨大的規模之中。飲用水基於各式各樣的土壤與水體的化學汙染而被毒化,特別是透過化學肥料如磷與氮,還有透過殺蟲劑、除草劑與新菸鹼類殺蟲劑,其被帶進到園藝、農業以及各式各樣的種植園之中。化學物質自然也進入到地下水中,並且藉此再次進入到飲用水循環之中。特別是在暖和的天氣,所有化學物質將導致藍綠菌爆炸性的繁殖,或說是,造成所謂的藻華,在也被作為飲用水供應源使用的開放水體之中。這在視覺上呈現出如藍綠色的水質染色,以及如紋影型態與綠色的藻類地毯在水的表面上。關於此細菌型態的整體對人類造成一個急迫的威脅,因為細菌會產生許多種類的毒素,其自然會使水毒化,其如果被飲用或者只是被使用於刷牙或烹煮,將會引發腹瀉、嘔吐與噁心以及對於肝臟與腎臟的危險損害。透過對水的加熱與烹煮使得毒性濃度更加可觀地升高,因此,透過這樣的方式,情況有可能發展得甚至更加危急,相較於如果沒有加熱或煮沸而被使用的水的情況來說。

必須要被感到悲痛的還有,那垃圾產量於全世界龐大地而且控制不住地上升,而且固然特別是在工業國家,對此,一方面是越來越少地方可以被用作開放性的垃圾掩埋場,其無論如何都會毒害與汙染環境並且散播疾病,而另一方面對於所有種類的既有垃圾以正確的方式而有效地處理完成被進行得太少。將垃圾以正確的方式處理完成意味著,所有要被加工處理成灰燼的東西,被火化、被去除毒性,並且在某個形式之中可以再次以有益的方式被使用,這在一切可以回收的東西皆被回收的同時也被處理完成,並且被供應於新的產品。然而,並沒有如此,而是,一方面,整個環境藉由全世界持續變得更加龐大的垃圾而被毀容,因為這被不負責任的公民輕易地丟棄在田野、水體、海洋與森林之中,其藉此而危害自然與動物群和植物群以及整個生態系統。另一方面,這也涉及到政府機構與政府以及垃圾處理公司,其在關於「垃圾處理」這方面犯罪地且不負責任地行事,而且固然在這之中,他們將既有的垃圾山用船運往貧窮的國家,以及新興的與發展中的國家,其本身具有他們自己無法掌控的巨大垃圾量。事實是,在這些國家之中只有一小部分的垃圾量被收集,而在此同時大量的剩餘部分則被輕易地丟棄在街道、田野與草地上,以及在地方上的水體之中,以及在海洋之中而污染與毒害這些與整個環境。對此,特別是,塑料和其他塑膠垃圾,其為極度嚴重的問題,因為這根據其種類的不同而至少要100至700年之後才會完全地分解。特別是這種垃圾積累在地方上的水體之中以及在海洋之中,並且於當今的時間在某些海洋漂流漩渦之中形成數平方公里的巨大地毯。但這還不是全部,因為,除此之外,塑料和其它的塑膠垃圾在時間的推移下透過水體與海洋的波浪運動,以及透過太陽的紫外線而被磨碎成粉末,並且一方面如此地進入到魚類和其他水生生物的食物之中,另一方面藉此也進入到食用魚類和其它的水生生物的人類的食物鏈之中。必須要說的還有,各種環境汙染不只讓死亡區域在水體中、在陸地上以及在海洋中急遽地發展開來,還有關於肥沃的生態區的毒化與破壞也是,其對於生物多樣性具有極為重大的意義。這樣的死亡區域 – 其透過巨大的環境污染以及透過藉由硝酸鹽與磷酸鹽等等的農業土地的過度施肥而產生 – 於當前的時代涵蓋全世界超過3200平方公里,而且固然連帶著肥料被沖刷到溪水、河流、湖泊與海洋之中,並且在此之中致生巨大的傷害,對此,它們引發龐大的海藻地毯在其中,透過這樣的方式,水生動物與水生植物世界被侵害,甚至被完全消滅。在水中死去的植物以及水生動物等等需要對它們分解的細菌,其對於它們自己的存在如此地需要許多的氧氣,意即氧氣對於其他的水生生物與水生植物將不再充足,因此既沒有魚類也沒有螃蟹和貝類或其他水生動物能夠繼續生存下去,更不用說自然的水生植物 – 僅除了某些具有破壞作用的藻類。對此必須要說的還有,這類的死亡區域特別是出現在溫暖的與炎熱的季節,如春天、夏天與秋天,因為水體通常在這些時期沒有被風暴鞭打,對此,風暴通常會導致水被以更多的氧氣給飽和化,相較於沒有風暴的時期的情況。

連帶著透過地球人類本身的災難性的環境汙染與環境破壞,由於所有透過人口過剩的人性的墮落的不負責任的圖謀,地球和所有生命透過氣候變遷而受到傷害,藉此人類的未來光是由這些看起來就非常地黯淡。而如我所言,地球人類本身對此是有咎責的,因為透過二氧化碳的排放,其透過各種排氣量大的工作機器、森林業、商業、加熱設備、工業、煤炭以及其他製造廢氣的發電廠,以及透過農業、數十億倍的住戶,汽車的、柴油鐵路的、飛機的以及船隻的交通,以及透過毫無意義的而且不負責任的賽車運動等等而被引發,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已經被提升到無法估量的境界了。這些引發了氣候變遷,而且連帶著各種其它對自然、其動物群與植物群和人類的健康有害的因素。而且,事實是這樣的,意即這個二氧化碳排放量在與地球人口成長的關聯下持續進一步地上升,而且固然比自以為是的專家所計算出來的關於此的愚蠢且錯誤的預測來得還要多更多,其持續地以他們的愚昧說詞而完全錯誤地判斷,因為他們在他們的混亂計算之中沒有將持續成長的人口過剩納入考量,其共計每年約為1億。藉此,也沒有出現任何徹底的以及適應於實際狀況的應對措施,其唯獨僅只能夠建立在對於地球人口成長的節流之上,也就是,在一個涵蓋全世界的以及國家監控的生育控管的形式之中。而這個如果沒有發生,那麼二氧化碳排放量將進一步劇烈地上升,並且大約在接下來的15年內翻倍,透過這樣的方式,不可避免地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以及越來越頻繁的氣候成因的自然災難出現,而且將會帶來巨大的破壞,如在自然本身之中以及在人類的成就之上。而且,對此也將會有無數的人類生命必須要被感到悲痛,亦如先前所提及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將會更加氾濫一樣,這將會是無法避免的,因為持續上升的能源消耗將上升到無法估量的境界,因為根據人口的成長,越來越多人依此將會需要越來越多的能源。當然,這不只在工業國家是如此,在中國與印度這人口氾濫的發展中國家也是如此,光是它們就具有總共將近或大約30億的人口數量。而且,如果,在這些國家之中,經濟上的能源需求仍然被納入考量的話,那麼為此會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量。而且,透過煤炭與石油來運作的發電廠所排放出來的有毒的以及破壞氣候的廢氣,以及關於鋁、玻璃、鋼鐵和水泥等等所生產製造的產品,對於這些事情也同樣地已經不再能夠被負起責任了,包括對於整個地球人類社會的所有必需品的生產也是。而且,對此,也造成大規模的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且固然不僅是在新興國家之中,也在工業國家之中,因為無論是在富裕的還是貧窮的國家之中,持續不受控制地成長的人口過剩以及因此的消費是增長的。而且,對此,如果所有新興的以及發展中的國家被觀察的話,那麼以它們的情況來說,相較於工業國家,它們顯然有一個非常巨大的追趕需求,因為它們不想要落後於富裕國家在任何發展的形式之中,所以,因此也同樣地合理化持續成長的消費支出,僅只因為它們熱切渴望得到同樣昂貴的生活標準,如這在富裕的工業國家之中是佔有優勢的。因此,在未來的時間將會有愈來愈多私人汽車讓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上升,而且也會有愈來愈多環境污染和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的破壞,而且固然是在持續上升的人口過剩的關聯下。因此,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將在未來的時間非常劇烈地增長,而且固然是依照仍舊猖狂的人口過剩。而且因為全世界的海洋已經在很大的程度上被二氧化碳給飽和了,對此它將接收少許的二氧化碳。目前仍是如此,意即每一噸由人類所釋出的二氧化碳有超過一半進入到大氣之中,而剩下的則被全世界的海洋給接收與吸收。然而,全世界的海洋以及陸上的水體的水已經如此地被釋出的二氧化碳給飽和了,意即它們越來越無法接收二氧化碳,這意味著,大氣因此被負擔得愈來愈重,而且被超出負荷,並且變得對所有生命形式是有害健康的。對此,氣候變遷發揮了它的影響力,因為透過水體與海洋的表水層持續地變得暖和,水流的循環則會減緩,因此表水層將越來越無法向下沉。然而,這將導致二氧化碳不再能夠被運送至深處,而且營養豐富的水流則不再能夠向上抬升。藉此,浮游植物自然會獲得較少的養分,這對於全世界的海洋的氧氣生產來說造成非常負面的後果,而且對於魚類和其他水生生物來說自然也是,對其食物鏈而言,浮游生物有著巨大的以及基本的重要性。

連帶著二氧化碳,地球人類也製造出其他的氣體,好比說,甲烷與笑氣,其充斥並毒害大氣,而且自然地也對地球暖化付出了貢獻。不證自明地,氣溶膠也必須被提及,特別是最小的煤煙粒子,其囤積在大氣層的最下層(對流層)之中並且對氣候造成損害。另外,人類所產生的能量有一大部分作為廢熱而非常有害地影響著大氣與氣候,因為它只有非常少的一部份會發散到外太空之中,因此廢熱的最大規模在直接的大氣環境之中停留,並且廣泛地造成有害的影響,並且飛快地促進氣候變遷,其自然不是緩慢且平穩地進行著,而是基於反饋而更加快速地向前邁進。對此,這整體,除了其它事情之外,也導致高溫的產生,好比說,在亞馬遜森林不斷地有更多的水被蒸發,相較於如果是在通常的情況下的話。這個因素自然不可避免地導致雨林也深受其害並且枯萎,其再次造成 – 並非只有透過叢林的砍伐 – 二氧化碳藉此被釋出,而且固然是透過枯死的樹木與植物的分解與降解。一個更進一步的後果是土地的、樹木與植物的乾枯,這導致透過某個自然的或者透過人類而引發的因素而產生大火,其再次製造出猛烈的二氧化碳量。此外,二氧化碳的攀升也仍然以其他的方式加速,而且固然因為山脈的永凍岩層與永凍土層透過氣候暖化而大面積地溶化,對此光是在永凍土層之中就被儲存著超過1.6兆噸的二氧化碳。自從工業化開始以來,「恰好」已經有1100億噸被地球人類釋放。除此之外,連帶著二氧化碳,巨大規模的甲烷氣體被約束在永凍土層之中,其對於氣候的影響比二氧化碳來得還要糟糕,如果這個溫室氣體大約比二氧化碳來得有效30倍這件事情被理解到的話。更多大量的甲烷也被約束在全世界的海床上的被冰凍的沉積物之中,它從這透過地球的運動和熱量等等而脫離並且進入到大氣之中。如果達到這個甲烷氣體由於海水的暖化而融化的程度,那麼這將導致世界均溫更加劇烈地變化,並且上升直到攝氏7度或8度。然而,這還不是全部,因為非常巨大的甲烷數量也被數百萬的牲畜所製造產生,包括乳牛、牛隻、豬隻與家禽等等,其作為被屠宰的動物以提供肉類產品等等,以求去藉由肉類來餵養人類以及他們的寵物,而牠們的數量基於不斷成長的肉類需求而持續地攀升。如果肉類製品在當前的時間被地球人類 – 不包含寵物 – 消耗每年約3.6億噸的話,那麼對此直到2050年將會有大約5.3億噸。不爭的事實是,二氧化碳的排放透過飛快地成長的人口過剩正不停地增加當中,而且固然是透過各種不同的人口過剩造成的原因,如持續上升的各種機動車的使用,以及透過汽車、船隻、飛機與其它移動工具。然而,持續攀升的各種工作機器的使用也是,其排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而且無數機動化的競速車輛也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在此同時,肉類產品則由動物、家禽與小動物產生巨大數量的甲烷。而這並非只發生在今天的時間之中而已,而是在未來之中也會是如此。這整體早在幾十年前便已經實際地發生了,而且固然自從不停上升的人口過剩的開始以及其人性的墮落和犯罪的圖謀在化學、對於許多水體的不負責任的剝削與毒化以及消滅、戰爭、各種資源的過度開發、科技的發展、環境的毒害、環境的破壞以及自然與其動物群和植物群的破壞等等的關聯之中。作為來自一切的 – 其具有數千個,而無法被全部一一列舉 – 不可避免的後果將透過人性墮落的、違法的、甚至是犯罪的圖謀,其必然在過去和現在皆源自於人口過剩,而損害氣候在慘烈的方式之中,因此,影響全世界的氣候變遷從今以後將會帶來更多的自然災難。藉此,在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被引發出巨大的變化,其轉變整個生態系統,並且在此之中致生無法想像的破壞與毀滅。此外,在人類的生活本身之中也出現災難性的影響在持續成長的程度之中,而且,固然特別是在不斷上升的失業的形式之中、在對於申請避難者、外國人、人民、鄰居和宗教的仇恨的形式之中,以及在能源短缺、難民潮、飢荒、新疾病與瘟疫、水與生存空間的短缺以及持續成長的組織化的違法與犯罪的形式之中。在人們之間的漠不關心將變得更加極端,如困苦與苦難、敵意與怨恨也是,然而對於人類生命則變得越來越沒有被體念以尊重、專注、尊嚴與價值,因此,越來越多人由於厭倦於生命以及怯懦於生命而自殺,而且越來越多的人出於恐懼、妒忌、仇恨、對權能或金錢的貪婪、爭吵,以及由於心理病態的偏執的激動情緒與人性的墮落而被謀殺或欺凌。在這樣的方式之中,家庭鬧劇和致命的家庭悲劇以及自殺也同樣地將會上升,還有失去理智的心理病態的偏執的忌妒者、仇恨者、復仇者、控制狂、教派者以及其它包括男性與女性的犯罪者的謀殺的激動情緒也是如此。而且許多將會如此地墮落人性,意即更多的大規模謀殺將會出現,而且將會帶給人們非常多的苦痛。但這還不是全部,因為在未來之中將會有更多懷有惡意的爭鬥、殺害、戰爭、恐怖行動和內戰被記錄下來,其透過軍事高官、國家強權、形形色色的恐怖組織 – 如那九頭蛇般的伊斯蘭主義者之國伴隨著它在許多不同的國家之中持續新興的犯罪分支 – 而被貫徹,對此只被軍事的與國家的負責人不足夠地以及有氣無力地介入處理。而且如果一個這樣的組織被鬥爭與消滅,那麼對此,如勒拿的九頭蛇一般,出現兩個新的謀殺的分支,其暴怒、謀殺、破壞與摧殘在最糟糕的形式中。必須要說的還有戰爭與恐怖行動,其透過獨裁者、控制狂、政治家,以及宗教的與教派的狂熱者,以及由於醫藥的、食物的短缺,或說是,食糧的、水資源的短缺而被引發。然而,懷有惡意的各種形式的種族仇恨也將會變得極端而且更加嚴重,特別是透過更加猖獗的難民甚至還會被促進,其來自於各種不同的獨裁的與仇視人類的國家,對此有許多難民從該國家逃離。明目張膽的種族恐怖和種族戰爭將透過懷有惡意的種族的仇恨團體以及種族主義者的組織在非常強烈的以及嚴重的形式之中必須被感到害怕,如這在2015年的今天情況也仍舊是如此。而關於此將會有私人的團體組織以及新的與類似取向的組織,好比說,在新納粹、亞利安兄弟會和亞利安民族等等的形式之中,其自從20世紀以來在歐洲、俄羅斯和美國以及其他各種不同的國家之中存在著,而且同樣地懷有惡意地以及甚至是謀殺地運作著,而且如三K黨一樣暴怒,其已經自從19世紀以來對於在美國之中無數的種族謀殺是要負責任的。另外,在關於人類成就這方面的破壞在未來也會持續地增長,而且固然是透過人類本身的人性的墮落、懷有惡意以及蓄意的惡劣,以及透過持續增長的自然災難。還有,仇恨、妒忌與冷漠無情以及關係疏離將全面地在人類之間更進一步地蔓延擴散,而且人類生命的價值也將持續更加地被輕視,因此身體與生命被毫無顧忌地墮落人性地懷有惡意地以及蓄意惡劣地傷害與謀殺。而且所有種類的貪婪、惡習和成癮也同樣將會如謀殺和殺害一樣地攀升,而且固然也在家庭、學校與團體組織之中,對此,宗教的、狂熱的教派以及心理病態的偏執的人性的墮落同樣也將會是基本的形式,亦如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層面的障礙以及洗腦形式的因素和對現實的陌生以及毫無良心等等也是。

現在,不爭的事實是 – 即使這至今仍被發瘋的自以為是的人以及「專家」還有不負責任的「科學家」等等所爭論,其為此而被毫無良心的聯合企業所支付 – ,意即至今所發生的以及繼續強烈地上升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對於全世界的溫度上升是有咎責的,其依此直到2100年可以多出6度或者甚至是8度。對此,事實還有,熱帶氣旋隨著大氣暖化的每一度而增長多達35%。然而,這還不是全部,因為北極與南極將會受到溫度上升所影響,因此它們的冰層厚度由於融化的關係而減少,如這在關於整個地球上的所有山脈冰川的情況也是如此。如果氣候暖化如至今一樣在相同的框架之中繼續發展下去的話 – 同樣透過在每個層面之中的人性的墮落,其出現作為人口過剩的結果 – ,那麼在25年內北極在夏天期間會是沒有結冰的。而且,如果對此被思量一次,意即北極的結冰面積曾經一度有700萬平方公里,然而,今天只有大約300萬平方公里,那麼這整體將呈現一個黯淡的未來景象,對此也意味著,透過這樣的方式,地球暖化還會繼續攀升,因為事實是這樣的,當結冰面積越來越小,那麼太陽光將被反射的越來越少。另一個關於氣候變遷與融冰的因素也會藉此而發生,意即海平面上升,而且固然現在每年大約是4.5毫米。因此,可以輕易地被計算出,海水上升直到2100年時已經必須被以數公尺來測量了。根據計算,海平面的上升應該大約45%是由冰蓋的融化所貢獻的,而大約55%應該是由氣溫上升和海水與此有關的膨脹而被造成的。關於海洋必須要說的還有,意即在北海的沿岸國家必須對較高的風暴潮有所準備,因為這直到21世紀結束之前將會比至今以來還要高出1.50公尺。光是海平面上升至55–60公分就將已經會對如河岸林地、淺水區域和鹽沼這樣充滿價值的生命空間造成破壞。在北海與波羅的海的海平面上升至一公尺的情況下,15000平方公里的沿岸與腹地將沒入水面下,然而,對此該國家很大一部份將位於水線之下,其目前被大約4百萬人居住與經營。此外,然而,對於歐洲還有著另一個具有威脅的可能情況,也就是透過大氣的暖化而發生墨西哥灣流的一個崩潰,並且能夠使整個歐洲突然陷入一個新的冰河時期,然而,對此現在還不必被有可能地設想,但是必須在特定的情況下被納入考量。氣候變遷也導致地球本身持續有更多的以及更加強烈的地理變化,像是由於永凍土層的融化以及透過暴雨而山崩、土石流、泥石流。在地表上以及在海床上出現地幔裂口,並且因此也出現巨大的地幔位移,連帶著浩大的原始世界的颶風和海嘯持續不斷地突然出現於地球上,致生災難性的破壞於自然之中,以及人類的各種建築物之上,並且造成數千萬人喪命。自古以來的自然法則將不再適用,而且劇烈地轉變成新的形式,其導致新的地理的以及自然形式的變動,對此,人類必然一定要適應於此 – 或者,如果他不這樣做,那麼他將會滅亡。而關於適應,這整體也意味著,一個全世界的生育停止以及由此而產生的不證自明的一個全球的生育控管必須出現,而且對此也是如此,意即所有對自然、動物群、植物群以及氣候造成破壞的以及全世界上所有其他人性墮落的各種圖謀最終必須被結束。

然而,還有另一個可能的情況,也就是,直到2100年全球升溫將導致惡劣的旱災,而且亞馬遜雨林也將會被拉進到共同的苦難之中,並且多達75%將被摧毀,如果所有破壞如此地繼續發展,如這些透過人性墮落的人口過剩的圖謀而被產生。然而,對此,已經是清楚的了,意即地球人類以及其政府和所有負責人將不會採具任何措施,以求去阻止世界人口的成長,如這透過一個合乎目的的生育停止和一個徹底的生育監控在全世界的形式之中將會是必要的。然而,關於亞馬遜地區的破壞這也將會是如此,對於它在最好的情況下,被破壞的雨林地區將變成草地與灌木的熱帶疏林莽原 – 或者變成毫無生機的荒野。但是這還不是全部,因為還有南歐和美國西南部,以及西南亞、沙哈拉以南的非洲、中東,以及澳洲的廣大部分將可能會在未來之中陷入具有破壞性的旱季,其接著將非常不利地確定地區性的氣候。必然地,更多的灌木與森林地區將會持續地出現,並且對此遠遠超出至今所知道的一切。而這個新的旱季也將會導致農作物收成的巨大虧損於世界各處,對此,這也已經無法再被改變。另外,關於不尋常地巨大的洪水的危險也將會上升,好比說,在南美洲西部,以及紐西蘭、澳洲北部和中國大陸東部等等,然而,在此同時,在最溫和的地區,如歐洲北部、加拿大和南美洲,其中大量的有用的農業耕地將會出現,其由於氣候變遷而產生,這接著自然會導致較高的農作物收成量可以被帶來,因為各種不同的食用植物與野生植物在較高的二氧化碳含量的情況下生長的更為良好與快速。而且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意即其他外來的動物、鳥類和所有來自國外的外來的陸生與水生動物將會適應當地的生態並且定居下來,而且固然不僅是透過由於犯罪的全球化的引進,還有透過一個取決於氣候條件的直接移入。

現在,以及在未來之中,氣候變遷將致生巨大的損害與破壞於貧窮的國家之中,然而,對此,工業國家也無法倖免於此。以整體和全世界來看,基於氣候變遷、其影響與自然災難、損害 – 以瑞士法郎來計算 – 將上升到數千兆的高度。唯有如果對於全世界的海平面上升被思考過一次,如果它已經上升至半公尺,那麼大約1.4億座位於沿岸的城市將受到威脅,那麼可以概略地被計算出,巨大的人類成就和資產透過持續上升的水而被破壞,其同樣地必須被以數千兆的瑞士法郎來計算作為損害的價值。然而,被預期的可能的情況可以發展如此地遙遠,意即甚至整個城市都有可能會消失於地表之上,好比說,馬爾地夫的大約1200座的島嶼,因為其最高海拔正好只有2.40公尺。而且,如果海平面只有向上增加半公尺,這將意味著 – 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性將也會如此地成真 – ,意即島嶼的很大一部份將變得無法被居住。另外,必須要被提及的是,海水透過地球的暖化總是一再地向陸地推進,而且固然也將會到達被用來種植糧食的耕地,以及生活必須的地下水之中,其提供人們作為飲用水以及用於農地的灌溉用水。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的最大的受害者實際有效地,如先前所述,是貧窮的國家以及其人民,雖然他們對於地球暖化整體來說只恰好貢獻了較小的一部份,然而這將會繼續是如此。而對於資源必須要提到的是,其在這些國家之中透過工業國家的聯合企業而被洗劫一空,所以,這個貧窮國家的人們對此幾乎或者根本沒有參與 – 如果他們在他們的國家之中確實具有資源。然而,這還不是全部,因為在貧窮的國家之中光是透過氣候變遷的後果便會浮現出不再能夠被應付的問題。對此,如果即將到來的乾旱被談論的話,其將會不可避免地到來,那麼貧脊的土地將會乾涸,而且甚至會變得完全長不出植物來,因此飢荒也如先前所述地將會上升。除此之外,水源透過乾旱將會枯竭,透過這樣的方式,人們與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將會面對一個如此的水源短缺,意即人類以及動物群與植物群的死亡將會更加地嚴重。透過乾旱,水體以及航運固然透過水位下降的影響也將會受害,包括水力發電廠也是,因為從自然中取出來的水遠遠超過一半將被使用於能源經濟,特別是在關於核能發電廠這方面,其需要河水來冷卻它的設備。所以,未來將會是如此,如果這些發電廠沒有出於理性的原因而提前被關閉,意即這接著必須被進行,如果水源短缺不再允許水被耗費於這樣的發電廠。對此,相對地,同時還有持續上升的空調的能源費用以及家庭用戶、農業與工業的每天的能量消耗,而且固然在不被制止的以及更加飛快地上升的人口過剩的關聯之中。另外,必須被感到悲痛的是,未來即將到來的炎熱與乾旱在歐洲的部分地區將導致農作物收成虧損,在此同時,然而,農業在其他區域則可以有良好的而且甚至是成長的產量,因為新的穀物品種被種植,其只需要非常些許的濕度,而且對於炎熱將會比現在的品種還要有抗受性。在歐洲部分地區之中,炎熱將會越來越頻繁地超過攝氏40度的標記,並且為人類帶來巨大的問題。關於森林,這將會透過持續上升的氣候暖化而造成雲杉的死亡,因為這個樹種需要一個較為寒冷的氣候。如此一來,像是楓樹、櫸木、橡木和南方的樹種,其較為抗熱與抗旱,將會取代北方的針葉樹木。因此,在整個歐洲之中,當地的樹木有很大一部份將由於氣候變遷而消失,對此,然而,如被提過的,更多來自南歐以及地球其他區域的物種將會同樣地落腳於歐洲,如這對於動物、昆蟲、鳥類、水生生物以及各式各樣的小動物來說也是這樣的情況。特別是,從此刻起,那些屬種最終將會在中歐與北歐定居下來,並且待上一整年,其至今以來只是春天、夏天與秋天的過客。因此,藉此這也清楚地被表明,意即未來冬天在整個歐洲之中將會變得比現今還要更加溫和與潮溼許多。透過這樣的方式,供熱需求自然將會到處都減少,如結霜和寒冷時期也將會強烈地減少。儘管如此,然而,嚴重的風暴和傾盆大雨將會出現在冬天之中,對此,許多洪水、泥石流和水災將會致生不幸和巨大的破壞,並且為人類帶來許多的苦痛、困苦與苦難。霜與雪將持續地變得更少,並且基於氣候變遷而因此可觀地衰退,而且固然大約直到900公尺以下的較低位置。這自然也將會造成冬季運動設施經營者的負擔,並且讓他們走向破產,因為山區將會是沒有積雪的。起初,滑雪道將會被以人造雪不理性地繼續,其固然再次需要巨大的能量與水量,直到這些不再能夠被籌集,而且其消耗最終必須被放棄或者被禁止。

關於中歐與北歐,在乾旱災難這方面,氣候變遷的影響將會比那些國家來得相對地少,其被乾旱災難引發巨大的變化,受到其影響,而且巨大的缺水也將會在此佔有優勢。儘管如此,然而,整個歐洲也將必然會受苦於乾旱以及缺水,對此,然而,還有原始世界的風暴和暴風雨以及嚴重的水災也會增加,而且關於此的這些將會致生巨大的災難、損害與破壞,並且造成許多人類喪命。自然地,年平均溫度也會長時間地上升,對此,直到2100年必須被以4度或者甚至7度來計算,而且固然是根據透過人口過剩更進一步的巨大的成長和人性的墮落的措施是如何地發展出更進一步的自然的、其動物群與植物群的破壞以及氣候變遷。然而,將會確定的是,夏天在整個歐洲之中將會變得更熱而且更乾,因此夏天溫度也將會在陰暗處上升到30度或超過。這意味著,接著居住在中歐與北歐的人們,其並不適應如此高的溫度,將會陷入生活的困難,因為對於支氣管與肺部的危害透過臭氧與煙霧而發生,而且透過熱衰竭或者心臟病發的持續上升的死亡率將必然會被感到悲痛。對於未來,在歐洲之中由於持續上升的氣候暖化必須被以一個溫度每增加一度死亡率就上升6%的方式來計算,只因為中歐與北歐人並不適應炎熱的高溫。這個歐洲廣泛的溫度上升,其伴隨著一個氣候區的轉移,然而,也連帶著新的疾病與瘟疫,像是特別是來自南部的國家的那種,對此,瘧疾 – 連同其他熱帶的疾病和嚴重的瘟疫 – 將會站在最前線的位置。然而,不只是未來的夏天,還有春天與秋天的時間也將會要求歐洲人在關於健康損害這方面付出代價,好比說,夏天初期透過蜱蟲的叮咬,藉此而引發萊姆病與腦膜炎(腦膜腦炎)。另外,皮膚癌也將會由於持續變得更加有侵略性的太陽光線而維持豐富的病例,而且固然不僅是在夏天的時間,還有在春天與秋天的時間也是。然而,透過氣候的變化,被施灑於自然食物之上的化學毒物也將會引發至今仍不被認識的變化,透過這樣的方式,越來越多人將會由於過敏以及腸胃道疾病而生病。

如果冰川在更進一步的後果中被觀察,那麼必須要說的是,光是未來具有威脅性的喜馬拉雅山脈冰川的融化對於超過十五億人將會變成一場災難,因為水源短缺將會以恐怖的後果要求它的犧牲者。光是在印度,如果巨大的乾旱到來,那麼貧瘠的農業的繼續生存將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問題,對此,大約人口的65 – 75%將會是直接受到影響的。然而,在中國大陸的北方地區 – 在其他國家也是 – 將會乾枯且荒涼,或者這將會像其他沙漠般的區域一樣不斷地擴張。所以,在未來,乾旱以及破壞性的水災和各式各樣的暴風雨和地震將會導致許多非洲的、中亞的和南亞的國家陷入一個國家的解體。而且,如此一來,如現今已經在巨大規模之中猖獗於全世界的難民 – 如這已經被預測於1950年代還有較晚的時間 – ,大量的人類遷移和人類逃難才正要開始。如果現在對於收容難民的國家每年仍是可以應付的數量,那麼在35–50年內難民將會變成大約是3–3.5億的數量,其由於氣候變遷以及其災難性的後果,還有負面的和糟糕的政治的、軍事的、宗教的與恐怖的動盪和圖謀的影響而離開他們的家鄉並且向其他國家尋求一個新的庇護,對此,特別是 – 如現今已經是如此 – 歐洲將會被偏愛。而且這在關於所有難民的規模是這樣的情況,其來自全世界,然而特別是出自於非洲與阿拉伯,並且以巨大的「靈魂出賣者」和搖搖欲墜的木船與橡皮艇登陸於義大利和希臘的小島或者大陸,如果他們在此之前沒有翻覆,掉入海中或者被拋出拖船而溺斃。因此,時間越長,- 而且固然已經從現在的時間開始了 – 越多 的難民潮將會變得更加地浩大與廣泛以及無法受到控管,而且固然不只是從非洲大陸來的,而是還有來自巴爾幹半島的以及東歐的國家,來自各個不同的南美洲的以及亞洲和近東與遠東的國家。所以,這些事情也會到來,而且固然已經從今天的時間開始了,意即藉此而發生的問題在關於難民潮這方面,被難民滲入或移入的國家將不再能夠透過國家的政府機關、政客、救援組織、保安力量來克服。因此,難民營由拆除的房屋、軍隊建物、木棚屋、貨櫃、帳篷區和野外營地等等而形成,其中遍布著無法防止的以及悲慘的衛生狀況,而且攻擊和爭吵伴隨著惡劣的後果將會發生在被一起擠在營地之中的不同國家的、宗教的、教派的和社會階級的難民之間。犯罪、疾病、瘟疫、謀殺和兇殺也會持續不停地猖獗,對此,一個不足夠的糧食與飲用水的供應也將會對於所有出現的惡劣貢獻更多。因此,在難民營之中也將會在短時間內遍布食物和水的困苦,並且在難民之間自行引發妒忌、仇恨、爭論以及打鬥,對此也將會造成傷者以及在特定的情況下將會造成死者。當時間越長,一個真正的難民的混亂在許多種類形式之中將出現得更多,還有對於所有國家的安全機構來說也是,如監控的、保衛的、警察的與海關的官員,無法克服的控管的、調控的以及監控的狀態和其他的問題將浮現於國家邊界以及國家本身之中。除此之外,在被尋求庇護的國家之中透過難民潮 – 大多是經濟難民,其特別地侵入到歐洲之中,以及其他的國家之中 – 將會越久而發生越多最嚴重的問題在國家的人民、其政府機構、政府、政客和政黨之中,涉及到自相矛盾的、假人道主義的擁護的以及反對的觀點與意見在關於持續增長的難民的接納或不接納,或說是,接收或拒絕,以及待遇、權利和再次驅逐出境這方面。透過難民已經進一步地發展至今的並且將會不可阻擋地繼續擴張到未來之中的事情是一個世界人口的混合,其不再能夠被阻止,因為已經於今天被確立的原因 – 也就是難民潮 – 出自於假人道主義的理由而無法被制止。因此,一個不可阻擋的以及全世界的種族與人民的混合也同樣地將會是無法避免的,以及由此而出現的一個新的混種人類,以及一個宗教以及其教派的混合,從而由此也將會引發好幾倍的敵對關係與仇恨。這整體透過氣候變遷將會在這樣的方式之中導致一個後果,然而,透過它,整個世界將會被拉進到共同的苦難之中,而且固然因為透過氣候的變動,軟弱與脆弱的國家的數量將會持續穩定地上升,由此而產生出難民潮。因此,這將會不證自明地導致更進一步的後果,意即在所有難民尋求庇護的國家之中將會發生嚴重的分配衝突,而且固然是在一個超越一切的氾濫的規模之中,而這至今已經在歐洲之中是如此的情況,因為歐盟獨裁政權向它的會員國下令,說他們必須接收多少數量的難民。

結論:這必須被清晰且明確地要求理智與理性,並且被表達出來;還有,對此也是,意即世界上的所有國家在未來也同樣必須非常徹底地限制各種排放以及資源的過度開發於全世界。除此之外,使用化學於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還有藉此的整個化學的以及與廢棄物相關的環境汙染、環境毒害與環境破壞必須馬上被禁止與終止,而且飛快地上升的人口過剩也必須被停止,對此,一個全世界的以及國家監控與掌握的生育控管必須要被非常快速地引進與貫徹。唯有如此,全面的人類悲劇才會有所減輕,其威脅地呈現於地球人類的命運的天空,並且已經於全世界帶來劇烈的、懷有惡意地負面的以及災難性的與破壞性的後果。
不只在空氣中的所有灰塵會改變氣候,值得一提的還有所有人類的人性的墮落與破壞的後果在關於自然、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以及氣候這方面也是。所有今天的自然災難的整體是對於氣候變遷的後果的一個深刻的警告:如果對此沒有被非常快速地反向調控的話,那麼地球最終將會連供給人類最必要的需求的能力都不復存在,因此對於不斷穩定上升的能源、食物與水的要求將不再能夠被滿足。如果一切沒有被進行在最好的框架之中的話,那麼所有透過人口過剩而引發的人性墮落的圖謀的整體將導致一個不可避免的、全面的人類悲劇。為此,全世界所有國家應當被要求去把握僅有的微小機會,以求去避免這個悲劇。然而,這最首先取決於此,意即一個監控的全世界的生育停止被達成,而且一個全世界的生育監控被引進,藉此人口過剩被快速地制約,而且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以及氣候能夠再次從所有已經透過人口過剩的人性墮落的圖謀而產生的破壞之中康復過來。時間早已超出許久了,由於仍舊是鬆弛的、白痴的、無用的以及無濟於事的國際氣候保護協議將會被通過,因為現在被要求的是理智與理性和一個堅定的、徹底的、清楚的、充滿好處與價值的作為,以求最終仍會去避免那未來正在逼近的地球人類的悲劇。

附錄 – 瑞士面積:如果瑞士的所有山脈與丘陵的整體面積被加到佔地面積尺寸上去計算,那麼瑞士整體面積涵蓋超過80000平方公里。瑞士的面積在過去與現在被如此地在學校之中被教導,是41285平方公里這麼大。然而,這是錯誤的,因為只有單純的佔地面積被計算,而沒有計算到所有山脈與丘陵的整體面積。瑞士至少是雙倍那麼大,也就是超過80000平方公里,如果整體佔地面積以及因此包含山脈與丘陵的面積,或說是,懸崖、岩石、坡地等等也被計算的話。非常精準的高程模型與快速計算機的最新測量與計算亦證實此事,如‹swisstopo›已經詳盡地為MTW(人類科技科學)計算了瑞士真正的表面積。41285平方公里只有可能因此會是正確的,如果所有山脈與丘陵在瑞士之中是完全扁平的話。

SSSC,2015年7月21日,22時39分
Billy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