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第633次接觸談話 關於「有害的電腦遊戲、劇情片和戲劇等等」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有害的電腦遊戲、劇情片和戲劇等等
資訊來源:’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鏈接:「FIGU.org」
http://www.figu.org/ch/files/downloads/gratisschriften/schaedliche_computerspiele_spielfilme_und_theaterstuecke_usw.pdf
中版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譯发布:「Wordpress.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20/05/14/有害的電腦遊戲、劇情片和戲劇等等/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有害的電腦遊戲、劇情片和戲劇等等
版权說明:真實之無聲變革 ©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Schädliche Computerspiele, Spielfilme und Theaterstücke usw.
有害的電腦遊戲、劇情片和戲劇等等

Auszug aus dem 633. offiziellen Kontaktgespräch vom 25. Oktober 2015
節錄自第633次正式接觸談話於2015年10月25日

比利   你曾經一度告訴過我,意即你們進行了長年的研究在關於地球的影片與電腦遊戲這方面之中,以求去探究,哪些暴力的以及強迫的形式的效果,對於人類來說,從戰爭的、反戰的、驚悚的、恐怖的、犯罪的,以及違法的,還有折磨的、謀殺的以及殺害的影片而出現。今天你能夠告訴我,你們在關於此方面獲得了哪些成果嗎?

普塔   我們的研究在這個事情之中立基在長時間的研究之上,其尚未結束,因為為此存在一個30年的進程時間。藉此,我們開始於1987年六月,因此,這整體首先在2017年六月才會結束,而且一個最終的成果將會被給出。對此,年齡與性別、人格個性之結構、問題解決的本事,還有對於思想的以及情感的調控的能力是被注重的,而且社會的環境也是,如父母家、教養的概念、友誼、熟識關係和社會地位等等。另外,情境的因素也必須被納入考量,舉例來說,工作、意識水平、厭倦、生活導引、生活塑造以及生活的內在態度等等。首先在所有這些關聯的因素的考慮之下,研究的準確的認知與成果才讓它們自己被查明。唯有在這些以及各種不同的其它的必要的先決條件之下,準確的認知與成果才會讓它們自己被完善。不過,至今出現作為研究的進行的成果的事情,是著實地令人震驚的,因為這恰好符合與此相反的事情,對此,地球的心理學家等等聲稱它。從我們的非常準確的地球廣泛的以及至今被貫徹執行的研究在地球人類之上的這整體,沒有任何疑慮地,以及絕對清晰地得知,意即透過如此的電腦遊戲與影片,還有透過戲劇表演在相同的框架之中,那些地球人類的大多數非常不利地受到影響,其觀看如此的影片與戲劇或者進行如此的電腦遊戲。地球人類在他們的正常的意識活動之中,還有在他們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世界之中,以及在由此而產生的個人特質的改變、情緒和行為模式之中受到非常強烈地負面的甚至墮落人性的損害,因此,他們以強迫的形式在相應的方式之中,其涉及到電腦遊戲、電影以及戲劇在關於折磨、暴力、仇恨、陰險、恐怖、戰爭、謀殺、革命、驚悚、教派主義、殺害與強迫這方面之中,開始去行動,並且喪失對於實際有效的現實的意覺。另外,一切全部也隱密地向前脫離開來,而且直到急遽的爆發、心理病態的以及偏執狂的情感脈動,其一方面導致直到非常嚴重的人格個性的紊亂,而且另一方面幾乎或完全無法被控制。暴力電腦遊戲、暴力影片、暴力遊戲、暴力在媒體或者當前的現實性之中不可避免地造成侵略性、暴力與強迫在許多的孩童、青年與成年人之中。所以,不只是孩童與青年,而是還有成年人,其透過暴力與強迫的視覺的經驗與共同體驗在謀殺地暴力地傳播的所有種類的媒體之中而自行具有侵略性地訴諸於暴力與強迫,同樣如在此之後,如果他們在即時的現實的方式之中以及在現實之中自行體驗與經歷侵略性、暴力與強迫,或者如果他們只是必須目睹某些事情在此方式之中。這固然並非如此,意即每個孩童、每個年輕的或是成年的人類,其看見許多的暴力,或者玩很多暴力行徑的遊戲,將會成為一個人性墮落的暴行者,因為這仍有其它的因素扮演著一個角色,其導致於此,意即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形式的人性墮落出現。然而,事實是,意即每一個人類透過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描繪,或者直接的相同種類的經歷與體驗而遭受打擊,並且在他的內在的自然性質(Wesen)之中被刻劃。根據隨後在內在的自然性質之中一切是如何形成的,以及這是如何被加工處理的,由此而產生出具有侵略性的形式,其向外或多或少地被落實,因此根本無法被談論在此方式之中,意即也許將不會出現任何的內在的以及外在的具有侵略性的進程。孩童、青年與成年人,其經由暴力遊戲、經由媒體或即時地直接地長期持續的視覺的、間接的或即時地直接的體驗與經歷而被暴露於侵略、暴力與強迫,是極為容易受到影響的,並且在他們的內在的自然性質之中構成一個具有侵略性的內在狀態,其透過具有侵略性的行為模式而向外表達出來。對此,該行為的形式是好幾千倍的,並且觸及到一個拒絕或抗拒一直到鄙視在關於一個人類這方面之中,以及直到不友善的話語、不公正的辱罵、批判以及行動模式。這整體甚至觸及一直到具有侵略性的虛假的指控以及身體暴力的攻擊,還有直到具有侵略性的赤裸裸的暴力,在此情況之中,血液能夠流淌。整體來說,暴力的形式,其由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觀察的整體而產生,是如此地多種多樣,意即它們依據內在的以及外在的自然性質以及其個人特質與意識力量而被確定。然而,事實是,意即沒有任何一個人類透過經歷與體驗在關於某個侵略、暴力與強迫這方面之中保持不受干擾在他的內在的自然性質之中,以及在他的個人特質之中,在他的意識之中以及在他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世界之中,而是被險惡地碰上,並且將其至少表達出來在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溫和的形式之中對於人類同胞以及普遍地對於環境。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並且對立於地球的心理學家與心理醫生的所有表示不同的聲稱與描述。心理學的過程的原因,其參與在具有侵略性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形式的最低限度的直到墮落人性的災難性的沸騰激動的情況之中,對此根本不是充滿秘密的,因為孩童、青年與成年人學會侵略、暴力與強迫一方面透過觀察,而另一方面則透過經驗與共同體驗。對此,這是不具有意義的,無論觀察、經驗與共同體驗出現在人造的視覺的形式之中,或說是,透過影片、電腦遊戲或電視,或者在直接的即時的現實相關的方式之中,因為,在任何情況之中,觀察、觀看、經驗與體驗是因素,透過它們,內在的自然性質被影響與形塑。而且,人類,無論他是一個孩童、青年或是成年人,學習得非常快速透過觀察與感知,對此,所有種類的大眾媒體提供給他非常吸引的以及多種多樣的機會,透過它們,他能夠觀察侵略、暴力與強迫。而且,屬於這些機會的不只是所有促進侵略性的大眾媒體與電視、影片、期刊、雜誌與電影,還有電台廣播、電腦遊戲以及戲劇表演。另外,最糟糕的媒體之一是運動種類足球–儘管受到足球鼓舞的人們並不想承認於此–,因為在這個幼稚的遊戲之中暴力是佔有優勢的正如在各種不同的賽車的以及其它的運動種類之中一樣。而且,足球比賽甚至是被暴力所描繪的,如這在頻繁地騷亂的以及造成破壞的足球狂熱份子的情況之中,以及在地痞流氓的情況之中也是這樣的情形。如果現在暴力被實行在孩童的、青年的以及成年人的遊戲之中,而且此外它還被獎勵在某個方式之中,如舉例來說,藉由金錢或自由發揮等等,那麼對此存在著危險,意即遊戲者對於侵略、暴力與強迫變得仍更加地開放與寬容。這同樣也適用於影片,而且固然特別是在此之後,如果觀察者,即孩童、青年與成年人,將他們自己認同於影片英雄–而且許多的影片觀看者是這樣做的在隱密的方式之中,對此,他們不曾一度自行有意識地感知於此。事實是,意即影片的觀察者體驗到喜悅,如果影片英雄拯救世界或良好的人們,其中,他殺死惡徒或人性墮落者,並且為此而被獎勵。就大多數的孩童、青年與成年人而言,影片英雄的暴力行徑的舉止的引導固然是幾乎無法被察覺的,然而,它們在負面的方式之中將它們自己埋藏在影片觀看者的潛意識之中,並且激起侵略性。在此方式之中,影片英雄被體念以一個極為巨大的寬容–即便他往往殺害地以及謀殺地完成他的手工藝。而對此在影片觀察者之中出現因素,其應當抵制殺害的以及謀殺的效果,這僅只合乎於地球的心理學家、心理醫生與自以為是的人們的一個茫茫然的妄語。相反於這個說謊的以及愚蠢的聲稱–其屬於在關於此方面稱他們自己為專家的人們的–萌芽的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效果至少隱密地以及在被隱藏之中存在於內在的自然性質之中。人類,包括孩童、青年與成年人,其透過某些狀況,如電腦遊戲、足球、暴力影片、戲劇等等,或者透過即時的現實的經歷與經驗等等,創建出或者喚醒具有侵略性的傾向在他們之中,通常或至少往往在某個溫和的或是糟糕的方式之中成為具有侵略性的墮落人性的人類。較為具有侵略性的孩童、青年與成年人無法全面地控管他們自己,因此他們所有人都無法防衛他們自己於他們所觀看的引起侵略的影片和戲劇等等的,以及他們所玩的遊戲的影響,因為他們對於每個防禦是具有抵抗性的。對此,所有的或者至少許多的他們的社交的能力–如果這樣的事情是現存的話–將藉此而受到影響,對此,其為他們視覺地或者即時地現實地看見、經歷與體驗了的事情。而且,對此的不良是,意即所有的事情,其被視覺地或者即時地當前地經歷與體驗了,長期地被烙印在內在的自然性質之中,以及在記憶之中,而且通常無法再度被消除、調控與控管,或者只有透過長年的以及密集的治療才有辦法。今天,地球人類是越來越長時間地、越來越多地,以及總是更加強烈地被暴露於公開的媒體暴力,以及許多的消磨時間的媒體的。而且,如我們的廣泛地涵蓋的研究所顯示,非常之多的那些孩童、青年與成年人,其非常強烈地被暴露於即時的現實的暴力,以及影片的、資訊的、新聞的、遊戲的以及戲劇的形式的媒體暴力,在他們的現實的環境之中也經歷特別多的暴力與強迫。所有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來源全部都為地球人類各個年齡獲得錯覺,意即世界到處都是非常有敵意的,而且在此之中只有透過爭鬥、謀殺與殺戮,以及僅有藉由戰爭與破壞才能夠被生活。而且,唯獨這個瘋狂地困惑的以及對於世界與現實陌生的意見在地球人類之中創建出針對一切的抵抗、仇恨與戰鬥準備,也包括針對每個人類同胞,其不屬於相同的意覺的、相同的地位的、相同的信念的、相同的種族與膚色的。所以,由此造成,意即針對所有的不同種類的人類同胞的侵略出現,而且他們只能藉由暴力與強迫來被應付。而且,對此,幻想是佔有優勢的,意即其他的人類只能被應付,如果面對他們,藉由暴力,尊重被獲得。然而,如果人類受到挫折、被弄得有壓力、被搞到生氣,而且如果他們在過去或現在甚至仍被暴露於暴力與強迫的話,那麼這將不再令人感到訝異,如果他們傾向於暴力行徑的以及強迫形式的行為模式的話。媒體暴力刺激侵略、暴力與強迫;根據我們的探討與研究,受此影響的比所有的地球人類的大多數還要來得更多。當然,這整體並不作用於每個人,對於每個人造成的作用也不一樣,而且每個人,其受此影響,實際上也不見得會變得人性墮落,但是對此在關於地球人類這方面之中只能夠從一個少數而出來。可是,地球人類的情勢看起來非常地糟糕,如果這關乎於暴力行徑的行為模式以及媒體暴力的話。暴力與強迫保證財務的成功,對此,媒體暴力為此是一個完美的保證人,因為,透過它,人性墮落者、狂熱份子、遊戲者與所有陣營的運動員被吸引,包括觀眾與騷亂者也是,因此所有資訊的以及消遣時間的媒體的暴力與強迫能夠作為廉價的方法而被投入使用,其中,它們使一切變得具有吸引力。而且,對此,事實是,沒有任何的控管的措施,也沒有任何的抵抗被採取針對於此。實際地針對於此只有愚蠢地以及毫無意義地還有無用地被訴說,如在整個地球的政治這方面之中一樣,其無法完成,去造就一個世界廣泛的和平,一個世界統一與著實的自由與和諧。暴力與強迫特別是在公開的媒體之中發現到利益,如電視、期刊、電台廣播與報紙,因為媒體提供虛構的暴力與強迫在一個規模之中,如它們在現實之中不會出現。另一方面,它們呈現出現實的發生的事件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觀念,其遠遠地超越所有的非人性的思想情感層面的可以承受的事情。被專注的媒體暴力實際上造就這樣的事情,意即它們能夠如此地提高糟糕的影響於影片與戲劇的觀看者的、足球與其它運動的狂熱者等等的,以及電腦遊戲者的內在狀態或行為模式,意即對於此的每個控制丟失。透過那透過所有種類的媒體經濟而被促進的暴力與強迫,在地球人類的情況之中,持續不斷地出現越來越多的專注紊亂,以及減退的所有種類的成就,以及增加地持續上升的具有侵略性的行為模式與較高的暴力準備。「暴力」與「強迫」的概念並非僅只受限於身體上的暴力與物理上的強迫,因為這兩者也發現應用在關於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世界這方面之中,對此,人類被驅進到憂鬱症之中,以及一個自我毀滅的無法挽救的狀態之中。每個錯誤地被帶向應用的媒體暴力促進侵略性與暴力準備於每個人類,其讓他們自己受此影響。足球、影片、賽車運動、拳擊、電腦遊戲、戰鬥運動和某些競賽運動種類等等根本就無法降低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應用。地球的心理學家、心理醫生與其它的被整流的科學家的觀點,意即一個人類透過某些種類的暴力描繪的消費將會變得祥和,這是絕對錯誤的,因為,相反地,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需求以潛意識的方式增加、累積,並且開始隱密地運作,以求去朝向爆發在合適的機會的情況之中。而且事實是,意即暴力與強迫,其經由媒體或者透過即時的現實的因素而被引發,使人類在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層面之上變得激動,並且毫無疑問地如此地形塑他,意即他在關於所有種類的公開的媒體、電腦遊戲、暴力影片、暴力戲劇與暴力運動這方面之中為此而感到「高興」並且使他自己習慣於暴力與強迫。在此方式之中,面對於現實的暴力與強迫,他淪陷於一個麻木駑鈍。如果人類從根本上就已經具有一個具有侵略性的行為樣式,那麼暴力與強迫就更加容易被仿傚,如果對此出現可能性的話。此外,事實是,意即地球人類對於具有侵略性的、暴力行徑的以及強迫形式的行為模式有一個傾向,因此,他們也喜好消費具有侵略性的電腦遊戲、影片或戲劇表演,並且進行具有侵略性的遊戲與運動種類,如足球與賽車運動、拳擊戰鬥與戰鬥運動類型等等,其增加他們的侵略性,並且導致人性墮落的以及無法控制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行動。暴力與強迫往往是非常深層地存在的社交的問題的可見的徵象,其具有它們的起源在家庭的、朋友的以及熟識者的圈子之中,由此而來,一個非常巨大的影響被實行。非常經常地,心理病態的以及偏執狂的畸形發展在暴力行徑者與強迫實行者的情況之中是被給定的,對此,這些病態地被造就的面向面對於環境卻被隱瞞,然而,在合適的機會的情況之中則不受控制地朝向爆發。而且,正好在此層面之中,在地球的研究的情況之中,其透過心理學的以及心理病學的專家而被貫徹,由於錯誤的「認知」,矛盾的陳述與「查明」被做出,其應當證實,意即儘管暴力行徑的影片與電腦遊戲的極大地增加的擴散,暴力在孩童、青年與成年人的情況之中應當被降低。一個聲稱,其合乎一個絕對地犯錯的以及必須被災難性地命名的錯誤判斷,其導致,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整個惡劣依然繼續上升,而不是徹底地被攔阻。對此,各個種類的強迫也同樣地不被顧及,並且簡單地被忘記,如所有暴力行徑的各個種類的運動類型一樣。而從侵略、暴力與強迫的整體而來,瘋狂屠殺事件總是一再地出現,其索求許多的死者與傷患,並且致生出非常多的苦痛,對此,這固然導致,意即在一個如此的罪行之後總是一再地被從人民與專家之中而來的人們要求一個禁令,去禁止暴力讚揚,其透過電腦遊戲、影片與各種各樣的戰鬥運動類型,以及武器濫用等等而被賞識與大肆吹捧。儘管如此,然而暴力與強迫卻繼續被高舉在上與提倡,舉例來說,透過軍事的報復征戰、情報組織的恐怖行動、反戰爭影片和商業化的戰鬥運動類型等等。對此,事實還有,意即在地球人類的情況之中,侵略、暴力行徑與強迫實行僅只透過觀察,而且因此從純粹視覺上的經驗的以及體驗的形式就會出現,對此,然而,這被「專家們」給強烈地駁斥。這連同真實,意即具有侵略性的、暴力準備的以及強迫實行的人類對於他們的人類同胞以及其情感、苦痛、問題與疼痛等等是完全地事不關己的,並且是屈服於一個麻木駑鈍的。這根據我們的研究是絕對清晰的,意即侵略的,還有戰鬥的以及暴力的以及強迫的場景,其出現在與之相應的媒體之中,或者在即時的現實的生命之中,普遍地負面地,而且不罕見地相當懷有惡意地以及墮落人性地影響人類的行為,而且固然是從孩童的情況開始經由青年一直到成年人為止。這件事情我們能夠明確地以及清晰地透過我們的研究來回答。透過暴力行徑的影片、與之相應的所有種類的戰鬥遊戲與戰鬥運動類型的消費,在人類的情況之中,暴力準備性與強迫的舉止受到促進。僅只是視覺上的,而且因此是看見的,或說是,觀看的經驗與體驗,其經由媒體而被接收,往往導致著實的以及墮落人性的行動與作為,即便這被地球的專家們給駁斥,因為他們在他們的茫然天真之中無法認知與理解到實際有效的真實。暴力場景在影片與電腦遊戲,以及所有種類的暴力運動類型之中,從足球開始一直到拳擊運動和各個形式的戰鬥運動類型為止,對於人類有著一個負面的影響,對此,對於人類同胞與所有任何生命形式的幫助準備性下降,而且固然不罕見地直到零點而且甚至超過,意即幫助的需求者還被附加更多苦痛、困苦與疼痛,而且甚至是更糟糕的事情。一個事實,其透過瘋狂屠殺者與毫無良心的謀殺者與毆打者而被證實。我們的研究證實,意即所有種類的媒體,其包含著暴力,以及所有戰鬥運動類型,還有競賽,對此,暴力與強迫是在此情況之中上演的,能夠極為強烈地負面地以及甚至懷有惡意地影響實際的生命,並且也對人類的行為舉止造成影響。暴力與強迫在電腦遊戲、影片之中,在戲劇之中以及在所有公開的媒體如電台廣播、電視、報紙和期刊,還有所有戰鬥運動類型和戰鬥造成的競賽遊戲等等之中影響地球人類的行為徹底地負面地直到墮落人性。即便一個理性的以及清晰地思考的人類欠缺心理學的或者心理病學的教育,其沒有鑽研於這個材料,也能夠依照他的清晰的理性而明確地發覺到,意即透過所有各式各樣的媒體而被傳達的暴力與強迫色彩汙染到人們身上,讓這些人變得麻木駑鈍,甚至使他們變得漠不關心。而且,理性者也能夠認知到,意即透過人類的侵略、暴力與強迫在他之中不僅出現一個對於危急狀況與情勢的錯誤認知,還有一個延遲在關於要被執行的幫助在情勢之中,對此,在這些情況之中,一個援助實行對於一個人類生命的維續是具有迫切的必要性的。因此,被地球的專家由於發洩假說而由此推想出的是完全地錯誤的以及困惑的,意即透過任何種類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描繪的觀看,無論是透過電腦遊戲、各種戰鬥遊戲、戰鬥運動類型或者含有暴力內容的即時的現實的情況,具有侵略性的緊繃狀態也許能夠被崩解,因此,透過這樣的方式,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準備將會被減低。這無非是絕對地錯誤的,因為這個虛假的論點只會更加導致於此,意即侵略、暴力與強迫受到讚揚。而且,阻止的論點也同樣是錯誤的,其聲稱,意即透過某些媒體而被描繪的或者實際有效地於現實發生的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場景在人類的情況之中,其看見、觀看或觀察如此的影像與場景或是現實性,恐懼首先將被煽動,其導致於此,意即沒有任何具有侵略性的、暴力行徑的以及由強迫操縱的行為將會發揮作用,而且也不會被實行,因為,在此關係之中,相反的事情才是個情況。頻繁的面對於經由媒體的以及現實的侵略的、暴力的以及強迫的描繪導致習慣性以及情緒化的麻木駑鈍,而且不僅關乎於思想的情感的心理層面的方式,也關乎於暴力與強迫在口頭上的以及現實的形式之中。今天我只能夠對你回答你的問題在如此的程度之中。

比利   這已經是一個相當良好的以及涵蓋廣泛的研究認知,對此,你們詳盡地編製出了它。…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