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冠狀病毒的新消息,以及必須要以理性的方式被注重的事情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關於冠狀病毒的新消息,以及必須要以理性的方式被注重的事情
資訊來源:’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鏈接:「FIGU.ORG」
https://www.figu.org/ch/files/downloads/aktuelles/neues_zum_corona-2.pdf
中版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譯发布:「Wordpress.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20/03/21/關於冠狀病毒的新消息,以及必須要以理性的方式/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關於冠狀病毒的新消息,以及必須要以理性的方式被注重的事情
版权說明:真實之無聲變革 ©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Neues zum Corona-Virus und was vernünftigerweise zu beachten ist
Gemäss Angaben und Empfehlung des Plejaren Ptaah
關於冠狀病毒的新消息,以及必須要以理性的方式被注重的事情
依照普雷亞恆人普塔的陳述與建議

  • 關於訊息

普塔   於2002年九月在中國南方的廣東省之中首次出現了SARS流行病,其直到當時是沒有被熟識的。然而,該流行病的病原體表明並非任何的寄生物,其能夠在宿主細胞之中繁殖,如黴漿菌(Mycoplasma),或說是,來自於柔膜菌綱(Mollicutes)的微小的細菌,其好氧地直到兼性厭氧地存活,而且同樣也不是任何微小的披衣菌科(Chlamydiaceae),或說是,革蘭氏陰性菌,透過這樣的方式,因此不存在任何的細菌感染,而是一個病毒感染。所以,這並不關乎於如此的病原體,其導致一個非典型的肺部發炎,或說是,肺炎,而是關乎於一個病毒。因此,抗生素在病患身上是沒有效用的,其在2年的時間之內導致了許多的死亡案例,其被官方報告大約為1000多,然而,合乎真實地是更加非常之多的。這個不被熟識的病毒隨後被定義為冠狀病毒科(Coronaviridae)屬種的冠狀病毒,其在一間秘密的研究實驗室之中從一隻飛行哺乳類,或說是,一隻馬蹄鼻蝙蝠(菊頭蝠科/蹄鼻蝠科=Rhinolophidae)的一個病原體突變了,儘管被聲稱說,病原體的來源是不被熟識的,然而,可能是從蝙蝠轉傳過來的。這個病毒隨後被標示為SARS關聯的冠狀病毒SARS-CoV,然而簡單來說就是SARS,或說是,「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實際有效地,這並不是任何簡單的疾病,而是一個流行病,其隨後也被稱之為SARS大流行病。

該病原體的轉傳絕大多數透過一個直接的或間接的微滴感染,而且固然是透過一個呼吸微滴氣息(譯註:即飛沫)。

1. 第一: 在說話的情況之中,說話呼吸的空氣作為非常細小的微滴氣息而被排出。在此過程的情況之中,然而,呼吸的空氣只有在寒冷的日子才會變得可見,而非在溫暖的日子之中,並且具有這樣的性質,意即這個呼吸微滴氣息通常在寒冷的情況之中延伸直到大約半公尺,並且因此而被接近於說話的人的談話夥伴給吸入,其在此方式之中導致呼吸微滴氣息的感染(譯註:即飛沫感染)。
2. 第二: 在寒冷的日子之中,呼吸排出被凝聚而從嘴巴出來,而且呼吸微滴氣息因此而變得可見,並且顯現如微小的雲霧從嘴巴出來一般。
3. 第三: 凝聚的呼吸微滴氣息不只出現在人類的情況之中,而且也在動物與某些小動物的情況之中。
4. 第四: 在呼吸微滴氣息的過程的情況之中,其如被解釋的只能夠被看見在寒冷的日子,而非在溫暖的日子,然而,必須要被注意的是,這即使在溫暖的時間也被從嘴巴排出在說話的情況之中,並且因此被位在附近的人們給吸入。
5. 第五: 人類的呼吸微滴氣息,其必須再次地被提及,總是隨後變得可見,如果濕熱的空氣排出從嘴吧出來遇上濕冷的外在空氣。對此,原因立基在一個物理的空氣性質之中,因為這些也就是說僅只能夠吸收一定量的水氣,並且讓它變得可見。此外,溫暖的空氣也會吸收水分,而且固然比寒冷的空氣還要多,對此,從嘴巴排出來的溫暖空氣在溫暖之中,相反於寒冷的情況,擴散得更遠,並且是不可見的,而且固然是直到大約一(1)公尺之遠,其大致符合最外圍的呼氣界限。
6. 第六: 人類的呼吸微滴氣息具有一個重量,而且固然在零度的情況之中依據個人而得到一個重量每立方公尺4.5 – 4.8公克,對此,在30度的情況之中則約為30公克。然而,呼吸微滴氣息也會使空氣飽和,因此,在關於此方面,濕度只能夠有限地被吸收。
7. 第七: 如果呼吸微滴氣息總是一再地冷卻,那麼呼吸的水氣將如此地轉變,意即細微的氣息的水滴出現,其隨後在空氣中飄盪並且擴散。
8. 第八: 透過寒冷而變得可見的呼吸作為呼吸微滴氣息一方面是依賴於環境溫度的,另一方面則是取決於濕度的。對此,變得可見的呼吸微滴氣息能夠先從一個較低的溫度而被產生並且變得可見,而且這也只在此之後,如果包含在被排出的呼吸之中的水氣分子如此快速地凝聚,意即它們馬上凝結作為細微的霧氣。
9. 第九: 一個感染接觸也能夠透過咳嗽的以及打噴嚏的被感染的人們或貓狗而發生,因為寵物也能夠是冠狀病毒的攜帶者。此外,經由與在物品、身體表面或食物上的病毒接觸感染或者塗抹感染的間接途徑,在此之上,具感染力的呼氣微滴降落下來,也將會導致汙染,如果它們接著經由黏膜,好比說,在嘴巴、鼻子或眼睛之中,而進入到體內。一個轉傳經由糞口途徑,以及經由其它的身體排泄同樣也能夠是被給定的,包括經由被感染的動物、小動物與室內甲蟲種類如蟑螂等等也是。
這一切也是如此在新型流行病的情況之中,其合乎一個從SARS流行病而來的進一步的發展以及突變,而且現在作為大流行病而快速地擴散於地球之上,對此,然而,這首先被所有的不負責任的人們,以及他們的當局的健康組織的無能的負有責任的人們,以及所有國家的執政者給輕視,而且因此悲劇沒有被認知到,直到它變得為時已晚了,而且許多的死者將必須被感到悲痛為止。

  • 規範,其應當受到注重
  • (FIGU在與普塔的合作之中)

一如往常地,每個不必要的感染危險應當一貫地被避免,這意味著,所有不必要的旅行來往為了渡假及娛樂等等的目的應當不被進行,而且,在關於此方面,各種的飛機、航船、大眾運輸工具和人群集會也應當在任何情況下盡可能地被避開。對於健康與安全的格言是 : 最好待在家裡,並且避免向外的接觸,而且也不要舉辦任何的家庭活動,如生日慶祝活動等等,也不要將自己暴露於一個感染的危險,或者在一個已經存在的感染的情況之中,不猖狂地去散布這些,或說是,病毒在地區之中,並且藉此而漫無目的地感染其他的人類。

  • 冠狀病毒的一個感染會如何表現,或說是,
  • 會顯示出哪些症狀,如果Covid-19變得急促了的話

冠狀病毒的一個感染,對於被感染者來說,是無法立刻被確定的,因為疾病的潛伏期直到爆發–相反於地球的醫學家的錯誤的解釋並非2週–而是在2至4週,並且依照普雷亞恆人的陳述能夠持續直到3個月為止,根據被感染者的免疫系統的強度以及其它的因素。如果疾病Covid-19爆發,那麼首先的症狀通常是一個輕微的喉嚨乾癢,其起初引發一個輕微的咳嗽刺激,其導致短小的咳嗽,並且隨後於較晚的時間導致咳嗽。之後,間歇性的發燒也將會出現,這也就是說,發燒有時較高,有時較低,此外,一個普遍的不舒服感也將會出現,而且症狀將會隨即變得較為強烈,而且呼吸急促也能夠到來,還有其它的症狀也是,其,舉例來說,具有流感相似性。然而,Covid-19並不符合任何的流感,或說是,流感症狀如四肢疼痛之類的,而且也沒有關係於一個普遍流行的感冒伴隨著流鼻水或鼻塞與鼻炎。

  • 為何越來越多歐洲人也因Covid-19而生病,
  • 而不僅只是亞洲人,或說是,白色種族的從屬者

自從它的出現在武漢/中國的城市之中–也就是說,作為SARS流行病的繼續–冠狀病毒在它的行為模式與運作方式之中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它已經變得是可觀地具有侵略性的了,而且因此也在歐洲之中在具有一個較強的免疫系統的人們之間傳播擴散得非常快速與強烈許多。顯而易見地,北義大利人或者義大利人全部的免疫系統至少是如此地被設置的,意即它對於病毒是較容易受到影響的,而且因此能夠更加地被當今的突變的冠狀病毒給攻擊,相較於其他的人民的免疫系統在歐洲之中。

  • 冠狀病毒還會猖獗肆虐多久,
  • 而且可以被希望說,一旦溫度上升,它就會消退嗎?

在當下的這個時間仍是無法預見的,冠狀病毒仍會持續保持活躍多久。不過,現在已經可以被確定,意即它在上升的溫度的情況之中也許將不會減弱。流感的以及一些其它的病毒對於較溫暖的外在溫度反應得敏感,並且因此在春天與夏季月份之中更加地消退,這也就是說,它們變得不活躍。在冠狀病毒的情況之中,觀察表示對於這個溫度依賴性是反對的,因為它不僅在我們的星球的較寒冷的地區之中具有侵略性地出現,而且也在南亞與舉例來說澳大利亞之中,以及在其它溫暖的國家之中,在此,它同樣快速地擴散如我們的情況。因此,可以被確定,意即病毒不會屈服於任何的氣候依賴性,而且一個感染的危險同樣是不依賴於氣候的。

  • 病毒會以那些途徑轉傳,而且它的
  • 存活時間在人類的身體之外有多高?

相反於其它的病毒,冠狀病毒的存活時間是非常、非常、非常高的!它能夠在人類的身體之外不僅保持活躍超過數個小時,如這在其它的病毒的情況之中也是如此,而且超過非常、非常之多且至少直到並超過24小時之久,如果沒有甚至–在有利的條件下–超過數日的話。
它被受感染的人們透過微滴而進一步傳播,如這樣的事情在咳痰、呼氣與說話的情況之中作為呼吸微滴氣息而被人給從嘴巴推出,並且經由空氣而隨後也沉落在受感染者的衣物上,以及在食物與任何的表面上,在此,它,如起初已經訴說的,保持活躍於非常、非常長的時間,在它隨後最終死去之前。因此,這是徹底地有可能的,藉此而已經去傳染,其中,某人拂拭過一個受感染的人於他的衣物或身體,而且病毒被從那個衣物給轉傳到自己的之上,或者,其中,舉例來說,一個水果或其它東西被吃過,其先前被一個受感染者藉由一個微滴推出而被汙染了。如果衣物被感染了,這是不足夠的,去將這些吊掛在室外過夜,因為病毒在此之上長時間保持活躍,而是它們必須藉由一個60度C的洗滌而被清洗,藉此,病毒肯定會被殺死。
所以,這因此必須被注意到,意即與其他人必須被保持一個至少一公尺距離的間隔。同樣如此理性的是這樣,其於當前被宣傳,也就是,不去和任何人握手,並且定期去消毒雙手,如果一個其他人的一個觸摸無法被迴避的話,或者如果在公開的空間之中,好比說,門把或扶手等等必須被觸碰的話。這是合適的,不去使用公共的交通,而是在任何情況下盡量藉由自己的車輛來行駛,並且也在這個之上,好比說,門把與方向盤定期去進行消毒。

  • 如何能夠使自己的免疫系統最好地受到支持?

僅只攝入額外補充的維生素C是不足夠的,以求去將自己的免疫系統充分地保持活躍。對於免疫系統的一個強化與支持來說,還有其它的維生素與微量元素,以及對生命重要的物質是不可或缺的,好比說,鋅、維生素B12、維生素E等等。因此,這是合適的,除了一個健康的以及細心的飲食之外,也定期去攝取一個良好的多重維生素製劑,而且固然是在如被製造商給建議的至少兩倍的劑量之中。不幸地,所有在自由的市場上可以取得的補充品是極為劑量不夠的,對此,許多我們的醫生也是熟識於此的,因此,一個多重維生素製劑的一個以兩倍提高的劑量通常不只是沒有疑慮的,而且也是合適的。不過,透過維生素C與多重維生素製劑的攝入而能夠避免透過病毒的一個感染,這是不可能的,即使免疫系統與各種不同的器官與身體功能透過如此的製劑而受到強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