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人會成為他現在的樣子,以及對抗憂鬱症的奮鬥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為何人會成為他現在的樣子,以及對抗憂鬱症的奮鬥(第50頁)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s://au.figu.org/human_genetics.html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8/01/20/為何人會成為他現在的樣子,以及對抗憂鬱症的奮/
資訊註釋:
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為何人會成為他現在的樣子,以及對抗憂鬱症的奮鬥(第50頁)
原創說明:Copyright©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 Warum der Mensch das wird, was er ist und Kampf den Depressionen
  • von ‹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 (Seite 50)
  • 為何人會成為他現在的樣子,以及對抗憂鬱症的奮鬥
  • 來自比利·愛德華·艾爾巴·邁爾
  • (第50頁)

為何人會成為他現在的樣子,以及成為普遍出於基因的遺傳而在惡劣、不良之上,以及在素質、人格特徵與病態之上一直到憂鬱症所發生的樣子

透過普雷亞恆人(Plejaren)的研究,人類的基因組在數千年之前就已經被解碼破譯了,然而,這在地球的科學家的情況之中,其致力於基因組,而且也因此致力於遺傳性質,在相對較短的時間之前才首次發生了 – 大約在二十年前。而且,從那時起,新的基因一再地被發現,好比說,癌症基因、肥胖基因、同性戀基因等等。所以,自從數十年以來,疾病與許多各式各樣輕微的以及嚴重的苦痛等等的基因的以及環境相關的先決條件被研究,對此,在關於此方面,非常龐大的數據集被匯聚了,而且仍會繼續被匯聚下去。然而,仍然總是有許多的研究是必要的,以求去揭露越來越多基因的祕密,然而,對此,地球的科學家與研究者在關於此方面仍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會接近普雷亞恆人的認知與知識。普雷亞恆人史法茲(Sfath)於1942–1953,以及普塔(Ptaah)自1975–2012年在關於此方面所教導的事情從現在起應當被釋出,並且被公開地提及。這是非常重要的認知,其 – 連同先知者諾可迪米恩(Nokodemion)的記憶庫紀錄 – 應當接著被部分地解釋說明描述如下。

基因並非一個因素,其簡單地被遺傳而已,而是也會被人類給影響,並且藉此能夠在它的被遺傳的運作模式之中被改變朝向負面或是正面。所以,人類可以根據自己的斟酌考量與意志而操控與重新編程他的被遺傳給他的基因,而且固然是透過他的思想與情感,以及透過他的生活作風和他的行為模式在所有的變異之中。原則上,在此情況之中,對於人類來說,本質與環境這兩個因素在生命之中扮演著一個基本的角色,因為這些總是在任何情況之中共同相互作用,而且因此並非簡單地交替發揮作用而已。所以,所有的因素實際上都是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的,包括人類的遺傳配備,還有家庭與氛圍,在此之中,他被誕生、扶養與教養。這件事情,以及人類如何地生活,在他的遺傳性質之中遺留下了痕跡,如環境影響也是,而且深度根本地以及在最重要的方式之中還有他的思想與情感。在這一切之中,營養也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所有的毒素也是,對此,他面臨它們在食物與環境之中,而且他免不了會將它們給吸收到他自己的身體器官之中。此外,所有的事情,其日日夜夜地在環境之中圍繞著人類,在他之中以及在他的基因之中遺留下了它們的痕跡,因為,整體來說,一切在思想的情感的層面的以及表徵遺傳的過程之中運行(表徵遺傳 = 大致上: 外來的權能在大腦與基因之中),其與基因共同決定由此所要產生的事情。基本上,藉此也被確定 – 對此,思想與情感的世界總是意味著最重要的因素 – ,人是否更加傾向於疾病或健康,他是否活潑,還是昏睡,活躍、不活躍,正面或負面、樂觀或悲觀、肥胖、厭食還是正常體重的等等。整體來說,這一切屬於生活作風,或說是,生命導引的種類,對此,人類依照所有這些因素而形成它,而且,真正的生命轉變也附加於此,其涉及到生命導引的種類在關於合乎良好風氣的以及有道德的行為在生命之中。這一切在人類之中會改變他的生物學的性質,而且固然在此之後也是,如果在基因之中的所有素質等等是預先被穩固地給定的,因為在生命的進程之中,透過思想與情感,連同透過環境的外在影響一起,根本的化學變化在遺傳物質上發生。改變荷爾蒙的毒素與化學物質等等是具有決定性的因素,其固然無法改變DNA-結構,或說是,基因類型(人類的,或說是,一個生物的遺傳因素的整體),然而,能夠改變活動性、表現類型(所有特徵的總和)。事實是,化學的標記在子細胞上被轉傳,並且確定,一個基因是否被讀取或者被停歇。分子的改變在基因組上確定健康的以及疾病層面的後果,舉例來說,雙酚A會損害大腦,而且還能夠產生許多不同的癌症種類。

環境影響改變人類的生物學性質 – 也包括無數其它的地球的生命形式 – ,對此,這些影響透過人類的成就而被引發,如透過許多各式各樣的有毒的排放透過燃料如柴油、汽油與石油等等,還有透過改變荷爾蒙的化學物質在塑膠與其它的東西之中,以及透過化學的各種藥物、酒精與毒品也是。另外,必須被提及的還有食物,其如同思想與情感、壓力、冥想與行為模式一樣會改變遺傳物質。所有這些因素 – 連同許多其它的 – 會引發確定的變更。勤奮的以及有規律的進行冥想會強化與轉變大腦結構,然而,相反地,透過壓力,它則會受到損害,如神經系統也是,透過這樣的方式,憂鬱症和許多各式各樣的病症被引發出來。對此,恐懼也是一個極度負面的因素,包括依從性或壓抑等等也是。然而,事實是,在人類的情況之中,非凡之多的環境因素引起憂鬱症,並且達到這樣的程度,其幾乎無法被忽視,並且如此強烈地塑造遺傳物質,意即它確定人是誰以及什麼樣子。對此,表徵遺傳的機制影響遺傳物質在一個如此強烈的方式之中,意即這整體幾乎沒有什麼或者完全沒有什麼能夠被對抗。這件事情,如果人沒有激勵他自己,並且沒有有意願地以及有意識地在思想與情感的層面上致力去反抗負面的遺傳的話。而且,如果他沒有廣泛地努力去根據自己最好的斟酌考量、意志、本領與能力來塑造他的遺傳物質,並且去將它調適於存在於他自己的思想的以及情感的權能之中的事情的話,那麼他將不會自行有意願地決定他是什麼樣子,或者他將會是什麼樣子,而是所有的錯誤的內在的脈動、思想、情感與全部的環境影響藉由所有它們的多元多樣的因素而隨後進行這件事情。

基因將會經由化學的過程而被開啟與關閉以及受到編程,對此,所有被編程的存在隨後被傳承,或說是,遺傳到下一個世代之上。這些化學過程的其中一個即是所謂的DNA-甲基化,透過它,基因被啟動與關閉,並且改變,或說是,確定其本質是否會顯現還是不會。在甲基化的過程之中,營養在其它的情況下主要也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這個過程在母親體內就已經開始了,對此,父母親其中一方的一個創傷經驗 – 所以不只是懷孕期間的母親而已 – 對於正在發育的胎兒會發揮表徵遺傳的作用。每個充滿壓力的事件都會活化或是不活化神經化學的進程在神經組織之中,或者它將會啟動或關閉壓力荷爾蒙。這全部隨後能夠被傳承在分子層面上。基本上,這也意味著,透過早期的世代、父母與祖父母,其經歷了負面的以及糟糕的事情,好比說,戰爭、飢餓、折磨、紛爭與不正當等等,後代子孫受到影響,而且這整體在基因層面上被遺傳。透過這樣的事情與事故,基因層面上的影響作用在早期的世代的情況之中形成了,其也能夠被稱作疤痕,隨後,這些再度在基因層面上被遺傳下去,並且藉此而影響未來的世代。對此,這整體能夠發生在良好的、正向的方式之中,而且也在負面的、糟糕的方式之中,正好根據引發影響作用在基因層面上的事情與事故等等是什麼樣的性質。因此,壓力不一定總是負面與糟糕的,因為在某些情況、形式與時刻之中,它能夠幫助,而且是有益的,而且固然是因為,它可以作為保護機制來運作,並且提高警覺性。所以,這因此能夠發生,意即如果壓力被經歷過的話,這導致,一個被預先武裝的存在與之相反地形成在基因之中,其隨後在這個方式之中也被遺傳到下一個世代身上,因此,這個世代隨後能夠更良好地應付壓力。然而,另一方面,純粹負面的、惡劣的以及糟糕的基因的影響能夠對後來的世代具有非常不良的後果,好比說,如果戰爭與飢荒遍佈,其引發基因的改變在關於此方面上,其被遺傳,並且塑造直接的後代,然後再度塑造其後代,透過這樣的方式,這些後代暴飲暴食,並且變得肥胖與過重。然而,這也能夠透過煩惱、擔憂與恐懼,以及透過憤怒與許多不同的其它因素而發生。父母或祖父母,其出於某些原因而挨餓,無論是由於食物的短缺,還是病態的減重需求等等,製備這在基因上,因此,後代變得顯著地更加頻繁地過重,並且更加頻繁地患有糖尿病以及心臟問題與思覺失調症,相較於後代,其被誕生在一個這樣的飢餓時期與問題時期之後。而且,這不只是對直接的後代與孫子產生而已,因為表徵遺傳的以及自行儲存的改變在基因上發揮作用超過數個世代。

即便今天仍被科學所爭論的事情是事實,意即不只擔憂與煩惱等等會引發糟糕的以及負面的基因的改變,並且這些隨後被遺傳到後代之上,而且在關於同性戀、戀童癖、各種性虐待,以及欠缺同理心,或說是,體會感受能力這方面也是這樣的情況。另外,透過心理病態、暴力、謬誤、虐待狂、受虐狂、毫無良心、情感冷淡,以及妒忌、謀殺與兇殺、肆無忌憚,以及謀殺的戰爭圖謀和許多其它的基因的或是表徵遺傳的構成要素也會被引發,因此,一切被遺傳到後代以及其後代等等之上。基因的改變在非常惡劣的以及糟糕的方式之中也由此而發生,如果人類 – 好比說,軍隊等等 – 為了戰鬥投入以及謀殺的行動和大屠殺而被以藥物來折磨,並且藉此而變得毫無恐懼、害怕,以及毫無良心與情感。所以,曾經一度被引發的基因的改變免不了會被遺傳到後代之上,而且固然不只是直接到第一個世代之上,而且也間接地經過之後的許多世代。相反於所有基因可以遺傳的惡劣、糟糕與負面,思想的以及情感層面的愛的思想,還有喜悅、滿足、幸福感、真誠、樸實、毅力與正義等等也能夠在基因之中被固定,並且在遺傳層面上被轉傳到後代之上,因為實際上所有的人類的素質與人格特徵都具有一個基因的基礎,其立基在化學的合成物之上,如這整體來說在人類和他的大腦、意識以及他的身體和他的器官的情況之中也是如此。所以,所有的思想、情感與情緒,所有的記憶以及脈動如愛、祥和、自由性、細心、善心、正義與和諧等等,同樣地如妒忌、惡意、謬誤、糟糕、仇恨、復仇、毫無良心、報復也是,以及每個出於某種化學的以及電流的脈衝的形式的政治的、宗教的、哲學的以及教派的信念,對此,在關於此方面,大部分的化學的合成物立基在蛋白質之上,其透過基因而被製造出來。基因的變異也確定知識與智慧,而且同樣也確定人類的各個素質與人格特徵是什麼樣的性質,以及他如何地依照這些來對生活環境做出反應,如何地引領他的生命,以及維護哪種生活作風。所以,藉此也被固定,人類對確定的正向的以及負面的生活條件如何地做出反應,他是否傾向於幸福感,並且享受於此,或者他是否屈服於一個憂鬱症,並且在此之中沉淪。然而,這些過程並非透過偶然性而運行的,其並不存在,而是它們由於因果命運而發生,其透過確定的條件而出現。所以,這意味著,思想與情感以及所有各種的脈動都立基在化學的進程與反射之上,其無法被人類給廣泛地,而是大部分地控制,如果他有意識地將他自己調適於此,並且致力不去簡單地放任一切,當它到來之時。這固然是有可能的,意即基因藉由確定的藥用的物質而能夠受到影響,並且被啟動或是關閉,所以,在關於遺傳疾病這方面之中也是如此,其藉由沒有任何副作用的改變基因的藥物而受到抑制、消除,並且實際地受到治癒。這樣的藥物必須是如此,意即它們特定以表徵遺傳機制為目標,透過該機制,基因的構成要素被關閉,像是在關於各種疾病,以及癌症、肥胖症、帕金森氏症、癡呆症、貪食症、酒精、毒品與藥物之成癮,以及錯誤的習慣、行為模式,以及不良的人格特徵等等這些方面之中。此外,針對來自植物、化學與環境等等的許多各式各樣的毒素的無害的解毒劑也能夠被利用,並且中和在基因之上的毒性的影響,並且使之絕對無害。然而,不幸地,這在地球上仍然無法透過地球的醫學而被製造出來,因此,這個可能性仍然是未來的音樂。

在當今的時代,所有的這些事情,以及所有的基因的表徵遺傳的證據在關於基因的流行病學這方面之中,透過致力於此的地球的科學家,不幸地,仍然無法被帶來,而且因此無法或者只有部分能夠被證明,然而,儘管如此,被提及的事實依然存在(按字典 : 流行病學(Epidemiologie),其 = 流行病(Epidemie)加上希臘文lógos,概念 = 流行病、時間類型的大規模患病以及文明損害的出現、擴張與對抗以及社會的後果的醫藥科學)。這整體是一個相當廣泛的循環,其實際有效地從人們出發,而且沒有透過創造性的自然的法則而如此地被預先給定,而是只有在其規則之中透過人們而被引起,如果他相應地以及墮落人性地行為舉止的話。然而,在這個方式之中,自古以來所有的糟糕的、惡劣的以及負面的毫無價值的存在被繼續遺傳在基因上,如果父母藉由他們個人的錯誤行為以及所有種類的人性的墮落來為此而事先確定他們的後代,其同樣地實行被壓印在他們的基因上的行為模式。

現在,對於這些被解釋的事實自然可以被說道,精神教導教到,每個新誕生的人類依照創造的自然層面的法則應當被純粹地以及不受任何壞處和惡劣的傾向所打擾地誕生。這也是正確的,然而,實際上只涉及於此,如果人們 – 也就是祖先、祖宗與父母,其生育後代 – 廣泛地堅持在創造性的自然的法則與建議之上,沒有違背於此,而且因此正義地以及無可指責地引領他們的生命。唯有在此之後,如果生育後代的人們根據創造性的自然的法則遵循性與建議遵循性來引領他們的生命,那麼可以被說道,後代不受惡劣所負擔地被誕生下來。但是,這已經自從好長一段時間以來不再是如此了,因為自古以來,透過曾曾祖宗、曾祖宗與祖宗,後代被藉由許多各式各樣的人性的墮落以及懷有惡意的性質給嚴重地負擔在基因層面上,而且這在現代之中也透過父母而發生,其生育孩子,而且,不幸地,這仍然將會發生直到遙遠的未來之中,透過這樣的方式,後代被以許許多多的惡劣、糟糕以及人性墮落的負面給負擔。而且,這會發生是因為父母也繼續行事在此方式之中,其中,他們惡劣地以及糟糕地影響與改變他們自己的基因,並且隨後將這些遺傳到他們的孩子身上。真實是,在這樣的後代與人們的情況之中,其透過惡劣與糟糕等等而在基因層面上受到負擔,並非僅僅他們的錯誤教養透過父母以及糟糕的社交環境而對於他們的人性的墮落和錯誤的行為是有咎責的,而是連同基因的以及表徵遺傳的因素。當然,非常多的咎責存在於父母的錯誤教養以及教養的疏忽的情況之中,因為如果教養被正確地運用的話,那麼孩子也許能夠學習去正確地對付他們被遺傳的使他們不利的行為模式等等,並且去控制住它們,而且在他們的整個生命期間也去保持它們在控制之下。如果相關的因素沒有受到控制的話,那麼基因的以及表徵遺傳的因素在第一線之中基本上是具有決定性的,其將會爆發開來,如果它們沒有透過良好的、教養的以及自我教養的措施而被阻止的話。然而,這些不會簡單地就爆發開來,然後開始運作,對此,在第一線之中,父母是負有責任的,其必須相應地教導孩子一個正義的教養在關於他們的行為模式等等這方面之中,並且指引他們正確的道路。所以,社交的狀況也是具有重大影響的,對此,教養也隸屬於此,其不幸地在社交糟糕的家庭之中導致非常多的不良,而且父母與孩子的一個普遍悲慘的教育也是如此。如果教育與正義在一個功能失調的家庭之中是缺失的,那麼一個社交糟糕的行為模式以及一個低劣的環境也是被給定的,在此之中,通常也存在著貧窮,而且固然往往是因為由於一個不充分的職業教育而存在著失業,而且稀少的金錢無法被節省花用,其往往透過社會福利救助而被收到。而且,這樣的功能失調的家庭花費國家以及納稅人,或說是,社會數十億的金錢數量。而且,如果在這樣的家庭的人們的情況之中隨後還發生憂鬱症的話,那麼連同社會局還有醫療保險者將會被請求付款,透過這樣的方式,在金錢上的數十億更加地增加到難以估量的程度之中。所以,社會系統的領域應當且必須被改變,而且固然是因為這強烈地被教條所掌控,其為完全不理性的、毫無邏輯的,而且,儘管被表演的人類之愛以及虛假的人道主義,是毫無人類尊嚴的以及仇視人類的。

現在,明顯的真實是,不利的基因的遺傳能夠被消除,而且受到損害的基因實際上能夠被關閉,如果相關的循環能夠盡早被中斷的話。這是絕對有可能的,而且固然是藉此,其中,新生兒已經被以許多愛與柔和,並且在教養上正義地、良好地、均衡地以及調適於社交地對待。唯獨透過這樣的方式,同情心基因,或說是,同理心基因被活化,並且開始在相應的框架之中運作,藉此,嬰兒的大腦良好且正向地改變,透過這樣的方式,在基因上被遺傳的惡劣的、糟糕的以及負面的因素,或說是,素質不僅被壓制,而且也被實際有效地關閉。而且如果嬰兒隨後作為成長的孩子以及作為年輕人也繼續被照顧、教養與對待在相同的框架之中的話,那麼最終所有基因的惡劣的、糟糕的以及負面的遺傳將會瓦解,因此,這些隨後沒有被遺傳經過數個世代。強硬地說,這意味著,這應當受到官方控管,意即極端反社會的、沒有教養能力的以及受苦於惡習的父母應當不可以擁有任何孩子,這在此之後將會在任何情況之中是如此,如果母親與父親對於正義的教養與教導,對於柔和與愛,以及對於所有其它的必要性在關於後代子孫的正確的養育這方面之中是沒有能力的話。對此,人性、人類尊嚴的缺乏或喪失,以及一個糟糕的個人特質和一個反社會的行為也屬於此,因為如果父母在關於這些因素這方面是具有喪失的或是欠缺的傾向的話,那麼沒有什麼良好的事情能夠由此而發展出來。而且,酗酒、毒品與藥物成癮也同樣是具有不良性的。真實是,然而,政府當局和人民並不想知道任何關於此的事情,意即這樣的事情被遏止與避免,因為錯誤的意見佔有優勢,意即人類的隱私範圍會受到侵犯,如果有效的官方措施為了避免這樣的人性的墮落而也許會被規定的話。同樣地,這也適用在關於持續不斷浩大地增加的人口過剩這方面之中,透過其過多的數量,氣候、動物群與植物群以及人類所需的一切被破壞。對此,必要的淡水,或說是,飲用水也屬於此,其透過人口過剩的強烈的權能而被浪費得越來越多,並且變得越來越短缺,而且最終導致不再能夠控制的暴行與戰爭行動。

真實地,這是事實,意即只有正義的、良好的、肯定生命的,以及在個人特質上和社交行為層面上堅強的父母才應當擁有孩子,因為只有這些能夠傳達給他們的孩子一個良好的、正義的以及在社交行為層面上堅強的生活,還有所有對於生活以及生命導引來說是必要的以及重要的價值。只有正義的、良好的父母,其並非反社會的、對生命漠不關心的、不正義的以及屈服於其它毫無價值的,才能夠進行這件事情,因此,最巨大的愚蠢的瘋狂說法證實,如果被訴說與聲稱的話,意即糟糕的父母 – 或說是,一個糟糕的母親與/或一個糟糕的父親 – 對於孩子來說,也許總是會比一個收容所或是一個監牢來得還要好吧。

嬰兒、孩童與年輕人需要堅強的充滿愛的、情緒上的,以及思想的情感的層面的聯繫,因為它們一方面只透過這些人,透過教養他們的人們而被建立起來,而且,另一方面,也只有藉此才能夠透過一個正確的自我教養來將他們自己塑造成為一個正義的人類。而且,如果這廣泛地發生在此方式之中,那麼孩子、年輕人以及之後由此而出現的成年人將會變得如此地穩定,意即他們沒有屈服於任何的憂鬱症,而且不用過分的努力就能夠克服他們的生活與生命。人類擁有一個自由的意志,而且他必須利用它在生命與演化的層面上,而且這對他來說是有義務的,而且固然是在這樣的方式之中,意即充滿價值的行為模式和社交的、良好的人際之間的以及著實地良好的、具有人類尊嚴的價值由此而產生,而且他透過這些而成為真正的人類。而且,透過這個自由的意志,每個具有理性的人類在任何情況之中都有機會去改善他的生活與生命,無論是在關於他的健康、他的行為、他的個人特質、他的知識以及他的智慧這方面之中,還是涉及到他的生活導引以及他的生活作風。而且,如果這被實際地進行,那麼不少人類同胞的生活與生命也將會受到改善。當然,去成功地改變自己朝向更好,這相較於對於其他人來說是有可能的,對於一些人來說則是較為困難的以及較為沉重的,因為他們由於基因的以及表徵遺傳的因素是受到不利的影響的。然而,這些受到不利影響的人們也擁有一個自由的意志,而且能夠利用它到達一個特定的程度或者完全的程度,以求去重新塑造他們的整個思想的情感的以及情緒的形象,並且藉此也將他們的糟糕的個人特質之素質和行為模式重新塑造朝向更好。實際上,並不存在所有的行動與事件的任何的預先確定性,因為真實是,每個人透過他的自由的意志持續不斷地自行確定一切,包括在關於他的思想、情感、情緒,他的行為、個人特質、知識與智慧,還有他的人格個性、生活導引以及所有的行為模式等等的方面之中。所以,他也持續地自行對此確定,他能夠如何地改變他自己的以及他的後代的表徵遺傳朝向更好。而且,這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有可能的,因為他的基因的修改,對他來說,沒有意味著不可改變的命運,因為它們的表達,或說是,表現是真確地可以轉變的。而且,這涉及到在基因上被轉傳的憂鬱的形式,其透過相應地健康的思想、情感與情緒 – 在特定的情況下也許必須連同一個合適的以及有效的心理疾病藥物的幫助 – 而能夠被控制住,並且被消除。此外,專業的認知上的療法也必須對此被納入考量,其致力於人類的思想與見解等等。

如果憂鬱症療法的整體被觀察的話,那麼必須被說道,只有認知療法是真正唯一充滿好處的以及正確的,因為只有這個致力於真正的因素,其為具有決定性的,在關於憂鬱的糟糕的心情的以及一個龐大的、沉重的憂鬱症的真正的起因這方面之中,也就是,思想與情感,如果這些屈服於深切的以及病態的負面的、否定的以及悲觀的內在脈動的話。包含在此之中的還有理智與理性,因為思想總是存在於與之相關聯的背景之中。然而,必須要被提及的是,除了一個認知上的療法之外,一個身體上的運動療法也同時必須被納入考量,並且受到貫徹,像是某個體操,還是在戶外的自然之中散步,其為極度充滿價值的,對此,這每天應當被貫徹至少20–30分鐘。然而,這個事實被普遍地忽視與低估,因此,隨後結果就是相應的身體上的,以及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意識的層面上的障礙與損害。

一個認知上的療法,也被稱作認知上的行為療法(被發展自1960年代以來),是一個針對憂鬱症等等的定向治療的一個形式,其由一個反對行為主義心理學的運動而發展出來作為認知主義。作為認知上的療法的創建者有亞倫‧特姆金‧貝克(Aaron Temkin Beck)(誕生於1921年6月18日,羅德島州),一位美國的心理醫生與心理治療師,還有阿爾伯特‧艾利斯(Albert Ellis)(誕生於1913年9月27日,賓夕法尼亞州,美國;逝世於2007年7月24日,紐約),同樣也是一位美國的心理學家與心理治療師。

認知上的行為療法,或說是,認知,在很大的程度上涵蓋過程在關於思想相關的感知、認知、理解、領會、結論與判斷這些方面之中。然而,對此,情感也扮演著一個非常重大的角色,而且必須被納入考量,還有理智與理性也是,這當然是不證自明的,即便這仍然沒有或者只有在個案之中才會被人類 – 甚至某些心理學家、心理治療師以及心理醫生 – 給思慮,因為他們剛好仍舊缺乏關於此的認識。然而,迄今,部分地,持續有越來越多的心理學家、心理醫生以及心理治療的專業人士,他們對於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意識的理智的理性的共同相互作用的龐大的重要性是熟識的,而且因此不再只是將思想以及遺傳層面的、化學的以及環境層面的原因給納入考量而已,如果憂鬱的狀態發生,或者一個嚴重的憂鬱症,其隨後需要一個治療的處理。

在認知上的療法的過程的情況之中,認知是在中心點之中的,對此,這些涵蓋觀點,或說是,看法、評價、穿透力、見解,而且因此也免不了包括思想。對於認知上的療法的過程來說,屬於此的有認知上的療法,以及理性的情緒的行為療法,其確定人類的方法在關於他的思想的行為這方面之中,因此,也包括他如何地感受與行為舉止,以及他在身體上如何地做出反應。認知上的療法的實際有效的重點如下:

1) 意識到認知,或說是,認識、識別,探究與感知;

2) 檢查認知,或說是,由此而產生的推論以及其適當性;

3) 修正不理性的見解;

4) 轉換被修正的見解到具體的行為之中。

認知上的療法設置積極的感知過程的塑造在前景之中,然而,並非客觀的現實性,而是事情的主觀的看法,或說是,感知的選擇以及感知的評價,因為這些對於行為是具有決定性的。感情與行為在很大的程度上會被人類如何地建構世界的方法所確定。

不幸地,人類由於相應地缺少的資訊而不知道,不只是遺傳疾病會被遺傳到直接的以及間接的後代身上,因為關於此的知識是普遍地缺失的,意即所有的行為模式、見解與人格特徵,還有生活作風、生活行為,以及所有在良好與糟糕以及在正面與負面之上的一切皆會被積存在基因之上,並且經由世世代代而被繼續遺傳下去。出於這個無知,人們在關於此方面根本沒有或者只有在絕對的個案之中才會意識到,他們對於他們自身以及後代,甚至對於在世界之中的事件承擔哪些責任。這件事情,因為遺傳能夠帶來影響在良好的、正向的或者糟糕的、負面的形式之中,透過一方面較近的以及較遠的環境、小型或大型的團體,或者甚至一整群人民,或者在特定的情況下甚至整個人類社會而在其中一個或另一個方式之中受到影響。然而,藉由惡劣的、負面的以及糟糕的遺傳,不只人類個體以及他們的身體,還有整個人類社會被強加一個沉重的負擔,而且就連星球本身也是,因為它透過被遺傳的人類的人性的墮落、貪婪、不負責任以及其它所有可以想像的不良而受到迫害。這全部特別是關係到猖獗肆虐的人口過剩以及其普遍地人性墮落的影響在動物群、植物群之上,以及在氣候之上。此外,人類的漠不關心也在彼此之間進一步地增加,透過這樣的方式,真正良好的人際關係不再出現。在任何發生的事情的情況之中,仍只有妒忌、仇恨、復仇與報復會顯現出來,其同樣地積存在基因之上,並且再度被繼續遺傳到後代之上。因此,所有這些惡劣的、糟糕的以及格外負面的事情必須透過理性的思想、情感、情緒以及相應地良好且正向的行為模式而受到消除,被轉換到良好的價值之中,而且,藉此,基因被編程,以求隨後去遺傳相應地充滿價值的遺傳物質到後代之上。唯有如此,一個轉變才會在地球的人類社會之中發生,其引領朝向真正的愛,朝向和平、自由與和諧。屬於這個必要的轉變的還有,在關於後代子孫的生育在不受控制的方式之中是純粹的私事這方面之中的意義受到改變,因為基本上對此存在著一個非常重大的責任,其立基在此之上,僅只受控制地,並且在一個確定的規模之中 去從事生育,藉此,人口過剩沒有進一步地飛快上升,而是透過較少的誕生而快速地被降低到一個理性的規模之上。然而,這只有透過一個充滿責任心的官方的調控,伴隨著一個世界廣泛的生育控管才有可能,而且固然也是只有在此方式之中,意即不是放肆地簡單地人工的,而是只有自然的生育可以被進行。然而,如果人口過剩繼續攀升,那麼地球的人類社會將會引領地球進到一個無法挽救的毀滅之中,並且將他們自身帶領到一個非常惡劣的終結之中。在人工的授孕,或說是,生育的情況之中也必須被思慮到,這樣的後代遲早會是容易患有許多疾病的,包括在關於憂鬱的心理的意識層面的損害這方面之中,以及許多其它的事情。

人類如何地引領他們的生命的方法,而且固然是在每個形式之中,而且包括在小的之中也在大的之中,對於他們自己的存在一直到他們的後代子孫以及其後代子孫之中等等是絕對具有所有決定性的。這個事實應當是普遍被認得的 – 然而,它並不是這樣 – ,因為它也許將會對正義的行為模式提供一個非常重要的合乎道德的訊息與教訓,並且阻止非常多的惡劣、糟糕以及各式各樣的不良。這件事情,一方面,透過此,意即人們消除不正義的因素在他們自身之上,藉此,他們的基因擺脫於此,而且,另一方面,透過此,意即它們無法被遺傳到後代之上。不可辯駁的真實即是,被如何生活,以及行為模式、習慣與人格特徵等等被如何恣意發揮,基因也會受到影響與改變,而且人們以及他們的後代也會成為他們的被塑形與改變的基因所對他們確定的樣子。所以,被編程的記憶留存在所謂的基因層面上,並且總是一再地突破,對此,它們被進一步地影響與改變,而且固然是在良好的以及正向的方面之中,以及惡劣地、糟糕地以及負面地,其不幸地發生在佔有優勢的方式之中。因此,表徵遺傳以絕對的清晰性確定人們在他們的生命之中所進行與盡情享受的事情,而且固然是在思想、情感、情緒、見解、意見、行為模式、習慣、人性的墮落和人格特徵的形式之中,並且影響與負擔直接的後代以及其後代直到經歷超過世世代代好幾倍的序列部分。胎兒在母親體內之時就已經透過母親而在基因層面上進行體驗了,而且他也極度敏感地對有害的環境影響做出反應,而且一切被打印與儲存。所以,許多事情並非單純只是取決於教養的,而是取決於基因的,但是,儘管如此,非常多的損害存在於教養之中,如果這沒有被進行在良好的、正向的以及正義的方式之中的話。如果情況是這樣的話,那麼基本上,對於孩子與年輕人以及之後的成年人的一個敗壞來說,咎責在第一線之中,實際上必須被追究於教養者,所以,因此,在第二線之中才是被教養的後代。不過,必須被提及的是,對於所有的因素來說,一個基因的預先確定是被給定的,其基本上對於一切是有責任的,然而,對此,這透過教養以及自我教養而能夠被影響與改變,而且固然是包括在正面之中以及在負面之中。這實際上涉及到所有的一切,如在負面的方式之中,涉及到一個宗教的、教派的天神的瘋狂信念一直到聖傷,涉及到政治的、世俗的或是哲學的形式等等的一個其它的信念,涉及到性慾的特性、憂鬱症、哀傷、鬱悶、不均衡,涉及到毫無人性、自視甚高、心理病態、虐待狂、被虐狂和折磨的愉悅,涉及到暴力、仇恨、被害妄想症、蠻勇魯莽、腎上腺素成癮、認同感之需求以及懷有惡意等等,而在正向之中則涉及到愛、和平、自由、人性、均衡性、高昂情感、愉悅、幸福、樂於給予幫助、樸實與和諧等等,等等。

如果,現在,具體地談論的是憂鬱症的話,那麼必須被提到,關於這些,真正的原因與自然性質,在當今的時代之中,在心理科學圈內,固然已經有一些在充滿價值的事情之上是被知曉的了,意即,然而,仍總是有很多的認知是缺失的。不知怎麼地,藉此,仍總是有一個特定的無助與不知所措是佔有優勢的,如果這關乎去幫助被憂鬱症給侵襲的人們。然而,對此,這也被錯誤地教導,意即在憂鬱的過程的情況之中關乎格目(Gemüt)疾病,然而,這並不符合現實,因為格目是純粹精神能量的本質,而且藉此是無法被攻擊的,以及對於任何損害的影響作用來說是不可觸犯的。合乎真實地,憂鬱症是短期的或是長期的疾病狀態,其取決於心理的意識的層面,而且也能夠引發不良的物理上的,或說是,身體上的影響,然而,其透過有意識地被操控的,或說是,感知的、認知的思想的情感的層面的能力與影響作用而能夠被醫治。透過專業人才,這件事情能夠在相應的療法的道路上發生,然而,在此情況下,被憂鬱症給侵襲的人們本身對此也是具有能力的,如果他在正確的以及有意識的方式之中促進健康地致力於此在思想的情感的層面上,並且,可以這麼說,自行治療他自己。對此,然而,這是必要的,意即憂鬱症的個人特徵被當事人給特別地認知到,也就是,思想與情感的悲觀的事情。所以,憂鬱的人必須學習去認知真實,以及去創建出他自己的、他的行為的、他的環境的以及人類同胞與世界的一個新的以及切實的看法。藉此,如果這件事情被成功地進行與貫徹,那麼負面的心情便會慢慢地好轉,而且去更好地對付後續發生的憂鬱危機的機會也是。當然,這並非如同它所能夠被訴說與書寫的一樣如此地簡單,因為這需要一個非常艱鉅的以及漫長的工夫與努力。而且,唯有如果這些工夫與努力被憂鬱的人給有意識地、積極地、有意願地以及密集地採取與貫徹,他才能夠慢慢地感到改善與良好,並且最終自行擺脫與療癒他的憂鬱症。這實際上是有可能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