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是如此地懷有惡意且持久強烈如折磨一般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沒有什麼是如此地懷有惡意且持久強烈如折磨一般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www.figu.org/ch/verein/periodika/sonder-bulletin/2004/nr-14/folter-0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8/01/08/沒有什麼是如此地懷有惡意且持久強烈如折磨一般/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 沒有什麼是如此地懷有惡意且持久強烈如折磨一般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Nichts ist so bösartig und nachhaltig wie Folter
沒有什麼是如此地懷有惡意且持久強烈如折磨一般

折磨具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形式,對此,這足以從心理恐怖一直延伸到強暴與謀殺,而且死刑也隸屬於此。折磨意味著在任何情況之中對於人類的刻意的、不人道的羞辱,或說是,屈辱,因此沒有任何折磨是被給定的,其也許不是透過羞辱/屈辱而受到壓印的。所以,羞辱,或說是,屈辱在任何情況之中總是隸屬於折磨,並且形成其真正的核心。羞辱/屈辱意味著,透過惡劣的、冷嘲熱諷的、妨害名譽的、虐待狂的以及藐視人類心理、身體與尊嚴的、惡劣的暴力而發生一個受折磨者的道德上的貶低。如果人被迫去裸體,那麼這個羞辱/屈辱可以比歐打或者其它任何種類的身體上的疼痛施加還要來得更加非常地殘忍與造成侵犯許多。

折磨總是意味著一個羞辱,一個透過不人道的暴力行動的人性墮落而受迫於人類身上的屈辱(然而,對此,動物也透過人性墮落的人們而受到折磨)。折磨這個概念,一方面表明羞辱/屈辱的行動以及進行的過程,以及受折磨者的思想與情感,另一方面,在此之中當然也包括進行折磨的卑鄙傢伙藉由他們的罪行以及虐待狂的思想與情感來對待受害者,還有受害者本身伴隨著他對於被實行在他身上的折磨行動的受到虐待的思想、情感、恐懼、驚嚇、疼痛、侮辱,以及羞恥,其透過思想與情感由於屈辱而爆發。

受折磨者能夠在許多各式各樣的方式之中做出反應,舉例來說,透過這樣的方式,意即他們透過羞辱/屈辱而感到他們自己毫無防衛能力,並且陷入無情與憂鬱,另一方面,其他人則能夠激動地起身反抗在攻擊性之中,並且同樣懷有惡意地以及墮落人性地反擊,對此,特別是,在此之後,往往針對折磨者或者其他人的羞辱/屈辱的行動也同樣地將會顯現。如果這件事情發生了,那麼復仇與報復的循環將開始不可停止地運轉,透過這樣的方式,透過受折磨者本身,新的折磨、屈辱與謀殺出現。然而,這不僅是由於仇恨、復仇與報復,也出自於一個危險的恐懼,其意圖去避免透過其他人的進一步的羞辱,或說是,屈辱。還有另一個形式是這樣的,意即受折磨者不讓他們自己受到壓抑,而且既沒有陷入無情,也沒有陷入憂鬱,而是轉向於此,去徹底且分析地思慮他們的狀況,以求不讓他們自己成為受害者,而且在每個關係之中總是堅不可摧地保持他們自身。在此方式之中,整個狀況被具有建設性地改變,而且既沒有一個心理上的損害,也沒有一個意識層面上的損害。

如果折磨的受害者被分析的話,那麼令人驚訝的發覺將會被得出,意即在最初的時候,那些受折磨者至少會產生仇恨、復仇情感和報復思想,其被暴露於最為極端的羞辱,或說是,屈辱。這個事實必須藉此而被解釋,意即受到不人道地折磨的人們準確地分析所有的折磨狀況,徹底地對此深思,並且認知到,什麼能夠在人類之中造成仇恨、復仇、報復以及各種折磨,並且引發墮落人性的結果。透過在自己的身驅上如此地充滿恐怖的經驗,他們體驗到殘忍的、人性墮落的現實與虐待狂,對此,他們遠遠地拒絕這一切,而且不想要其他人也遭受於此。他們的認知在關於折磨者的殘酷這方面之中將他們帶向於此,意即他們不以相同的事情來報復相同的事情。透過他們充滿恐怖的經驗與體驗,作為折磨的受害者,他們更加地成為真正的人類,因為巨大的苦痛在理性思考的人類之中也造成人格個性與個人特質的一個巨大的成熟,然而,在此同時,微小的或者毫無任何的苦痛則促進幻想,其立基在仇恨、復仇與報復之中。

相反於嚴重的受折磨者,其經常是有妥協準備的,存在著人們,其僅只必須遭受到少許的折磨,或者幸好根本從來沒有陷入到被以某種方式折磨的狀態,因為在這些人們之間可以被發現到有許多人,其受苦於滿滿的仇恨、復仇思想和報復慾。所以,在這些人之間有許多人,其犯下自殺式暗殺,甚至折磨與謀殺其他的人們,以求去按照慣例來冷卻他們自己的怒氣在無辜者身上,然而,在此同時,他們是太過於懦弱的,以致於無法去接近有責任的以及有咎責的人們。這往往是年輕的、沒有經驗的以及不成熟的人們,其透過仇恨的宣傳而受到煽動,並且被驅使到死亡之中,以及朝向對於不參與者的折磨。

羞辱,或說是,屈辱,透過各種折磨,自古以來便不只是被調適於人類個體而已,而且也呈現出一個人性墮落的政治的推動力,其也許是所有戰爭的幫兇以及其發號施令者的最危險的以及最沒有人性的武器。各種的羞辱,或說是,屈辱,以及各個形式的折磨是那些腐敗的國家強權者的最巨大的潛能,其毫無良心地、自私專斷地、違法地以及鄙視人類生命地讓人們遭受大屠殺,或者根據可能性也親自謀殺。他們,那些違法的國家強權者以及他們的渴望血液的幫兇,還有在國家權能之外被組織的政治的以及宗教的樣式的瘋狂的以及狂熱的恐怖份子,對於和平來說,是最巨大的以及最惡劣的障礙,對此,和平從來無法實現,只要這些瘋狂的人們,這些進行折磨的卑鄙傢伙、違法的國家強權者以及他們的歡呼的嚎叫者仍是在工作的,並且散播折磨、死亡、破壞與毀滅的話。

作者: 邁爾 E. (‘比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