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ona-Virus/冠狀病毒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Corona-Virus/冠狀病毒
資訊來源:’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鏈接:「Wsimg.com」
https://nebula.wsimg.com/6016225a8b56ce1703bedae719051059?AccessKeyId=C0F879B9BB56750BC6EE&disposition=0&alloworigin=1
中版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譯发布:「Wordpress.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20/03/14/corona-virus-冠狀病毒/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Corona-Virus (冠狀病毒)
版权說明:真實之無聲變革 ©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 Corona-Virus
  • 冠狀病毒

對於冠狀病毒有什麼必須要被訴說的以及必須要被注意的
基本上:
在所有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的情況之中,這總是適用一樣的事情:
盡可能於任何時間避開飛機、航船、大眾運輸工具與大型人類群聚,並且寧可待在家,也不要將自己暴露於一個感染的危險。

冠狀病毒具有什麼樣的起源,而且它具體來說是什麼?
冠狀病毒或Sars-CoV-2是被熟識的SARS病毒的一個突變,其就它而言在2002/2003的地方性流行病的情況之中索求了大約1000名被官方確認的死亡犧牲者。SARS病毒的攜帶者,其合乎一個冠狀病毒族系,是中國菊頭蝠科(Hufeisennasen)的飛行哺乳動物,但是其本身並不會生病,而且對病毒是免疫的。
當前的Sars-Cov-2病毒或者冠狀病毒,如這被大眾普遍地稱呼,被無意地以及不情願地從在武漢之中的2間秘密實驗室給傳播與釋放出來了。在此期間,秘密實驗員之中的兩位已死於新型的肺部疾病,對此,這兩個人將該冠狀病毒傳播給了好幾個其他人,透過這樣的方式,流行病快速地擴散開來了。
冠狀病毒或者Sars-CoV-2,其近來也被稱之為Covid-19,根據普塔(Ptaah)的解釋,主要對於中國人及東南亞人是非常危及生命的,因為所有的中國的人民種族具有一個完全不同的免疫系統,相較於,好比說,歐洲人、英國人與歐亞人,其確然地在美洲、澳洲與紐西蘭等等之中征服地擴張了他們自己,對此,這些人透過征服也將他們自己與當地人混雜,透過這樣的方式,出現了新的免疫系統變化,其相較於原本是更加地強大或虛弱的。這個事實,意即免疫系統在民族層面上是不同的,所以,對於疾病與流行病而言,其中一方是較容易受到侵害的,另一方則是較為具有抵抗性的,對此,然而,地球的醫學科學家是不熟識於此的,普塔解釋道。
直至今天(2020.2.23)這在中國之中已經官方地索求了2442名被確認的死者 – 不過,普塔說,在整個中國之中,實際的數目是更加之高的,其然而受到隱瞞 – 而且,另外,世界廣泛地至今有19名因病而過世者。中國本身報告大約77000個病例,然而,在此同時,在中國之外則世界廣泛地被確認有1500個感染,其然而不合乎完全的真實,如普塔也在關於此方面解釋道。而在中國以外,南韓伴隨著至今600名的受感染者是受影響最為強烈的。當然,如被提及的,由此可以被推想出,意即感染的以及死亡的數字是非常更加之高的,而且也是更加廣泛地被擴散的,相較於至今所被熟識的,因為中國及其它受影響的國家出於政治的以及經濟的考量而將一切置於此上,去隱瞞實際的數字。因此這必須被推想出,意即Covid-19是非常更加地糟糕與危險許多的,相較於2002/2003的SARS地方性流行病,相反於某些科學家、專家與世界衛生組織(WHO)至今所聲稱的。
冠狀病毒或者Covid-19是一個新型的肺部疾病,對此,仍然沒有任何對抗於此的藥物。它造成一個非典型的肺部發炎,其不僅能夠「溫和地」逐漸消失,也能夠致命地結束,對此,致命性特別是關乎於中國人民以及由此而產生的與其他人民的混合,對此,就連其他的亞洲的人民也更加之多地受到危害,相較於歐洲人來說。不過,普塔也說道,該病毒在時間的進程之中將變得更加具有侵略性,而且因此在其他人民的情況之中也將索求比中國人還多的犧牲者。

冠狀病毒(Sars-CoV-2)是多麼具有傳染性的,以及潛伏期會持續多久?
冠狀病毒(Sars-CoV-2)是具有高度傳染性的,這明顯地完全特別地適用於中國人,然而也適用於其他的東南亞的人民。它不僅能夠被人轉傳給人,也能夠經由空氣或者經由衣物而被轉傳。

相反於WHO的陳述,潛伏期不存在於2週的情況之中,如普塔解釋道,而是,根據他的資訊,這個時間必須被計算直到4週,或者在特定的情況下甚至被計算直到3個月。受感染者,對此,疾病仍未爆發在他們的情況之中,在整個時間內,從疾病的感染一直到痊癒 – 除非它真的爆發 – 保持為潛在的疾病的轉傳者,這意味著,他們在整個時間內是具有傳染性的,並且能夠將疾病轉傳給其他的人類。關於此方面,這就像是在HI-病毒的情況之中一樣,對此,這同樣也能夠被一個受感染者於任何時候給轉傳,即便愛滋病(AIDS)在他的情況之中仍未爆發或者沒有爆發。

疾病何時以及在誰的情況之中會爆發?
疾病,Covid-2,是否以及何時會出現在一個人類的情況之中,取決於他的免疫系統的強度與穩定性。根據普雷亞恆人(Plejaren)或者普塔所解釋了的事情,免疫系統在人民之間以及在種族之間是有差異的。當前的冠狀病毒,也就是Sars-CoV-2,對於中國人以及鄰近於中國的東南亞國家的所有人,好比說,北韓與南韓、寮國、泰國、越南、日本、緬甸/緬馬(Myanmar),或說是,帛瑪(Burma)等等最為糟糕,因為這些人民的免疫系統對於病毒反應得較不太穩定,相較於其他的人民而言,好比說,歐洲人的,在他們的情況之中,這通常較溫和地逐漸消失,並且致生出流感型式的或者肺部發炎型式的病症伴隨著並非絕對會致命的進程。然而,如果免疫缺陷也已經現存於歐洲人的情況之中,那麼冠狀病毒對於這些人來說也將會導致危險性,並且能夠快速地引領朝向死亡。

基本上,普塔解釋道了,民族混合因此應當首要不被進行,因為它通常會對後代子孫的免疫系統造成負面的影響,對此,不過,在例外的情況之中,一個正面的影響也是有可能的,然而,這並不讓它自己被預告。各個不同的民族的人類的每個混合勢必會變更免疫系統,根據於此而弱化或強化。因此,一個民族的從屬者伴隨著較強的以及較為穩定的,或者更加虛弱許多的免疫系統能夠正向地或負面地轉傳這個。一個弱化已經能夠透過一個較長的或較短的停留在一個國家之中而出現,其人民具有一個較弱的以及較為不穩定的免疫系統,因此,旅行到遙遠的國家之中在關於此方面也潛藏著某種程度上的危險。

我能夠如何保護我自己對抗冠狀病毒(Sars-CoV-2)的一個傳染?
一個可靠的傳染保護在此情況之中只有透過一個全身保護套裝伴隨著獨立的呼吸器,如它舉例來說也在伊波拉(Ebola)地方流行病的情況之中被醫療人員給穿戴了。一般的呼吸面罩,如它們在許多國家在東南亞之中是習以為常的,絕對沒有任何的用處,因為病毒是如此地微小,意即它如此地穿透過這些面罩,好似它們根本就不存在。在這些國家之中被使用的呼吸保護面罩僅只具有對抗粉塵與街道髒汙的一個資格,其在人口過多的以及骯髒的大城市之中不證自明地具有意義。順帶一提,只有一個理性的行為,如這被描述在「基本」之下,提供一定程度的保護。

對抗病毒的擴張有什麼能夠被進行?
目前被實踐的從中國返回的旅行者的隔離檢疫措施,鑒於可能的轉傳時間,是完全不足夠的,而這主要也是因為伴隨著2週的隔離是太過短暫的。除此之外,隔離檢疫也許必須是絕對嚴密的,這意味著,那些人,其與處於隔離檢疫之下的疑似案例進行接觸,也許也必須藉由一個全身保護以及與之相應的呼吸器,並且在必要的安全預防措施下,如隔離室等等,而受到保護,因為他們確然地不只能夠受到傳染,而且也能夠經由衣物、空氣、身體接觸,而且在特定的情況下還有餐具而傳播病毒。
這也許將會是理性的,不去將任何自己的國家從屬者從中國或鄰近的國家,在此之中,病毒已經爆發了,接回到家鄉國家之中,在病毒在受影響的國家之中尚未被完全戰勝之前。
同樣地,所有受到影響的地方也應當被嚴密地封鎖,而且每個入境到禁區,或說是,受影響的國家之中,以及出境從這些出去應當被遏止。至少,這也許必須如此地被控管,意即誰入境到一個禁區之中 –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 – 不可以再出境,直到病毒不再是活躍的,而且任何的病症以及任何的傳染不再能夠出現為止。

「一個攔阻在最後一秒之中也許就算藉由所有可以運用的力量也不再是可以達成的」,柏林的病毒學家克里斯提安·多斯騰(Christian Drosten)於星期日(2.23)對德國的新聞通信社說道,對此,這是絕對正確的,因為由此必須被推想出,意即病毒仍會非常更加廣泛地擴散於世界各地,相較於現在已經存在的情況來說。
以求去攔阻病毒的傳播與擴張,以及去避免一個世界廣泛的擴散,WHO也許必須直接在第一個病症被熟識之後立即宣布一個大流行病的危險,並且採取與之相應的措施,其必須在受到影響的區域的一個封閉之中存在,而且固然是在此形式之中,意即不再有任何人可以踏進或離開該國,在此之中,病毒出現了,直到它能夠被消滅或者本身變得不活躍為止。不幸地,WHO透過它的猶豫遲疑的策略,藉此,它不想踩踏任何人的腳,也不想讓它自己變得不受歡迎,被證明作為完全地不負責任,因為它根本沒有將正確的以及適當的措施拉進到考量之中。普雷亞恆人說道,一個大流行病已經開始,如果一個流行病在一個國家之中索求了100名死者,而且最少三名受感染的人在外國之中出現的話。

作者: ‘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比利’·愛德華·艾爾巴·邁爾), FIGU, Semjase-Silver-Star-Center, 8495 Schmidrüti, Switzerland.



對於你們的個人的行為,我們建議:

– 沒有任何不必要的造訪於地方,在此之上,較大型的人類規模是現存的: 盡可能避開,舉例來說,音樂會、集會、家庭聚會在盛大的風格之中、公共的交通工具 (火車、電車、公車等等,盡可能寧可藉由自己的車輛來行駛)
– 將孩童盡可能留在家中 (根據普塔(Ptaah)的資訊,他們是最大的無聲的疾病的轉傳者,這意味著,他們能夠擁有並擴散該病毒,而本身卻沒有因此而生病)

来源: 

https://www.figu.org/ch/files/downloads/aktuelles/figu_besucher_corona-virus.pdf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